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2
作者:vantora

這些年被Ainge拆毀的塞爾提克

2019年選秀會上塞爾提克將替補中鋒Aron Baynes打包送往太陽隊,如果加上成為自由球員且可能一去不回頭的Kyrie Irving、Al Horford、Terry Rozier,以及成...

請繼續往下閱讀

誰也沒料到兩年就足以摧毀一支球隊

2019年選秀會上塞爾提克將替補中鋒Aron Baynes打包送往太陽隊,如果加上成為自由球員且可能一去不回頭的Kyrie Irving、Al Horford、Terry Rozier,以及成為自由球員但完全沒有續約消息的Daniel Theis,塞爾提克頓時成了沒有控衛、沒有中鋒,加上本來就沒有大前鋒的詭異陣容。這支一年前還誓言爭奪總冠軍的球隊,在幾天之內就變得連自家球迷都不認識的模樣。

自從2013年7月12日總管Danny Ainge正式將Kevin Garnett、Paul Pierce與Jason Terry打包送往籃網隊交換包含數個首輪選秀權的包裹後,短短六年裡塞爾提克在Ainge不斷的交易洗資產與總教練Brad Stevens的堅持不擺爛的兩極風格下意外地兩度打入東區冠軍賽,一年前甚至僅一場之差就足以重返總冠軍賽,讓塞爾提克成為聯盟裡最炙手可熱的球隊。

但是就在短短的一年裡,塞爾提克問鼎準後勇士時期王座的希望破滅。隨著球季中一波波的脫序演出,無論是場後Irving、Marcus Morris在媒體前的狂飆或是場上直接發洩不滿的舉動,連過去十幾年來幾乎沒有異音的波士頓媒體都逐漸脫離過往照著球隊餵養訊息過日子的生態,不斷的向這些球員發出怒火。當塞爾提克在東區第二輪以近乎毫無抵抗力的方式慘敗給公鹿隊,宛如1983年的悲劇重演的情節似乎也注定了這支完全不符內外期望的塞爾提克即將面對的悲慘未來。

歷史的借鏡

1983年球季結束後的第22天,原本以為自己地位依然穩固的總教練Bill Fitch意外得知一向力挺自己的老闆Harry Mangurian即將出售持股,三天後,在鬥爭中贏得勝利的總裁Red Auerbach正式重新掌握球隊,在眾叛親離下,Fitch只能黯然宣布下台。除了失去老闆Mangurian的力挺外,另一個壓垮Fitch的原因是成為自由球員的明星前鋒Kevin McHale表明不願意再替Fitch打球,而陣中除了Larry Bird以外的球員無論老少也都投下反對票。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 (四七) 費區辭職 

故事的最後在老闆Mangurian用智力退試圖搶親的尼克隊讓McHale續留下獲得圓滿的結局。塞爾提克重新成為Auerbach的大家庭,孚眾望的助理教練K.C. Jones扶正成為總教練,McHale如願逼走了Fitch並重返球隊,Mangurian也成功地在八月將球隊賣給Dan Gaston。

重新站起的塞爾提克很快地在1984年東區冠軍賽裡以4:1淘汰了公鹿隊,報了一箭之仇,並在總冠軍賽裡擊敗了湖人隊拿下總冠軍。

也許,可以說當1983年Red Auerbach剷除球隊內部不安的因子Fitch後,這支球隊就獲得初步的止血,並在交易Dennis Johnson完成對湖人與公鹿部屬後重新回到正軌。

跟1983年相近的是2019年的塞爾提克也有一個最後近乎公認的麻煩人物Kyrie Irving,而球季結束後這個麻煩人物也近乎確定離隊。問題在於當你的麻煩人物是個總教練或是行政人員時,下手清除膿包並不會對球隊實力傷筋動骨,但當你的問題人物是個球員時,除非能夠以對等交易的方式進行,否則終將註定會折損球隊的實力。

而現在的塞爾提克問題更加複雜,因為Irving不僅是位球員,還是這支球隊最好的球員,也注定了這將會是一個難捱的暑假,即使,這個結果在兩年前其實就已經可以預知。

從Irving幾乎確定轉隊開始,對塞爾提克不利的消息就接踵而來。原本球團即使沒有Irving都想促成的Anthony Davis交易在經紀人Rich Paul出面喝止,湖人隊一口氣比照籃網隊加碼數個首輪選秀權下成了泡影。眼看著死敵日漸茁壯,當家中鋒Al Hoford宣布跳脫合約後因為換約談判觸礁而可能他去的消息傳出,不僅成了壓垮塞爾提克球迷希望的最後一根稻草,也意味著從2013年開始的重建畫下句點。

不要懷疑,無論是對波士頓這座體育城市,或是對塞爾提克而言,重建成功的標準只有一個:總冠軍。

有趣的是Horford離隊消息傳出後,塞爾提克向上交易第四順位、交易Bradley Beal或是Mike Conley等謠言開始大舉出籠,過去一年完全沒有動作的總裁Ainge也開始再度活躍。更在選秀會上送出了剛執行合約的Baynes,一瞬間,反手大力清除薪資的塞爾提克從原本沒有薪資空間變成了有開出頂薪的能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