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8

【F1】那些年,F1所犯下的錯誤

近來,比賽很常在起跑決定名次後便宣告孰將得勝,車迷們因此不斷抨擊比賽內容無聊,以及判罰不斷破壞比賽的競爭性及精采度。然而,羅馬並不是一天造成,冰凍三尺亦非一日之寒,就如同Lewis Hamilton受...

作者:Osborn

請繼續往下閱讀

近來,比賽很常在起跑決定名次後便宣告孰將得勝,車迷們因此不斷抨擊比賽內容無聊,以及判罰不斷破壞比賽的競爭性及精采度。然而,羅馬並不是一天造成,冰凍三尺亦非一日之寒,就如同Lewis Hamilton受訪時所表示,這是一個結構性問題,是個不斷的惡性循環。

F1現在面臨的種種難解問題,並不是去年冬天訂定新規產生的效應,更非這兩年才接手的自由傳媒造成。欲知由來為何,我們必須把時間拉回2010年代初期,及其後一連串的錯誤,造就了現在的局面。

1.給予頂尖隊伍過多的分紅

2008年7月,由法拉利前任總裁Luca di Montezemolo登高一呼,成立了FOTA(Formula One Teams Association,F1車隊協會),址在團結車隊力量,以利和FOM談判條件更好的2013年版本紅利分配。時至2010年,當時參與F1的全體車隊,都加入了這個協會。

對此,Bernie Ecclestone感到芒刺在背,深感威脅。為了打破這樣的局面,他私底下和戰績較為優異的紅軍及紅牛達成協議利用製造商錦標紅利(Constructors' Championship Bonuses,簡稱CCB)吸引,成功讓兩隊,連同Sauber和小牛,一同於2011年底退出FOTA

隨著銀箭因為2014、15兩年的制霸而加入CCB之中,三大車隊(其實還包含麥隊)因而比其他隊伍獲得額外一大筆獎金,直接加深了目前車隊戰力兩層級化的結果。

2.在規則制定上給予大車隊過多話語權

除了額外獎勵分紅,Ecclestone還同意大車隊得以在F1策略小組(F1 Strategy Group)中獲得更大話語權。目前的策略小組除了FOM及FIA的6票,還包含了銀箭、紅軍、紅牛、麥隊、威廉斯各一票,共5票。印度威力在2017年加入,但因為車隊轉賣而喪失席次。

這又再次強化了頂尖車隊的優勢-任何可能減損他們利益與優勢的政策都會遭到反對,也讓打破現在三大車隊壟斷賽場的努力遭遇極大的障礙。

3.並沒有對成本及科技進步做出一定程度限制

F1一直都是汽車工業的箭頭,這是無庸置疑也是必要的存在。隨著近年來資料蒐集越來越完整,模擬器得以越做越精確,CFD模擬(Computational Fluid Dynamics simulation)也益發精良,卻同時表示相關的人事成本更飛速水漲船高。

(此圖即為CFD模擬圖)

賽車上的任何零組件都經過無數次的模擬與試驗,測試蒐集到的數據也能剖析到更精確的細節,這固然對科技發展是極為正面與不可避免的趨勢,但也表示著比賽的可預測性更高,大型隊伍更有家底能砸錢消弭未知的領域。

隨著預算上限制的導入,或能成功限縮單一車隊投入數據分析的人力,甚至讓大車隊分享相關人力給中小車隊,幫助他們進步。若真能實現,那這會是縮小三大車隊與中游集團差距很好的方法。

4.混合動力單元給予引擎供應商過大權力

當年在討論新版規則變更時,由於綠能環保議題正夯,市售車電動化的趨勢也漸漸展現,為了吸引各大製造商投入,F1當局選擇導入現行的混合動力單元。

然而,即便這樣的理念並非錯誤,卻衍伸了當初可能沒有設想到的狀況:引擎聲浪不足、過度的節省油料及排位判罰,和最大的問題-極為複雜的科技架構及其產生的研發、購置費用。也因為如此,獨立製造商根本沒有能力打造出符合現行規則的動力單元,且即便放眼大型車廠,只有本田敢跳下來參一咖。

因此,現行的引擎供應商有著畸形的影響力,對規則的訂定有非常強的談判力道,因為F1當局知道,若是其一或二選擇離開競賽,對整個運動會是個災難性打擊。

5.為了追逐獲益而背離觀眾期待

Bernie Ecclestone及前任經營集團CVC Capital Partners在他們治理F1晚期最大的任務並非如何促進賽事變得更加精采,而是如何讓損益表上的數字顯得漂漂亮亮。他們漸漸加進類似韓國、印度這種單純因為權利金高、卻對整體F1推廣及行銷沒甚麼太正面幫助的賽事。

除此之外,F1也漸漸從免付費觀賞平台,轉換成要付費的專門頻道。這不可能完全沒有影響觀眾的觀賞興致。即使現在的營運單位變成自由傳媒,以上這些問題也不見得能有所改善,畢竟,管理層要負責的對象是股東,並非車迷觀眾。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