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5
作者:monmo

老龍迷的第一手觀察,回顧側寫『龍迷回家』活動

※百感交集的決心 2019/06/01,確定新生的味全龍,假母企業頂新集團的彰化永靖『成美文化園區』,舉行了官辦的第一場公開球迷活動『龍迷回家』。自從味全龍傳出將重返中華職棒後,一直以來紛紛擾擾...

請繼續往下閱讀

※百感交集的決心

2019/06/01,確定新生的味全龍,假母企業頂新集團的彰化永靖『成美文化園區』,舉行了官辦的第一場公開球迷活動『龍迷回家』。自從味全龍傳出將重返中華職棒後,一直以來紛紛擾擾的聲音不斷,有些叫好,更多負面聲浪,現在甚至延伸至老龍迷間的激烈分歧,作為一個從業餘時期就支持味全的老粉絲,因此決定當天親赴現場,用自己的眼睛瞧個究竟,到底這支新生的味全龍,有幾分誠意與用心,又是不是來真的?



*筆者小學時購買的元年週邊,悉心保存至今(圖為元年原聲帶歌詞&味全龍手札)

 

筆者如今雖是以NBA寫作為主,但論運動,棒球更早進入我的生命,青少年時期的意義甚至比籃球有過之而無不及,球員卡收集相信在一眾球迷間也夠名列前茅-直到那一天的來臨:味全龍解散。『龍迷回家』活動的前段,甫走馬上任的領隊吳德威進行簡報時,就從1999年說起,正是味全龍解散的年份,對筆者最深刻的記憶,不是吳領隊口中當年出道的五月天及孫燕姿,而是跟著一眾龍迷於12/12參加中正紀念堂的「棒球迷大遊行」,當年龍迷們的團結與慷慨激昂,加上甫完成三連霸偉業,我們真的相信有一絲扭轉乾坤的機會。

*1999年龍球迷於中正紀念堂舉辦大遊行,希望能留住味全龍的未來,筆者亦有份上街(聯合報資料照片)

 

所以,也傷得更重,傷到味全龍解散後,對中華職棒就此冷漠。

 

並非對於棒球就此失去興趣,舉凡國際賽、重要的國內外職業賽事,仍會關心,有機會也會挑幾場親自到場加油觀看,但對於中華職棒,真的就此是一種局外人的無感,相信有許多球迷跟我一樣,因為根不在了,就是個失根的浮萍,龍魂就此成為無主孤魂,內心容不下第二支球隊,也無法想像自己另投新歡。

 

當然,這也僅是其中一種選擇,失去寄託的龍迷們,大家都在找各自己的生命出口。有像我這種用絕情來淡化感傷的;也有許多我相當尊重,在網路上發起各種社團與討論版,持續凝聚回憶與向心力的社群組織,仍匯集著許多老龍迷,我自己也曾購買過周邊;當然亦不乏許多球迷,跟隨了各奔東西的龍將腳步,嘗試找到新的寄託,重拾對中華職棒、對棒球的喜愛,各種方式其實殊途同歸,都是怎樣熬過支持球隊解散的失落。但無論如何,大部分的老龍迷,都對這支已然消散的球隊,依舊難忘、也依然忠誠,『生命中的一抹紅』早已刺染在靈魂之上。

 

但也因為這份濃烈的情感,加上本來就各自有不同的情緒選擇,當新生味全龍正式登場,甚至讓10多年來團結一心的龍迷社群,都因此起了爭執與對立。關於當年味全龍被解散的心結未解者有之,對於曾因假油案惡名昭彰頂新集團的負面情緒,更加深了反彈,認為魏家只是想藉此洗白的抨擊,隨處可見;但另方面,亦不乏持著終於還我們龍了,可以拾回斷裂青春的聲音;從現實觀點切入,認為就算魏家心懷鬼胎,終究是花了大錢讓中華職棒有了只聞樓梯響許久的第五隊,雙方各取所需,討厭魏家不用討厭味全龍的球迷(無論是不是老龍迷),亦大有人在,更且很難反駁現有四隊母企業,亦不乏爭議的事實;同時間,批評用經營一支職棒隊來洗白,到底合不合理?是聰明還是愚蠢?也引發許多正反面的討論…

 

筆者立場,同樣百感交集。畢竟是曾經剝奪生命中很重要事物的元凶,現在想更生,哪有這麼簡單?但年紀稍長,另一方面卻也難以否定,經營職業球團有在商言商的權利,當年的黑影幢幢,以及當然頂新自己要負最大責任的內部虧損危機,設身處地換成自己是企業負責人,又會如何決斷?但無論如何,新生味全龍已然木已成舟,與其繼續搖擺著到底怎麼看待,不如實際走一遭,用雙眼親自看看頂新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成美文化園區』近年景點名聲頗為響亮,但其實位於永靖僻處,筆者一大早從台北出發到了永靖站,還得走上半小時路程才能抵達,沿途無車可叫。倒是遇到一位兒子已經在打統一二軍的熱情球迷大哥,沿途邊走邊抬槓,勾起許多當年的回憶當熱身,不過陰暗看似快要下雨的天色、稍嫌偏僻的園區位置,兩人還不禁擔心起今天的出席狀況。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