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5
作者:santa

永不停止的跑者 - Gabriele Grunewald

在賽場上,Gabriele Grunewald雖然擁有過些成績,卻並非一直是最頂尖的那批選手,她非常努力,但努力並不是贏得一切的決定性因素。可是她從未放棄在賽場上的奔馳,不管她遭遇了什麼;她在賽場上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賽場上,Gabriele Grunewald雖然擁有過些成績,卻並非一直是最頂尖的那批選手,她非常努力,但努力並不是贏得一切的決定性因素。可是她從未放棄在賽場上的奔馳,不管她遭遇了什麼;她在賽場上的埾持與人生上的堅持更給予了許多人勇氣、鼓勵以及啟發。

 

參加2017年全美田徑冠軍賽事的Gabriele Grunewald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Gabriele Grunewald(多數人直接稱她Gabe)1986年出生於Otter Tail郡的Perham,是距明尼波里斯西北邊三小時車程的一個小鎮。在年幼的時候,她曾經參加過學校的籃球隊,但是小鎮裡的人際關係讓她無法享受單純的籃球;所以她最後選擇了她更熱愛的跑步,即使是在攝氏零下的環境,她仍然樂此不疲,因為跑步帶給了她自由。

在高四時她拿到了明尼蘇達州的獎項,雖然沒有獲得獎學金,她仍進入明尼蘇達大學徑賽隊,繼續自己的奔跑。在2009年,她取得了公共政策的碩士學位同時也繼續參加著比賽,但在某天她發現了左耳下方有個囊腫,切片檢查後確診為腺樣囊狀癌。雖然在接到罹癌的消息讓她感到畏懼,隔天的比賽她仍繼續上場參加,那一天她在1500米跑出了4分22秒的成績,是個人有史以來最佳的表現。

根據研究網站上的描述,在治療後八成腺樣囊狀癌的患者於五年後沒有復發,但那之後常見腫瘤復發在肺部,罹癌者在十五年後的生存率為40%,而這個癌症是不可治癒的。Gabe進行了手術及放射治療,她的頭髮因此脫落,在手術後的三個月她又重新開始了跑步,令人驚訝的是她的成績變得更好了。「大概是因為我失去了不投入所有潛力的籍口吧!」Gabe說。

她在隔年成為了全美代表隊,也正式成為職業選手。在2011年時她在1500米的全國比賽上獲得了第三名,報導裡引述了她的抗癌故事,但那個故事還沒有劃上句點。「我知道那些年它都還在那裡。我試著不要去思考這件事,也試著說服自己『這不是我人生的樣子。』」Gabe說。

 

“I don’t know if I’ve ever met or had the privilege of coaching a more resilient person – she was always the kind that wanted to take on the toughest challenges." Jeff Morris (Perham高中教練)

 

2011年10月,Gabe再被確診甲狀腺癌,「幸運」的是這種癌症並不致死,她再次進行了手術及放射性碘治療。跑步在這段時間成為她治療自己的一種藥物,而另一種藥物則是來自她於明尼蘇達大一時遇上的一位聒噪馬拉松跑者 - Justin Grunewald。

Gabe其實一直有些過度的反應,她不希望Justin的陪伴是來自於同情她的悲傷故事。但Justin在每次聽完這些話語後總會輕輕的搖著他的頭,對他來說從來沒有同情而是愛情,他在2013年的Prefontaine賽事後向Gabe求婚,而她也同意了。

Gabe在2012的美國代表選拔賽得到第四名,以些許之差錯過了倫敦奧運賽事,但在2014年她的3000米成績是全美最佳,與此同時她也不停的進行著斷層掃描檢查肺部,每一次的結果看來都是好的。2016的奧運選拔上,Gabe依然未能達成進軍奧運的夢想,在賽事數週後,Justin與她擁抱時感覺到了一個硬塊。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兩人開車到了醫院並照了X光片,腺樣囊狀癌回來了,這次找上的是她的肝,外科醫生最終移除了她的半個肝臟。Gabe對著記者輕輕的聳了肩,接著笑著說:「我希望它能在我四十歲時再上門,我希望可以再多過一點人生,我想要先有個孩子。」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