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3

「人生,不該只有一種選擇。」非科班的職棒逐夢人-徐樂

2019 年 6 月17 日,是中華職棒新人測試會的日子,這天在新莊棒球場,有191位對於職棒懷抱夢想的球員,在諸位職棒教練的見證下,揮灑汗水展現自我,只為擠進中華職棒這道窄門。 挑戰職棒並...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 年 6 月17 日,是中華職棒新人測試會的日子,這天在新莊棒球場,有 191 位對於職棒懷抱夢想的球員,在諸位職棒教練的見證下,揮灑汗水展現自我,只為擠進中華職棒這道窄門。

挑戰職棒並非甲組科班球員的專利,在這其中,現在加入台東綺麗珊瑚的徐樂,就是從一個純粹對棒球有興趣到經歷磨練後,逐步叩關職棒的「非體育班」追夢人。


( 徐樂 )

台灣的運動環境跟歐美先進國家相比相對畸形,想站上棒球最高殿堂的球員必須從小加入體育班開始培養,以集中管理的方式逐步雕琢自己的技巧,殊不知,這近乎扼殺了球員拓展其他學習視野的機會,在練習、比賽佔據了大部分時間的情況下,想付出額外心力學習知識似乎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有鑑於此,徐樂更想證明,一個接受正常教育、成功學習到第二專長的球員也能拼上職棒,相對來說,一個打職棒的科班球員,也該具備足以讓自己在「除了棒球之外」仍能活下去的基本能力。

「台灣真的要有人出來樹立一個標竿,讓更多人願意正視問題、並投入這件事。」徐樂說道。

 

為棒球赴美逐夢的熱血

小時候的徐樂,跟運動之間幾乎沒有太多的連結,小學四年級到美國住了一年也是選擇加入合唱團,雖然父親有在參與壘球運動,但這並沒有因此而讓徐樂對於棒壘球產生興趣,直到在美國職棒大聯盟聖路易紅雀主場的那一戰。

2003 年 4 月 4 日,徐樂參加的合唱團受邀前往紅雀主場演出,跟棒球還不甚熟悉的徐樂對於球場的一切都充滿好奇,不論是打擊區的設置或是場上規則,對他來說都極具新鮮感,不過最為震撼的絕對是 Jim Edmonds 在當天比賽所轟出的單場雙響砲,這兩棒也狠狠地打出了徐樂對於棒球的興趣。

開始接觸棒球的徐樂卻意外的發現自己頗有天份,不論是在律動感或是球感上都比一般人更有水準,剛接觸棒球時不止可以輕鬆擊球,甚至只要擊中,球都能夠飛得很遠,而且在國中時,於沒有經過正規訓練的情況下就可以飆出將近 120 公里的球速,現在的他更有上肩 135 公里、下勾 120 公里以上的實力。

對於棒球瘋狂著迷的徐樂開始逐漸將棒球與自己的未來綁在一起,而在台灣滿特別的情況是,你要不就是全心全意的去打球,力拼站上中華職棒殿堂,要不就是好好念書,用學識闖出一片天,鮮少有兩者兼容的案例。

徐樂希望能成為這樣的先驅者,成績極為突出、能考上建中的他因為棒球而想選擇穀保家商、秀峰高中或大理高中,這對於父母親來說自然無法接受,幾經溝通與碰撞,最終徐樂與家人各退一步,父母親決定讓徐樂能繼續打球,徐樂則選擇出國唸書。

徐樂雖然出國唸書,但他心底其實仍盼望,利用出國唸書的機會,去見識美國的棒球世界。

徐樂加入的加州橘郡路德高中算是美國高中球界實力不差的學校,現在於美國職棒休士頓太空人的 Gerrit Cole 就是最為知名的校友。而這對於想要到美國繼續棒球機會的徐樂來說不見得是件好事,雖然球隊實力不錯,但相對的競爭非常激烈,一支球隊中可能就有一、二、三、四軍,而且也會有球員淘汰制度,競爭激烈的程度比台灣還要高上不少。


( 徐樂於加州橘郡路德高中二軍牛棚投球 )

身為剛到美國的外國人,加上徐樂本身個性又較為內向,比較難跟大家打成一片,而且球隊因為競爭激烈也不太可能有太親近的朋友,也因此讓初到美國的徐樂感受到的是滿滿的孤獨與寂寞。

「當時大家可能都希望上場的球員表現不好,這樣才能輪到自己。」徐樂表示,真的不誇張,事實就是這樣。而也是因為當時可能遭到淘汰,因而讓徐樂決定從上肩投球轉為下勾投法。

 

建築與棒球並存,未來沒有標準答案

非科班出身的徐樂雖然改變投球姿勢,但在高中階段並沒有獲得太多的出賽機會,也因此難以申請大學的棒球獎學金,最終因為在台北花博時看過流行館諾亞方舟的 152 萬支寶特瓶建築產生興趣,而選擇就讀加州州立理工大學建築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