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1

99精神:馬刺首冠口述歷史 | 馬刺首度奪冠20週年紀念

20年前,對於聖安東尼奧的職業運動與他們經常士氣低迷的死忠球迷而言,一切都改變了。藉由教練與球員們的親口描述,鉅細彌遺地解釋了聖城如何首次成為一座冠軍之城。 作者:Jeff McDona...

作者:阿怪

請繼續往下閱讀

 

Daniels:當我們打出我們的球風,我不認為有誰能夠阻止我們。

 


(Photo: Paul Buck | AFP, Getty Images)
(1999年3月17日的阿拉莫圓頂球場,馬刺的Sean Elliott與湖人的Kobe Bryant在西區半準決賽第一戰首節,彼此爭搶。)

 

  • 季後賽馬刺前兩輪輕騎過關,首輪五戰三勝對上Kevin Garnett坐鎮的明尼蘇達灰狼,只花了四場就晉級,次輪則是橫掃有Shaquille O’Neal帶領的洛杉磯湖人。他們沒能遇上老對手猶他爵士,因為爵士在第二輪不敵波特蘭拓荒者,而馬刺在西區決賽先以1-0領先,但在主場阿拉莫圓頂球場的第二戰卻陷入危機,好在靠著Elliott的「國殤日奇蹟」(Memorial Day Miracle)成功逆轉,挽救了這個系列,即便是最疲倦的刺迷也開始充滿了信仰起來。

(延伸閱讀:馬刺歷史上的今天:國殤日三分球 (1999/05/31))

 

Elliott:我在馬刺待得夠久了,我們就是支在季後賽總會找到方法搞砸一切的球隊,看來我們又找到輸給拓荒者的方法了。

 

Robinson:那一整天看來,我們都像是在逆風而行。

 

Elliott:他們火力全開,他們的天賦大概遠勝於我們吧,從上到下。而該場比賽他們徹底展現。

 

Elie:整場我們都被痛宰,拓荒者有資格贏得勝利,但是我們並沒有放棄。

 

馬刺在第三節還落後18分,不過靠著Elliott、Duncan與Robinson將比賽追回,比賽剩下最後12秒時,仍以兩分落後的馬刺握有球權發邊線球。Popovich畫了一個戰術,打算讓Robinson空手切獲得上籃追平的機會,但是當Elliott在底角接到Elie的傳球後,Elliott有了不一樣的想法,他轉身並在拓荒者前鋒Rasheed Wallace伸長的雙手前投出了一記三分彈。

 

Elliott:那場比賽我已經砍進五顆三分球了,我告訴大家,我還有一發在手。

 

Robinson:我那時在等傳球過來。

 

Elliott:Mario的傳球太偏,我幾乎要出界了。當我轉身,我認為這戰術快失敗了,於是我想「再投一顆三分球吧」。

 

Rose:從那天至今,那一刻仍是我所聽過最大聲的球館,當Sean投進那球,震耳欲聾啊。

 

Robinson:我那時想著:「你在做什麼啊,怎麼出手投籃了?」但那真的是超重量的一擊,要完成那球,你得有一點瘋狂呢。

 

Elliott:如果我有看到Rasheed或是有感覺到他人在那裡,我不認為我能投進那球。

 

Popovich:他整個人生都取決於那球了,那就像有些人好像還沈溺在高中時光一樣。

 

Elliott:從場上另外一邊,由某個角度去看,那球好像就是剛好從Rasheed的指尖越過,我仍不知道那球是怎麼穿過去的。

 

Kerr:他應該一輩子繼續討論那球下去。

 

Elliott:那球替我們驅趕了許多季後賽的夢魘,給我們信心,去相信屬於我們的時刻終於要到來了,我們會完成目標的。

 


(Photo: BILL KOSTROUN /AP)
(在1997年5月18日於紐澤西舉辦的樂透選秀抽籤會上,當抽中該年選秀會狀元時,馬刺主席Peter Holt立刻做出回應。)

(延伸閱讀:歷史上的明天:又一個狀元籤 (1997/5/18))

 

  • 在Elliott的致勝球鼓舞下,馬刺橫掃了拓荒者,隊史首度打入總冠軍戰,當時,冠軍看來是天命所在。馬刺在冠軍戰面對的是聯盟史上第一支闖入總冠軍戰的第八種子尼克,紐約在明星中鋒Patrick Ewing受傷缺陣後,反而靠著雙槍Allan Houston與Latrell Sprewell的得分破壞力殺入了冠軍戰。當時馬刺正以3-1領先尼克,很有機會在麥迪遜廣場花園的第五戰封王奪冠,在最後一分鐘時馬刺仍以76-77落後一分。最後馬刺發動攻勢,球落在底線的Johnson手中,曾經在聖誕夜被金塊釋出、在Robinson婚禮時被裁掉的Johnson,從他的背景看來,可以說是隊史中最不可能投出這記關鍵球的球員,但是他的17呎中距離出手,當下讓瘋狂的大蘋果徹底鴉雀無聲。

 

控球後衛Avery Johnson:當然,我不是第一選擇,在大部分的夜晚裡,我大概是場上的第五選擇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