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3
作者:Nemo.魟

不曾間斷的悲歌,在那風光背後循環放映著

「人們會在你公開的葬禮上帶來一束鮮花,卻不會在你需要時默默端上一碗熱湯」-Jalen Rose 當運動員有幸站上風光舞台後,矯情文化與狠心輿論,便開始如影隨形。針對選手品頭論足的言論背後,有各種...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人們會在你公開的葬禮上帶來一束鮮花,卻不會在你需要時默默端上一碗熱湯」-Jalen Rose

當運動員有幸站上風光舞台後,矯情文化與狠心輿論,便開始如影隨形。針對選手品頭論足的言論背後,有各種目的和心理投射在其中。沾光,便是一種提升自信、自尊的行為,「我跟他很熟」仿佛就能在選手的非凡成就上,記一筆屬於自己的功勞。

運動員能成為榜樣是一件很棒的事,他的努力與堅持終於被看見,甚至成為後進追逐的目標,讓人願意相信,「夢想」是可能實現的。遺憾地,鎂光燈永遠只照耀著比較有市場賣相的那一面,甚少人理解選手真正的生活,同理他們的需求。

被迫拱為好人好事代表之後,脆弱的權利幾乎被徹底剝奪,選手似乎不再擁有發表自己負向感受的友善空間。圈子內的人會要他勇敢一點、不要想太多、不能想太多;圈子外的人則放大一舉一動,獻上聳動的標題、搭上BJ4的評析、拉板凳、看好戲。

再好的選手,也無法永遠處於高峰。低潮,總毫不掩飾地化作數字任人公審。就在一窩蜂聚集留言串,搭建酸言酸語高樓時,那雙不敢伸出的手、一再低鳴的呼救有誰看見呢?有誰在乎呢?

被摧毀的人生,在公審散會後,徒留選手獨自暗暗收拾著。指控者、教訓者、評論者完全不需負責,也不會想當責。

這是不曾間斷的悲歌,在那風光背後循環放映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