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1
作者:春少

《2019 FA》想要榮辱與共,Harrison Barnes續留國王

2012年,Harrison Barnes頂著北卡獵鷹招牌加入勇士,恰巧遇到浪花兄弟時代起飛期,從菜鳥就開始連年打季後賽,2015年,生涯第3季就登上總冠軍,勇士在這年拿出死亡五小,B...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2年,Harrison Barnes頂著北卡獵鷹招牌加入勇士,恰巧遇到浪花兄弟時代起飛期,從菜鳥就開始連年打季後賽,2015年,生涯第3季就登上總冠軍,勇士在這年拿出死亡五小,Barnes是其中一員,然而,當時球技尚未完全成形,被分配到相對次要的定位,較為內斂的個性不像Draymond Green的激情、Stephen Curry的睿智、Andre Iguodala的不羈,雖然是冠軍隊的核心成員,Barnes無論在球場上或球場外,都是比較可以被取代的那一個,2016年,勇士豪奪73勝卻在冠軍戰慘遭逆轉,Barnes真的被取代了,在勇士引進Kevin Durant的大計畫中,為了不讓Barnes成為創造薪資空間的絆腳石,勇士放他成為自由球員琵琶別抱。

 

這時進入Dirk Nowitzki生涯尾聲的小牛,急欲尋找下一個核心看上Barnes,並給出一張94M/4Y的尊榮合約,Barnes身旁沒有了過去這些聯盟當紅的隊友,更吃重的任務反而讓他在球技面上獲得突破,他的上場時間大幅提升到超過35分鐘,場均得分則直逼20分,然而此時剛好也是小牛進入21世紀後團隊較弱的時刻,2017年選秀會上挑中Dennis Smith,在Barnes加入小牛的第2年,他和Smith成為球隊發展的雙核心。

 

一年練兵,小牛戰績又更探底,掉到自Nowitzki菜鳥年以來第一個未達30勝的球季,選秀會上抽到第5順位,小牛透過交易換到第3順位,選了不世出的歐洲天才Luka Doncic,這一選,讓小牛看到希望的同時,也打亂了原本的佈局,為了組建更適合Doncic的球隊,小牛否決了前兩年的建隊方案,將Smith送往尼克,將Barnes送往國王。

 

勇士的選擇沒錯,找來KD,讓勇士成為歷史級的強權,小牛的選擇也沒錯,Doncic是更高階的建隊核心,但對Barnes來說,生涯的發展順序和其他球員不太一樣,年紀輕輕拿到冠軍戒、賺進大量金錢、曾被視為曙光,但兩支各給了他不同光環的球隊,都沒有讓他和這個團隊風風雨雨榮辱與共的機會,當面臨不同的狀況時,他都是被捨棄的那個。

 

而國王沒有。

 

至少,現在還沒有。

 

從Barnes在比賽中接到交易通知錯愕黯淡的神情,從飛機降落沙城開始,國王給了他低調而誠懇的重視,由當時總教練Dave Joerger親自接機,迫不及待給予他重要的球場定位嘗試,儘管Vlade Divac和Joerger對Barnes的使用說明書稍有不同造成爭議,但兩人對於Barnes的重要性認知沒有差別。

 

Barnes這次不是死亡五小中可以被取代的那個,也不是過渡時期的第一核心,他是這個團隊的一員,榮辱與共的一員。

 

延伸閱讀:至少是天才,by 小鐵

 

 

國王視角,為什麼是Barnes?

 

當Barnes決定跳出最後一年合約,其實他與國王重簽長約已經是大概80%預期會發生的事情,國王和Barnes間一直保持良好互動,當時比較有可能帶來變數的是國王會不會突然轉頭去追求市場上更高階的側翼?或會不會有球隊發瘋遞一張大約給Barnes?慶幸的是兩件事都沒發生,Barnes順利與國王完成85M/4Y的續約,這價位算公道價,沒什麼特別可議的。

 

國王對Barnes的重視,其實要用整體佈局來看比較清晰。

 

國王手上的年輕核心,大體上,Marvin Bagley和Buddy Hield比較偏攻擊手,De’Aaron Fox、Bogdan Bogdanovic、Harry Giles則相對較多功能,以這組合來講,很明顯後場的功能性要比前場好很多,而Barnes早年在勇士被定位在偏防守組+低USG%空檔射手,在小牛前兩年則是主要持球攻堅點,攻堅的手段有包含大量中距離啟動往內打的ISO,Barnes生涯籃板大約在SF中不差的水平,助攻能力則相對低落許多,他目前7季當中,失誤率高於助攻率的有過半的4個球季,包括剛結束的18-19球季,簡言之Barnes的完成體更偏向於在勇士時期和在小牛時期的綜合版本,防守組空檔射手多功能前場球員,他的球路完全補上國王年輕班底的軟肋,市面上或有比他更高階的待簽球員,但如果把Barnes拿掉,實際上即便是找來比他更高階的側翼,都很難填補Barnes能帶來的功能,當然你如果要跟我說Kawhi Leonard可以那你贏了,這是假議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