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4
作者:馬特洪峰

試試手氣?高風險高回報的選擇,活塞選秀小評

上季勝率剛好50%的活塞,剛好擠進季後賽,第一輪直落四淘汰出局。爆炸的薪資,尷尬的選秀順位,活塞陷入了中等球隊的陷阱。(詳見:平庸隊伍的悲歌:進退維谷的活塞) 更慘的地方,在於活塞所在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可是兩人之間畢竟還是有些不同,最大的不同是Siakam在高中就離開非洲來到美國,打了一年高中籃球,再加入NCAA磨練兩年,對美式的生活和訓練方式比較熟悉。更何況,Siakam在暴龍一開始花了很多時間在G-League磨練,而暴龍的G-League培養球員的能力可是數一數二,季後賽讓林書豪上不了場的VanVleet是最著名的產品。

相比起來,即使總教練都是Casey,但Doumbouya風險高很多。雖然已經在職業聯賽打了三年,但那是競爭強度較低的法甲,還是法甲的次級聯盟。初來乍到美國,除了強度陡然提升外,需要適應美國的飲食、環境和文化。更何況,活塞這幾年養成相當糟糕,除了本來完成度就很高的Luke Kennard外,對年輕球員來說可說是非常悲慘的地方。

下一個球季Doumbouya應該會在G-League和NBA之間遊走,先求建立身體強度,適應美國打法和文化。技術上應該先從基本防守做起,加強他非慣用手運球,還有投籃前的腳步調整。個人保守估計,最少需要兩個球季的工夫,才有可能看到Doumbouya成為可靠的NBA球員。

第二輪的前段,活塞選了立陶宛射手Deividas Sirvydis。

剛滿19歲的Sirvydis是左撇子射手,目前在立陶宛職業聯盟青年隊打球。他是立陶宛聯賽和歐冠的最年輕出賽球員紀錄保持者,最大賣點就是投射能力。年紀輕輕的他已具備很強的無球跑動走位,良好的閱讀比賽能力,還有開發中的傳球,模板是同樣左撇子的Luke Kennard。

最大的問題是身體強度,體能和防守。尤其受限於體能條件,防守被視為是最大挑戰。預計不會馬上加入NBA,應該會讓他在歐洲多磨練個幾年,等身體成熟一點再來挑戰NBA。

最後一個第二輪末端的選秀,活塞找來田納西大學的大三後衛Jordan Bone。

身高6-3的Jordan Bone主打後衛,是三個新秀中最老的球員,大了Doumbouya三歲。他的體能一流,但投射能力平平,傳球視野也不是頂尖,組織能力沒到控球後衛的水準。憑著強悍的體能,如果加強投射能力,或許有機會挑戰球隊第三控球的位置。

這次選秀,可以看出球隊已放眼未來。Andre Drummond即將成為自由球員,而Blake Griffin的精華時光大概就剩兩季,但活塞並沒有強求即戰力。不管是首輪的Doumbouya還是次輪的Sirvydis,距離NBA都還有一段路要走,選他們是著眼於他們的潛力而不是戰力。活塞球隊天份非常有限,但選秀順位又偏後,想要得到足夠的天份得賭一把。

要會選素材,但更要具備養成的能力。這些年下來,個人對於活塞養成的能力有些悲觀。總教練Casey對於年輕球員比較有耐心沒錯,但養成絕對不是把球員丟到場上他們就會自己成長。對於一些天份足夠的球員來說或許是這樣,但活塞的年輕球員的缺陷明顯,沒有好好幫他們矯正缺點,連在聯盟長久生存都不容易。

培養自己的年輕球員是成為強隊的不二法門。天賦異稟如Antetokounmpo,也花了一些時間才真正打出身手。對於完成度更低的活塞新秀來說,需要很多耐心。Ed Stefanski現在做的,是不影響球隊競爭力的情況下,盡快累積足夠的年輕資產。側翼在交易來Tony Snell之後稍微舒緩,而需要補人的替補中鋒和替補控球,應該會在自由球員市場上補強。

活塞已經默默的開始重建的步伐,現在就看球隊的養成部門能不能有效一點了。

Photo: Getty Image

更多好文請鎖定卡爾的粉絲團

其他個人作品

選秀會前小動作:活塞公鹿交易簡評

2019 NBA Finals G5:KD再次倒下,勇士驚險續命

2019 NBA Finals G4:第三節豬羊變色,勇士陷入絕境

2019 NBA Finals G3:暴龍將士用命,Curry孤掌難鳴

2019冠軍賽賽前分析:勇者鬥惡龍

公鹿更上層樓的關鍵,還是在希臘怪物身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