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1
作者:vantora

《2019 FA》得償所望的告別 Irving一圓布魯克林組團夢

2017年七月下旬,當所有自由球員與交易都逐漸塵埃落定,各隊準備開始真正放暑假時,騎士隊的當家主控Kyrie Irving卻突然傳出Trade me的訊息,甚至開出了馬刺、尼克、熱火與灰狼等目...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7年七月下旬,當所有自由球員與交易都逐漸塵埃落定,各隊準備開始真正放暑假時,騎士隊的當家主控Kyrie Irving卻突然傳出Trade me的訊息,甚至開出了馬刺、尼克、熱火與灰狼等目標球隊給球團,讓原本平靜無波的東區瞬間風雲變色。就在騎士與其他球隊談判陷入僵局的當口,剛在東區冠軍賽落敗的死對頭塞爾提克突然傳出加入戰局,除了端出過去幾季的關鍵人物Isaiah Thomas、Jae Crowder與新秀Ante Zizic外,還雙手奉上手中最後一張籃網籤(2018),儘管中間因為Thomas傷勢延宕,最後還是以追加一張2020次輪籤完成這筆足以改變東區地圖的交易。

兩年過去,Irving第一年僅出賽60場就因為膝蓋動刀而提前結束球季,但靠著年輕球員與中鋒Al Horford的團結奮戰下還是再次打入東區冠軍賽,只是讓東區冠軍賽意外變成既沒有Thomas也沒有Irving的詭異局勢。儘管如此,在2018-19球季開打前Irving還是信心滿滿誓言要將球隊帶入另一個新的境界,並直接公開表態願意在球季結束後續留波士頓,讓塞爾提克高層與球迷對新球季充滿期待,更讓塞爾提克成為東區冠軍熱門。第二個球季裡雖然Irving出賽67場並打滿整個季後賽,但前一季的缺席讓Jaylen Brown、Jayson Tatum與Terry Rozier等年輕小將獲得充分的表現機會,在球團與教練團都缺乏配套規畫下,Irving與Hayward兩人的傷癒歸隊不僅沒有成為年輕球員的助力,反而成為塞爾提克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就這樣,例行賽裡Irving一場一場的將自己推向距離球隊與隊友越來越遠的位置,每一次的賽後訪問也都讓Irving損失更多媒體與球迷的支持,塞爾提克也一天一天地遠離東區冠軍夢想,全隊陷入隨時可能自我引爆的焦慮之中。最後,塞爾提克在東區第二輪以1勝4敗給密爾瓦基公鹿,媒體與球迷的不滿正式引爆,各種不利Irving的消息開始四處流竄,Irving對球團、教練團與球迷的不滿也眾所周知,拆夥已經迫在眉睫。

儘管總裁Danny Ainge依然堅持球隊尚未放棄續留Irving的機會,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兩年前這筆交易終於要畫下真正的句點。

雖然Irving失去了波士頓地區的支持,但離開波士頓,Irving依然是熱門的自由球員人選,依然是毫無疑問的頂薪人選。擁有頂薪空間的紐約尼克、洛杉磯湖人與布魯克林籃網都傳出積極爭取Irving的傳聞,最後在紐澤西長大的Irving將以4年1億4千1百萬美金頂薪轉往籃網的消息逐漸成為市場共識,儘管中間因為湖人隊完成Anthony Davis交易而讓Irving可能重新與LeBron James聚首的消息一度流傳,但都未曾真正影響Irving將與籃網簽約的結果。

 

儘管如此,籃網簽下Irving卻並非如此理所當然。從一開始籃網內部就有各種不同意見。從一開始討論是否讓Irving與剛成為全明星的年輕主力控衛D’Angelo Russell一起合組後場雙控衛,到Irving是否將與Kevin Durant成為雙人組一起加盟籃網,再到Irving在塞爾提克的風風雨雨是否會影響籃網未來布局,各種消息始終未曾間斷,也讓雙方始終存在不確定性。

自從2013年用破天荒的多個首輪選秀權向塞爾提克換來Kevin Garnett與Paul Pierce後,籃網就陷入一陣又一陣的混亂,直到2016年二月新總管Sean Makrs上任,在他的領軍下重新一步一步以不靠選秀權的方式重建,不但從各隊不起眼的角落裡找到了Joe Harris、Spencer Dinwiddie等浪人,也透過交易幫助其他球隊清理薪資並獲得了DeMarre Carroll、Allen Crabbe與Russell,最後再用不甚搶眼的順位沙裡掏金選了Caris LeVert、Jarrett Allen與Rodions Kurucs。

除了重新腳踏實地的打造全新陣容,Marks也從老鷹請來Kenny Atkinson擔任總教練,在Atkinson的執教下籃網靠著戰術彌補天分差距,不僅製造出優質的投籃空檔,籃網也成為聯盟裡最有投籃紀律的球隊之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