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8
作者:DIO

自由市場旁觀者,華盛頓巫師著眼新生代的培養

以日本首位樂透進入NBA的球員寫下歷史後,巫師官方於美國時間6月26日宣布八村壘新賽季使用的背號將會是8號,球團也解釋他會選擇此號碼跟他的姓氏有關,所以才會選擇8號正式挑戰籃球最高殿堂NBA,...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日本首位樂透進入NBA的球員寫下歷史後,巫師官方於美國時間6月26日宣布八村壘新賽季使用的背號將會是8號,球團也解釋他會選擇此號碼跟他的姓氏有關,所以才會選擇8號正式挑戰籃球最高殿堂NBA,並會參加本次的夏季聯賽,同時Jordan Brand也宣布簽下八村壘加入他們的大家庭,並且再度成為日本首位能夠和Jordan Brand簽約的球員。

而從上週選秀會到現在,巫師雖然不像湖人、太陽或鵜鶘等等球隊,交易動作頻繁,但也為了開啟新時代的大門,默默做了幾筆操作。

選秀會中的交易幫助76人清出空間

巫師 : 獲得 2019年42號籤跟Jonathon Simmons

76人 : 獲得Porter交易案中的600萬交易特例跟200萬美元的現金

 

此舉對76人來說幫助不小,送出Jonathon Simmons可以騰出約470萬的薪資空間,讓他們在與Jimmy Bulter續約跟自由市場的談判空間能多一點轉圜餘地。

而巫師則是幫忙76人吸收Simmons跟拿到42號籤做為補償,不過也沒有因此太過吃虧,Simmons下季薪資570萬中,僅有100萬的保證合約,若是巫師不想為他而吃下570萬的薪資空間,大可直接裁掉,而且這只是配菜,主菜是拿到補償的42號籤。

在提到這枚籤之前,先談談巫師近年的次輪籤,首先是今年巫師只有拿到樂透的9號籤,次輪籤早已被交易掉,這就要回溯到2015年暑假的時候,當時Paul Pierce確定不會留在巫師,頓時巫師的側翼僅剩二年級生Otto Porter,而他那時候才剛在季後賽嶄露頭角,要扛下大任還太早,況且巫師維持戰績是目標之一,自然不會放著空缺不管。

巫師則用今年的次輪籤跟公鹿換來前鋒Jared Dudley,相信巫師迷都很熟悉他在巫師那一年的表現,Nene開始老化後,大前鋒這位置開始宣告急需補救,Dudley也成為巫師小球實驗中的其中一人,甚至還必須客串頂替Gortat的角色,在禁區一人卡位同時面對對手五個人爭搶籃板,直到交易來Markieff Morris加入情況才開始好轉,也辛苦他那一年的付出。

2022年的次輪籤,則是在去年的與騎士、公鹿的三方交易中,送走已經上不了輪替的Jason Smith跟2022年次輪籤做補償,拿到Sam Dekker並成功降低團隊薪資,稍微提一下,巫師在稍早交易得到湖人2022年次輪籤。

2023年的次輪籤,就在今年與鵜鶘的交易中,送走Markieff Morris換來Wesley Johnson降低薪資中附帶的補償送給鵜鶘,順帶一提,巫師雖然沒有了自己的次輪籤,但卻在Porter交易案中,從公牛那邊拿到公牛2023年的次輪籤。

簡而言之,巫師要到了2024年選秀會才會有自己的次輪籤。

而急需生力軍的巫師,這次選秀會就幫76人做好事並且拿到42號籤,以便能夠找到更多潛力球員。

2019年次輪第42順位,選上來自田納西大學的Admiral Schofield。

單刀直入來說,Schofield擁有巫師現階段所缺乏的能力,在Otto Porter和Kelly Oubre相繼都送走之後,巫師缺少了可攻可守的優質3D球員,而Schofield在大學時的表現,上季場均出手4.8次三分球,命中率高達41.8%,雖然只有196公分,但是他壯碩的身材跟敬業的防守態度,讓他在防守端上能夠在後場到前場防守各個位置。

八村雖然有外線投射的資質,但他大學最後一季的出手量不夠以至於進入NBA後還需要大量訓練才有可能運用在實戰上,相較而言Schofield更加穩定,大學最後一季總出手次數達到177次之多,命中了74顆三分球,毫不猶豫的大心臟出手、射手所需的空切技術,單就能力來說更是巫師急需的外線新戰力。

這筆交易就結果而言,巫師獲得潛力球員,76人清出薪資空間,雙方各取所需。

幫助湖人清出薪資空間

雖然湖人早在選秀會前就已和鵜鶘達成協議,把夢寐以求的Anthony Davis給拿到手,但無奈的是,若湖人還想要再簽下一名明星球員組成三巨頭的話,還必須出清陣中其他球員以及Anthony Davis放棄交易補償金才有機會,而一個星期過去,巫師跳了出來擔當這筆交易的最後臨門一腳,幫忙吸收湖人的三名球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