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2
作者:Dexter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輪迴後,休士頓火箭要如何再將巨石推回山上?

隨著金州勇士很可能會和杜蘭特達成先簽後換的協議,一個時代可能就將這麼結束了。就如同勒布朗‧詹姆斯2011到2018年在東部的統治一樣,勇士從2015年到2019年的西區也是難逢敵手。僅有雷霆和火箭曾經...

請繼續往下閱讀

隨著金州勇士很可能會和杜蘭特達成先簽後換的協議,一個時代可能就將這麼結束了。就如同勒布朗‧詹姆斯2011到2018年在東部的統治一樣,勇士從2015年到2019年的西區也是難逢敵手。僅有雷霆和火箭曾經給予他們造成巨大的麻煩。

王朝是建立在無數挑戰者的屍首之上,如同九零年代的太陽、超音速和爵士,千禧年的拓荒者、國王和馬刺,以及更之後的太陽、公牛和溜馬等隊。他們都很優秀,也曾經在季後賽的舞台上閃耀過屬於自己的光彩,但更多時候人們回想起他們,只會記得他們是某支球隊的手下敗將。

這些隊伍最終都和各自時代的王朝一同瓦解了,麥可‧喬丹在「棒球賽季」之前,用一次上籃拿到了紅牛的第三座冠軍,而那一擊也摧毀了巴克利和太陽的鬥志,他們在那之後很快向下沉淪;喬丹二度退休後,迴光返照的爵士也喪失了他們活力,馬刺和湖人迅速占領的西區版圖,帶走了九零年代的喧囂。

如今,奧克蘭甲骨文球場已經打完了他的最後一戰,勇士上下都很清楚,不論這個賽季他們是否奪冠,漢普頓五虎(Hampton 5)也將會在這個賽季之後分道揚鑣,只是最後分手的方式更加令人意外和心碎罷了。

與此相應的,騎士、雷霆和馬刺也都因為各自的頭牌出走,而退出了爭冠行列。這三支強權直接參與過勇士最顛峰的時刻。

而火箭算是其中的特例,他們在帝國黃昏之時開始崛起,然後兩次將衛冕者逼上懸崖,但他們最終都沒能打出那關鍵的一擊。隨著季後推特散佈著內鬨以及關於保羅交易的流言,看起來他們的奪冠窗口也將關閉,即將和宿敵勇士一起成為歷史名詞之一。

 

讓整個航天城失望的並不是他們連續輸給勇士,而是他們無法確信自己是能贏得冠軍的。

去年火箭搶先聽牌,但在保羅受傷的情況下,連續投丟27計三分球、目送勇士驚險晉級。今年他們逼迫勇士縮小輪換,然後導致杜蘭特過度透支受傷,但在決定最後勝負的六節時間裡,他們還是沒能通過考驗,讓史蒂芬‧庫里(Stephen Curry)在G6客場下半場得了33分突圍而出。

當然,樂觀的看,火箭不同於上述三支球隊,他們的陣容骨架還在,並且—詹姆斯‧哈登(James Harden)是本季聯盟前三的球星。因此即使在保羅只出賽58場,並且個人能力下滑明顯的情況下,火箭還是被視為是勇士之外最有機會爭冠的球隊。

下個賽季,勇士幾乎確定無法保持他們的統治力,儘管湖人、爵士、金塊等隊的崛起將會讓西區變得更有具競爭性,但火箭仍然存在著脫穎而出的可能。

但現在對他們來說,最大的挑戰來自於內部,費爾蒂塔(Tilman Fertitta)和莫雷(Daryl Morey)開始出現較大的意見分歧,兩人目前的共通點是:似乎都不再相信「魔球」能夠幫助他們拿到冠軍。

布茲戴里克(Jeff Bzdelik)、羅伊‧羅傑斯(Roy Rogers)兩名防守助教離隊,另外,哈登專屬訓練員厄夫‧羅蘭德(Irv Roland)、錄像剪輯師約翰‧周(John Cho)及助教Mitch Vanya皆不再續聘。甚至在一段時間內,總教練德安東尼(Mike D'Antoni)的帥印看起來也會不保。

德安東尼生涯從來沒有帶隊打進過總冠軍戰,攻守不均衡和保守的調度也一直是外界對他的質疑,但是他卻也是現役最擅於開發持球者潛能的教頭,其作品包括:史蒂夫‧納許(Steve Nash)、林書豪(Jeremy Lin),哈登則是他的最新代表作。

在他到來之後,火箭例行賽戰績在兩年之內提升了24勝,然後在季後賽兩度面對勇士都至少打了6場。他雖然緊縮輪換,但不得不說這一招對勇士來說頗為有效。而在防守方面的問題,布茲戴里克也都盡量幫他解決了。

他和他的教練團已經做到了他們該做的:把火箭推上一個能爭奪冠軍的水平。

過去當然也有炒掉總教練後取得成功的例子(勇士的傑克森以及騎士的布拉特),但是這種例子在歷史上並不算多,一支常勝軍需要的是贏球經驗,所以往往必須要維持陣容的穩定,核心球員和執教團隊必須取得一種共識和默契、花時間去消除衝突和歧見,這支球隊才能變得更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