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2
作者:vantora

這些年被Ainge拆毀的塞爾提克

2019年選秀會上塞爾提克將替補中鋒Aron Baynes打包送往太陽隊,如果加上成為自由球員且可能一去不回頭的Kyrie Irving、Al Horford、Terry Rozier,以及成...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經過這幾年,也該知道Ainge最不在乎的就是這些非關天賦的正面特質。

Williams是Walker最好的朋友,而Battie則是Pierce最好的朋友。當Pierce在2001年開季前於Buzz Club遇刺時,緊急抱著Pierce穿過Stuart Street到對街的新英格蘭醫療中心求助,保住Pierce一命的隊友正是Battie。

Buzz Club的位置在中國城與劇院區之間,雖然出事後沒多久Buzz Club就已經歇業,但原址一直都在經營夜店或是酒吧,並不是外界想像的是非之地。十多年前習慣將車停在Buzz Club旁大空地開設的停車場,每天那裏就不斷的玩著大型移車遊戲,現在停車場已經杳無蹤跡成了高樓大廈,但夜店依舊在。

Battie是1997年第五順位,1998-99球季開始前被賣到塞爾提克交換被Pitino打入冷宮的中鋒Travis Knight。Battie有六呎十一吋高230磅重,瘦長的體型讓他的防守能力一直被外界所忽略,但他在塞爾提克的生涯裡有平均1.1次的阻攻,是塞爾提克賴以為生的防守核心。O’Brien接手後特別替Battie設計一套在前防守的系統,利用他的一雙長手臂來騷擾對手後衛將球送往禁區的路徑。如果對手將球轉移到側翼,Battie可以利用自身敏捷性繼續保持在前防守,或是立刻轉換成傳統的防守位置。這一套防守有效的箝制對手將球送到中鋒的機會,再搭配Walker在後方的包夾,就曾經成功地限制住湖人隊當家中鋒Shaq O’Neal在禁區的威脅力。

跟受傷後的Williams或是沒有驚人天賦的Battie不同,2001年第11順位的Kedrick Brown則有讓人過目不忘的驚人天賦,那兩年在Shaw’s裡Brown幾乎快超過籃框的實戰扣籃動作至今依然震撼。但Brown始終沒有辦法把自己的天賦幻化成實際數據,二年制學院出身而成為樂透新秀的他缺少如Pierce一般苦練而來的下球技巧,這讓他無法利用切入來發揮自己的體能天賦,也沒有發展出足夠穩定的三分投射能力,加上個性缺少在NBA成功所必需的強大企圖心,讓他一直都沒能達到天賦體能所該有的表現,這也讓他在離隊後不久就從NBA消失。

Ainge主政下最糟糕的一點是2003年暑假剛開始,塞爾提克就製作了Tony Delk、Tony Battie的非正式版球衣,然後某些通路還買得到Kendrick Brown的球衣,買了之後,這些球員就通通被賣掉,於是通路賣不掉的球衣就瘋狂大拍賣。

連這都要坑殺球迷。

交易後的塞爾提克真的有不平庸?

Ainger接手後改變了這個球隊的諸多面向,這一季塞爾提克的三分球出手數陡降至1599次,總教練O’Brien在季中終於難以忍受而宣布辭職,塞爾提克在代理總教練John Carroll努力團結球員下勉強以東區第八打入季後賽,但被Larry Bird擔任總管,Rick Carlisle擔任總教練的溜馬隊輕鬆橫掃出局。

那幾年的塞爾提克除了大量的三分球外,最著名的就是瘋狂不要命的防守態度,Williams、Battie、McCarty、Delk等防守組球員正是執行這套防守的核心人物,也是塞爾提克能夠逆勢獲勝的關鍵。

經過這幾年,也該知道Ainge對這些與天賦無關的事情一點也不在乎。

 

從五月九日上任到十二月十五日,Ainge花了七個多月的時間就送走了上一季名單中的七名球員,讓這隻曾經打入2002年東區冠軍賽的塞爾提克完全崩解,留在名單中的Vin Baker因為酗酒問題而在2004年二月被球隊解約,Tommy Heinsohn的愛將McCarty則在2005年交易大限前被送往太陽隊交換2007年的第二輪選秀權,被好友形容是被遺忘在孤島上的Pierce則熬過了地獄般的重建歲月拿下2008年總冠軍,但也在2013年被賣往籃網隊。

這七個月的跳樓大拍賣裡包含選秀會共有五筆交易,Ainge送出了十位球員與一枚二輪選秀權,收進了十一位球員、兩枚首輪與三枚二輪選秀權,已經展露出他喜歡收集選秀權的習性。在Ainge送出的十位球員裡有入選明星賽的Walker與球隊主力Delk、Williams、Battie以及年輕的Bremer,換進來的球員除了Davis外只有Welsch勉強對球隊有些助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