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人物故事》走出憂鬱,重返球場的防守悍將──Larry Sanders

許多天賦異稟的年輕球員無不渴望有朝一日能站上NBA這個夢想最高殿堂,除了實踐理想抱負之外,從現實層面來說,優渥的薪資福利當然也是誘因之一,畢竟這是球員們能夠回饋家人最實際、最惠實的方式之一。光是要拿到...

作者:小佛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陸仁賈

老實說,我覺得Larry Sanders有些過度自信了,CLE當年確實沒有好好利用Sanders的優勢,但如果他真的有他說的"我在場上依然擁有左右戰局的宰制力",以現在大環境,靈活的長人是珍品,應該會有很多人會找他,而不是像現在......

小佛

他應該是想表達他能在BIG3聯盟中有所作為吧XDD,至於重返NBA的話,有難度就是了......

黑熊

如果他真的有心積極重返NBA。先在BIG3打出不錯成績後,再試著先在G League打出好表現。相信還是會有球隊看到他的。

小佛

我覺得他離開的這幾年恰好是開發更多進攻技能的黃金期(何況他已經30歲了),重返NBA的確不無可能但機會應該不大,看看他之後在BIG3有沒有爆炸性演出囉!

黑熊

其實能夠做好防守跟鞏固籃板,不需要太多進攻手段應該也能有表現空間。
像之前E.Okafor也有被找回NBA頂替一段時間。

小佛

@黑熊 瞭解,同意Sanders回到NBA的定位是以防守和籃板為主,只是覺得這幾年空窗期真的蠻可惜的,當然還是尊重、祝福他的選擇囉。

黑熊

@小佛
很多球員因為傷病因素(包含心病)讓他們無法達到自己的天花板,這真的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但是如果能夠克服重大傷病,重新站回場上,也是很勵志的故事。

如果Sanders能夠回到NBA,靠著防守與苦工站穩一席之力。也是一段佳話吧。有點想到當年的「腎戰士」Alonzo Mourning

許多天賦異稟的年輕球員無不渴望有朝一日能站上NBA這個夢想最高殿堂,除了實踐理想抱負之外,從現實層面來說,優渥的薪資福利當然也是誘因之一,畢竟這是球員們能夠回饋家人最實際、最惠實的方式之一。光是要拿到NBA入場卷就已充滿挑戰而無比艱難,更遑論要能保持健康並在競爭激烈的生態中存活,甚至發光發熱、打出名堂。

然而,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這位球員,他在26歲、正值巔峰時選擇離開NBA,當時,許多人認為這是個「詭異」的決定──他是Larry Sanders

---

來自維吉尼亞聯邦大學(VCU,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的Sanders在2010年選秀會上被公鹿以首輪第15順位選上。先天條件出色的Sanders在當時無疑是各隊垂涎的目標之一,擁有6呎11吋的身高以及將近7呎6吋的臂展,如蜘蛛般的身形再加上不俗的機動性,以長人在現代籃球的發展條件而言,Sanders猶如一顆等待雕琢的上等原石。

正式登上NBA之後,Sanders優異的阻攻能力成了金字招牌,由他鎮守的油漆區往往成為對手的夢靨。2012-13賽季,他的場均數據來到9.8分9.5籃板2.8阻攻,阻攻次數在當季排行榜上僅次於Serge Ibaka和Roy Hibbert,更在面對上灰狼一役中,以替補身分拿下10分12籃板10阻攻的大三元成績。如此優異的表現,讓公鹿球團在球季結束後和這位被寄予厚望的防守悍將簽了一紙4年4400萬美元的合約。然而,看似光明的前景事實上卻是他「離開NBA」的序幕。

(Lary Sanders10分12籃板10阻攻大三元)

本該持續精進、奮發向上的Sanders在場上的表下每況愈下,甚至發生了一連串脫序行為,包括以「私人因素」為由缺席比賽、捲入夜店鬥毆事件,以及因為使用大麻和違反聯盟藥檢規定而遭到禁賽等等,直到2015年2月21日,公鹿球團終於認賠,和Sanders達成買斷協議,而幾天之後,Sanders在網站《The Players’ Tribune》上宣布他將離開NBA的原因──焦慮症和憂鬱症造成他精神和情緒方面的折磨,使他無法保持專注以應付比賽。

---

可想而知,除了震驚之外,Sanders的決定讓外界議論紛紛、褒貶不一,不過他本人對於這個決定卻絲毫不後悔。Sanders不僅視自己為聯盟中能勇敢面對心理疾病的指標之一,更認為這樣的做法能鼓勵更多運動員分享自己對抗心理疾病的故事,像是Kevin Love和Demar DeRozan後來都坦承自己正與沮喪和憂鬱對抗。「老實說,這是我一生當中做過最好的決定,」Sanders表示,「它和籃球無關。我在球場上的確威風八面,但場下的生活卻四分五裂、破碎不堪。」

徹底遠離籃球兩年多之後,Sanders在2016-17賽季曾力圖重返NBA並短暫復出。他和勇士、塞爾提克、馬刺、騎士等隊伍會面並試訓,最後和騎士達成協議,有望補上Andrew Bogut受傷後的空缺,沒想到只打了5場比賽、場均只出賽2.6分鐘,就在例行賽尾聲被裁掉。「試訓結束後,騎士高層就決定馬上與我簽約了,我當時以為他們非常希望我加入,」Sanders表示,「但如今看來,我覺得那不過是個計謀,他們套牢我的原因並非是需要我上場貢獻,而是確保競爭對手無法得到我。他們簽下我,讓我進行訓練,然後把我裁掉。」

當時的Sanders為了回到聯盟而努力訓練,他認為自己維持良好的身材和體能狀況,足以為一支志在奪冠的隊伍做出貢獻,然而騎士隊最終的操作卻讓Sanders摸不著頭緒,讓他感到心灰意冷。儘管重返NBA的過程並不順遂,但Sanders對籃球重燃的渴望並沒有因此灰飛煙滅。那個夏天,Sanders加入了Ram Nation,為這支球隊出征The Basketball Tournament賽事,爭奪200萬獎金,不過最終他們敗給了常勝軍Overseas Elite。在比賽中Sanders展露出堅定的決心,他試圖證明自己依然能夠在高水準的賽事中有所貢獻。

---

如今,又兩年過去了,Sanders決定將東山再起的能量帶到BIG3聯盟。在5月1日的選秀會上,Sanders以第三順位中選,他加入了上季拿下第三名的3 Headed Monsters隊:這支隊伍的教練是名人堂球星、愛噴垃圾話的「手套」Gary Payton,Sanders的隊友還包括Rashard Lewis、Reggie Evans以及同樣來自選秀會的Mario Chalmers等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