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北國 邁向25周年 重新了解多倫多暴龍

1993 年,一部電影帶著恐龍活生生的重現在世人面前,隔年,多倫多公佈了明年將成立的隊伍 LOGO 以及名稱。11 個名稱在經過一連串的票選過後,因為電影侏儸紀公園的熱潮加持,多倫多暴龍擊敗第二名的多...

作者:WU

請繼續往下閱讀

Sora Su

是尼加拉瀑布(沒"瓜"),而且從紐約去尼加拉瀑布不用先經過多倫多啦 (除非你是坐飛機而不是開車? XD

WU

哎呀!感謝提醒,我再找時間更改XD

1993 年,一部電影帶著恐龍活生生的重現在世人面前,隔年,多倫多公佈了明年將成立的隊伍 LOGO 以及名稱。11 個名稱在經過一連串的票選過後,因為電影侏儸紀公園的熱潮加持,多倫多暴龍擊敗第二名的多倫多大廈脫穎而出。

 

『這是聯盟最新、最潮、最充滿渴望的 LOGO,這是全加拿大兒童以及年輕人的選擇。』-John Bitove

 

 

不過暴龍的野心很快就受到現實的打擊。在當時,美國到加拿大觀光的人很少,更不用說知道多倫多在哪一個地理位置,雖說從紐約開車前往尼加拉瀑布也可以順道去多倫多,但由於途中的冰球隊” 水牛城軍刀”的票價比暴龍隊低得多,就算軍刀隊戰績很糟,更多美國人還是會選擇省錢觀賞冰球。

 

至於身為加拿大人,或著說是多倫多人,暴龍隊更像是冷門的話題。當球隊成立時,多倫多藍鳥剛連兩年拿下 MLB 世界大賽冠軍,冰球隊多倫多楓葉更是全城的最愛,暴龍則成了不看這兩項運動的球迷另類選擇。

 

 

現在多倫多楓葉以及暴龍隊都歸同一位老闆擁有,楓葉隊是多倫多的門面,在 NHL 聯盟可說是大市場球隊,但奇怪的是,暴龍隊卻被 NBA 視為小市場的選擇。要知道,多倫多是就擁有 300 萬市民,整個大多倫多地區則約有 600 萬人,多倫多市旁邊的城鎮 Mississauga 總人口數就大過奧克蘭、丹佛、西雅圖、波士頓、華盛頓等美國大城。

 

從創隊開始,暴龍隊的行銷方針就非常特別,這也牽扯到當地最愛的冰球上。籃球運動無論你在哪,只要有顆球、有籃框,無論誰都能加入活動。但冰球就不一樣了,由於裝備昂貴,加上室內場地一般民眾較難親近,多數參與冰球的都是生活較好的中產白人家庭,這也造成經濟背景以及種族上的隔閡。

 

多倫多暴龍的出現給了那些不看棒球、冰球的運動迷,以及沒有財力而無法進入冰球世界的人們一個新的寄託。暴龍成功的靠著電影將自身推給年輕族群,卡通暴龍球衣成為 90 年代最受孩子們喜愛的球衣,但這些小朋友畢竟不是主要消費族群,球隊仍需要想盡辦法吸引球星加入來帶動票房。

 

圖片來源:thestar.com

 

暴龍就像那些沒有裝備打冰球的小朋友一樣,在創隊的前四年只能借用 SkyDome 當作主場,直到 1999 年 2 月豐業銀行體育館的誕生才讓球隊有家可歸。有了家當然就要找到主人,在前三個失敗的賽季過後,多倫多暴龍需要下點猛藥才能盡可能的拯救球隊未來。1999-2000 年賽季,Vince Carter 與 Tracy McGrady 拯救了這支球隊,讓人忘了那單季 18 勝 66 敗的球季,幫助球隊首次闖入季後賽,雖然首輪就鎩羽而歸,但也讓球隊避免遭遇像同鄉的溫哥華灰熊一樣消失的命運。

 

這幾年季後賽的停滯不前,讓管理階層決定將球迷喜愛的 DeMar DeRozan 交易至馬刺,換來的是只剩一年合約的 Kawhi Leonard。或許球迷無法諒解,但這對球隊是必要的嘗試,做為唯一一支美國境外球隊,總會稀釋到很多對球星的吸引力,當一支球隊無法在更向前,就該是改變的時刻。

 

圖片來源:GETTY

 

準備邁向創隊 25 週年,連續六年闖入季後賽行列,暴龍隊從被遺棄邊緣擺脫,到今年闖進隊史首次總冠軍賽,這一切不只是制服組、球員的功勞,是整個社區、整個城市的凝聚造就了這一切。當年的年輕族群長大了,帶著自己的小孩一起進場看球,比賽成了一整個家族的事,在市區成立的 ”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 每場比賽聚集上千位不客進場的球迷,一同在場外狂歡、加油,無論是否喜愛籃球,都能沉浸在當下的氣氛,歡樂、緊張、難過都有一群人一同分擔。

 

25 年下來,暴龍隊已成為多倫多市民基因的一部分。

 

圖片來源:John E. Sokolowski-USA TODAY Sports

 

最後一同來回顧暴龍隊史球星的精采表現吧!

Damon Stoudamire:暴龍隊史首位選秀球員,綽號太空飛鼠的Stoudamire在第一個賽季就拿下最佳新秀,不過個人戰績無法反映在球隊上,只待了三個球季就求去走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