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8

為世界畫上一抹彩虹:終止冰球文化裡的歧視與恐同

1969 年 6 月 28 日,紐約發生了石牆事件,成為同志運動史的重要事件;2019 年 5 月 17 日,臺灣通過同婚專法,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半個世紀以來,世界上有許多人為了同志權益全力爭取、默默付出,在部分國家、部分文化裡達成目標,但是,在世界上的許多角落,依然還在等待著被光照到的那一天 ...

作者:Darco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實 Gale 已經算是幸運的,在大學時有輔導員幫助他,不過,他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這個社會還無法接受運動員展現最真實的自我。「我衷心期盼我們有一位 LGBTQ+ 的冰球英雄可以看齊。」

在這幾年以來,McGillis 或許就是這麼一位冰球英雄——儘管他沒有打進 NHL,但是他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2016 年十一月他出櫃的那天,他收到了上萬則訊息,其中很多都是備受折磨的同性戀者向他求助,很快的,McGillis 就意識到自己可以幫助很多人。

歧視、恐同字眼在冰球文化裡已經好幾十年了,要改變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但是 McGillis——還有冰球行業裡的許多人——堅信這個文化必須要改變;許多人講這些字眼並非因為他是真的恐同或歧視,而是因為這個文化教他說那些歧視言語,因此,要改變,就必須從基層著手。

出櫃後這三年以來,McGillis 走遍了加拿大的學校和青年冰球隊去演講,他分享自己身為同性戀運動員的經歷。「當他們知道那些恐同字眼會讓我想輕生時,他們就會意識到他們講的話可能會影響他們最好的朋友、也會影響他們的隊友。」

他希望讓年輕的同性戀者知道,有人曾經經歷過這一切、有人是可以幫忙的;另一方面,McGillis 也希望讓異性戀者知道,他們也可以成為同性戀者的支柱,或者,更簡單來說,不要成為加害者。

為了觸及更多人,McGillis 開始接受媒體採訪、還有出書的打算(圖片:Olympic.ca)

同一段時間裡,亞伯達大學的性別弱勢研究機構提出了一個計劃:彩虹膠貼(Pride Tape),作為支持 LGBTQ+ 族群的象徵。2015 年年底計劃開始後,鄰近亞伯達的 NHL 球隊艾蒙頓油人的球員 Andrew Ference 參與協助推廣,一個月後,油人舉辦了球隊內部的技術挑戰賽,球員都在球桿上纏上彩虹膠貼,以示對於 LGBTQ+ 的支持。

Nilsson 當時就是油人的一份子,隊上的氣氛、朋友的經歷,讓他之後開始投身同志運動,後來他效力於水牛城軍刀時,他就戴著繪有彩虹旗的頭盔上場,很快的讓相關話題再度受到注目。「不論你的性傾向為何,運動都該是個安全的環境,運動員就是運動員,我很驕傲能夠配上彩虹旗來支持。」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 Nilsson 後來轉隊至溫哥華加人、渥太華參議員時,依然戴著繪有彩虹旗的頭盔上場

近幾年,彩虹膠貼的使用變得更廣泛,在 NHL 特別推行 Hockey Is For Everyone 的二月裡,許多球隊都在賽前練習時使用彩虹球桿,而紐澤西魔鬼的 Kurtis Gabriel 更表示會在整個球員生涯使用彩虹球桿,彩虹膠貼已經成了一個非常具有意義的象徵物品。

Gale 後來也是用彩虹膠貼向他的隊友出櫃:加入那個地區聯盟之後,彩虹膠貼也剛好問世,有一天,他把纏了彩虹膠貼的球桿放在設備區,和其他黑白的球桿相比顯得格外顯眼,後來隊友看到了彩色球桿,衝進休息室問:「那個彩虹膠貼是誰的?」

Gale 緊張地站了起來、向他的隊友出櫃,他緊繃到頭腦一片空白,不過在他講完之後,他看到隊友臉上都報以溫暖的微笑。

「在其他人說出:『那太 Gay 了』、『玻璃』的時候,我們應該要糾正他們 ...... 我們需要更多夥伴,我們需要更具保護性的政策,還有最重要的,我們需要所有 LGBT 的運動員。」Gale 說。

當然,這個世界上需要改變的,不單純只是運動文化而已,需要努力付出的也不單只有 LGBTQ+ 的運動員而已,每個人都是這個改變裡無可避免的一份子,每個人都是群體的一部分,每個人都有責任。

「每天都做點事情,讓你的周遭更能接受不同的性別認同吧,是大是小都好。」大學時的輔導員這麼告訴 Gale,他也勇敢的去做了,Nilsson、McGillis、還有更多人,也都在努力著。

希望有一天,每個角落都可以看見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封面照片:Pride Tape(The Durham College Chronicle)

參考資料:NHL、ET Canada、CBC Sports、Outsports、Folio、Hockey DB、Britannica、Sportsnet、New York Time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