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7
作者:阿軒

灰狼選秀回顧 - 被遺忘的一筆優秀操作

2019屆的選秀大會上有很多成功的操作,但要論「最有意思」的選秀的話,筆者覺得灰狼在選秀大會上的操作極容易被遺忘,甚至是筆者一個小小灰狼迷眼中數一數二的好操作。 選秀內容: 第六順...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屆的選秀大會上有很多成功的操作,但要論「最有意思」的選秀的話,筆者覺得灰狼在選秀大會上的操作極容易被遺忘,甚至是筆者一個小小灰狼迷眼中數一數二的好操作

選秀內容:

第六順位 => Jarrett Culver (送出 Dario Saric 與 11順位籤到太陽)

第四十三順位 => Jaylen Nowell 

落選秀(雙向合約)=> Naz Reid

尋找「質」的改變

根據 Jon Krawczynski 的報導,灰狼營運總裁 Gersson Rosas 向上交易的動機是找來有成為明星潛能的球員,尋找陣容名單上能夠產生提升戰力的改變,而不是小修小補。灰狼原本鎖定了五個新秀在TOP-TIER之中,包括 Zion Williamson、Ja Morant、R.J. Barrett、Darius Garland、Jarrett Culver。但人人都知道前三者已經佔據了前三順位,因此灰狼開始與擁有第四順位籤的塘鵝來談判,但塘鵝開出的報價是:

灰狼送出 => Robert Covington、11順位籤、二輪籤

塘鵝送出 => 4號位籤、Solomon Hill(連帶著1300萬的合約)

灰狼既不願意送出 Covington 這位與灰狼陣容相性極好的雙向強力側翼,也不願意接收 Hill 佔據空間的合約,因此在談判破裂的情況下只好與擁有第5順位的騎士再次談判,無奈騎士的要價也相當高,灰狼唯有與持有第6順位的太陽進行談判

很幸運的是,太陽的教練 Monta Williams 曾與 Dario Saric 在76人一起共事,這對於灰狼而言在談判上是極大的優勢,於是灰狼便順理成章與太陽達成一筆划算交易。

不是 Saric 不好,是他不適合。

Saric 在各大球迷中是個高效率的四號位球員,但在76人建立好良好聲譽的 Saric 在灰狼隊過得並不如意,儘管 Saric 在賽季中段取代 Gibson 成為球隊的正選四號位,但灰狼過少的無球跑動迫使 Saric需要擔任主動出手的角色,亦因為這樣,儘管 Saric 在PER36 的出手數下(與76人時期比較) ,命中率、三分命中率、真實命中率、勝利貢獻值、攻防貢獻值等數據能夠保持水平甚至進一步提升外,而且隨著賽季深入有著越打越能融入體系,但 NBA 官網的數據反映,Saric 在場時對灰狼隊的百回合攻防得失分都沒有明顯的改善。

  Saric 在場時 Saric 下場後
球隊百回合得分 109.8 109.3
球隊百回合失分 111.6 109.4

實際上,Saric 待在灰狼的整個賽季數據算是滿好看的,但問題在於其手感非常不穩定,一邊廂能夠繳出4投3中的成績,但3中0、4中1的外線表現也非常常見。Saric的組織與外線能力才能雖然能夠活絡球隊的攻勢且拉開球隊的進攻空間,這也是 Gibson 在進攻上的缺陷,但一旦 Saric 發揮失常,其放在四號位的體型與身體條件的弱勢便會被針對,特別是灰狼一直都面對著後場過矮且側翼傷患的問題Saric 的護框與保護禁區能力甚至球風也遠沒有 Gibson 來得適合

甚至在賽季中段,教練非常迷戀由球員在禁區或低位接應進行單打,別看 Gibson 年齡雖大,其籃下5ft 的命中率依然高達 65.8%,儘管面對禁區防守偏強硬的球隊如76人難以招架,但相比之下 Saric 的球風更加柔順,不太適合戰術要求

如此一來,Saric 失誤與犯規問題有時會突然爆發,這些也是整體數據面上反映不出來的,Saric 在之後的訪談中也談到自己對於被交易走被不感到悲傷,甚至一吐苦水:

「我對於交易(到太陽)並不感到傷心,我實際上我還滿開心的,因為我覺得我在明達尼蘇沒有得到公平的機會,在鳳凰城,我會非常期待(在這裡打球)。」

「我為在我進入NBA首個賽季擔任76人助教,現時是太陽教練 Monty Williams  感到滿足,他知道我能幹什麼,所以,我並沒有前往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很期待亞利桑那州的陽光。」

總結而言就是 Saric 打得不開心,認為灰狼沒有給予他足夠的機會表現自己,亦因如此 Saric 看起來也不會在下賽季合約走完後與灰狼續約,因此 Saric 對灰狼而言是一筆沒有未來價值的資產,理所當然成為交易案中的籌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