2019/06/12

比 NBA 總冠軍賽更重要的事:Malcolm Brogdon 東非的淨水計畫

綽號「總統」(The President)的密爾瓦基公鹿隊的後衛Malcolm Brogdon從加入NBA前就胸懷大志,本季繳出生涯代表作15.6分、4.5籃板和3.2助攻,更加入180俱樂部(投籃命...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綽號「總統」(The President)的密爾瓦基公鹿隊的後衛Malcolm Brogdon從加入NBA前就胸懷大志,本季繳出生涯代表作15.6分、4.5籃板和3.2助攻,更加入180俱樂部(投籃命中率50.5%、三分球命中率42.6%、罰球命中率92.8%),季後賽傷癒回歸也繳出場均13分、4.9籃板和3.4助攻,成為公鹿隊重要的核心之一。

然而,對Malcolm Brogdon來說,他的志業不只是在球場上面,出了球場,他有著更遠大更有深刻意義的目標。

TNT的NBA固定主持班底Charles Barkley不久前宣布捐出4萬5000美金給Brogdon等人所發起的《Hoops2O》計畫,計畫目標是募款為東非建立起淨水計畫,目前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已經募得27萬4200元美金。

「他真的非常慷慨。」Brogdon在接受ESPN訪問時說道,「Charles的捐款對我們的計畫意義重大,不只是有實質的金額,還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的計畫,吸引到更多的人共襄盛舉。有大家的幫助,我們能夠幫助上千人有乾淨的水。」

Brogdon在2018年10月底發起《Hoops2O》計畫,包含亞特蘭大老鷹後衛Justin Anderson、布魯克林籃網隊後衛Joe Harris、洛杉磯快艇隊後衛Garrett Temple、明尼蘇達灰狼隊前鋒Anthony Tolliver是這個計畫5名先鋒。

一開始,Brogdon的《Hoops2O》計畫是在NFL費城老鷹防守端鋒Chris Long的慈善計劃(Waterboys)下孕育而生,2015年他得到29位球員的贊助承諾,現在計畫的主要目標就是金援東非地區,讓當地的人民能喝上一口乾淨的水。

「自從10月開始,Malcolm和他邀集的5名先鋒取得的巨大成就令人欽佩。」Long說道,「他們設立了一個遠大的目標,將Waterboys專案計畫帶進NBA,第一個賽季就籌集到超過25萬美金。Malcolm等人的加入使我們更有機會達到共同設立的目標,並以更快的速度為東非的100萬人民提供乾淨的水資源。」

2018-19賽季結束之後,Brogdon、Anderson和Harris已經計劃好要親自前往坦尚尼亞,實地參與到Hoops2O計畫。

「Hoops2O是Brogdon跟我提起的一個非常重要和深刻的計劃,他給我機會加入時,我毫不猶豫就點頭答應。乾淨的水資源是人生存最簡單卻重要的,有機會提供水源給那些真正需要它的地區,這種感覺真的非常好。」明年準備到非洲觀察Hoops2O計畫的Temple說道。

Brogdon最初訂定本季的募資金額為22.5萬美金,但目前為止現在已經多募了將近5萬美金,這次成功也讓Hoops2O計畫得以更平穩地執行。目前,東非已經有三口井正在建設,另外兩口將於下個月開工,另外還有一口將在未來幾個月開始建造。根據計畫,一口井可以為東非裡一個超過13000人的社區提供乾淨的水資源,Waterboys和Hoops2O接下來的的共同目標是要為坦尚尼亞和肯亞建造61口井!

「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天職和熱情所在。」Brogdon說道。14歲時,Brogdon在一趟與祖父母去的馬拉威的旅行中,他得知許多非洲人們居然喝不到乾淨的飲水,當時這個計畫的種子當時就在他的內心萌芽,「Hoops2O計畫是我的人生夢想,也是我的興趣所在,我視它為一種工具和平台,讓我能獲得足夠的資源、管道、資金以及所有有影響力的事物,並解此賦權給需要的人們。非洲是我的開始之地,而為他們爭取乾淨的水源是我的最終目標。」

我一直把它視為我的夢想,當作我喜歡做的事。我將它視為一種工具,我可以獲得資源、資訊、金錢,以及可以影響其他人生活的東西。清澈的水源是我著手的途徑,非洲是我開始的地點。」

目前26歲的Brogdon在去年休賽季去了一趟坦尚尼亞,第一次探索究竟非洲的水資源匱乏到什麼程度。7月時,Brogdon到阿魯沙(坦尚尼亞東北部的一座城市)一所當地的小學參觀,他發現這裡基本上沒有乾淨的飲用水,這不僅讓他心酸難過,也增加他要為東非募集足夠水資源以及執行Hoops2O專案的決心。

「他們必須要從家裡帶著水桶來上學,學校後有一條小河,河後有一個生活條件和衛生狀況非常糟糕的小聚集區,垃圾就堆積在河裡。可以看到汙水排放得到處都是,河裡全是垃圾和污染物。」Brogdon悲痛的說道,「由此可知這裡的水資源有多惡劣。你孩子們用水桶打水,喝水,然後再給同學喝,長期下來,他們長大到十幾歲的時候,牙齒就會逐漸腐爛,甚至是生病。看到這種景象真的特別難受。在美國,這從來不會是問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