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6
作者:santa

世界盃冠軍後的延長賽 - 1999美國女子足球隊

今年三月,美國女足隊提起一宗集體訴訟,訴訟的對象是美國足球協會,她們要求與美國男足隊獲得平等的薪水與待遇,在多年以來女足隊除了在薪資方面遭受歧視外,她們在旅行的條件、訓練以及隊醫配備等方面都明顯與男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三月,美國女足隊提起一宗集體訴訟,訴訟的對象是美國足球協會,她們要求與美國男足隊獲得平等的薪水與待遇,在多年以來女足隊除了在薪資方面遭受歧視外,她們在旅行的條件、訓練以及隊醫配備等方面都明顯與男子隊有所差別。若雙方都出賽了同樣多場的友誼場次且都獲勝的條件下,男子平均每場可以拿到13,166美金,而他們的女子同僚只有約五分之二的水準(4,950)美金。

美國在1963年已經同過了同工同酬的法律,然而要在Billie Jean King帶起風潮後,才讓更多的體育人理解到體育上也有同工同酬的需求,進而在1972年影響了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的實施。但時至今日,體育賽場上的女性仍有許多需要爭取之處。

美國女子足球隊是史上最成功的足球隊之一,自從女子世界杯開辦以來,她們已經拿下三次冠軍、一次亞軍及三次季軍,在奧運場上也四次抱回金牌。但她們的成功並缺乏真正實質的回報,也讓她們一直與協會有所爭議,這次的官司早已不是首度她們與協會鬧翻,1999年,當美國女足靠著Brandi Chastain的點球奪下世界盃冠軍後,差一點整隻球隊就面臨解散的命運。 

 

 

雖然不像德國女子足球隊一樣,在首次拿下歐冠僅拿到一組茶具,不過1999年美國女足收到的賽後旅遊獎勵也不怎麼美好,協會打算送她們前往非洲來一趟親善之旅。請不要誤會,並不是對非洲有所意見,但是當這隻1999足球隊帶起全美的足球熱潮時,不趁此時對足球的發展大力推廣,豈不是浪費了這個絕佳的時機。

但是就像中華民國籃球協會一樣,在2013年精彩的亞錦賽結束後,協會就這麼放著熱情讓他們自然冷卻;1999年的美國足協也對後續動作沒有太多盤算,他們的計劃竟儘有將這隻冠軍隊送到南非和埃及去。這樣的行為引發了女足隊的不滿,她們決定來一場「叛亂」,於是當決賽後球員們前往迪士尼遊行慶祝時,足協的高層們在報紙上發現了令他們瞠目結舌的消息。

Los Angeles Times的頭條是守門員Briana Scurry的精彩點球撲救,但在第五頁卻是高層們所未知的訊息。在那裡刊登的是一個全頁廣告,上面寫著:「世界盃冠軍美國女子足球隊將會在秋天展開國內的勝利之旅」。高層們這回真的要說他們也是看報紙才知道這個消息的,包含秘書長Hank Steinbrecher及主席Robert Contiguglia都被這個廣告所震驚。

 

替美國擋下點球的Briana Scurry: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到今日為止,女足隊員們對於高層的想法仍然不能理解,在美國對足球充滿興趣的時刻,為什麼足協對於足球的推廣沒有太多野心;當隊員們成為明星焦點時,足協卻打算將她們送到大西洋的彼岸,讓她們遠離這個國家的關注。「他們根本沒有計劃,他們並不覺得我們有機會拿下冠軍。」後衛Kate Markgraf說。

所以女足隊員們決定自力自強,她們要舉行一趟國內之旅來推廣足球。為了這趟旅程,她們聘僱了公關公司SFX來幫她們安排這趟旅程。這趟旅程的安排早在世足賽之前就已開始進行,隊員們也多次告知足協這個消息,只是足協並沒有太多反應,因為他們並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

 

美國隊後衛Kate Markgraf: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這個國內之旅對女足隊員的另一個好處是,她們可望藉此賺入一百二十萬美金的收入,也就是每個人平均可以分到六萬美金。這些金錢足以讓球員們無需再與足協的對談中處於亟需金錢支援的弱勢一分,也可以讓沒有贊助合約的人生活上更有依靠。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