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3

完美謝幕 Carlos Beltran (上篇)

文/陳彥儒 希臘哲學巨擘亞里斯多德(Aristotle)曾在《詩論(Poetics)》中對於悲劇英雄予以三大定義: 〈1〉高尚之人(a noble person) (2)從好...

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陳彥儒

希臘哲學巨擘亞里斯多德(Aristotle)曾在《詩論(Poetics)》中對於悲劇英雄予以三大定義:

〈1〉高尚之人(a noble person)

(2)從好運到不幸(from good fortune to misfortune)

〈3〉成因絕非窮凶極惡,而是一個巨大的瑕疵(the cause must not be a vice, but a great error)

 

而這約莫也可用以描繪2017年以前的貝爾川(Carlos Beltran);「十月先生」的英雄形象且擁有高潔人品,豈料,職業生涯一次難以抹滅的致命失誤以及終身無冕的遺憾卻也讓他足堪比擬古今任一悲劇人物。

 

然而,就在即將迎來結局之際,未料故事竟又峰迴路轉,猶如莎士比亞對於悲喜劇的畫龍點睛,等待多年的未竟之志得到應許,也讓本該以失望作結的結局終於有了變化…   
  

 

 

 

悲劇英雄時間:20061

背景:國聯冠軍系列賽第7

悲情指數:★★★★★

焦點:一顆沒有揮棒的好球

 

金風颯颯、陣陣微風沁入肌膚的怡人天氣,此時來場棒球賽是在適合不過!

只不過,謝亞球場(Shea Stadium)內56,357名觀眾可沒有此番閒情逸致,在這場贏者全拿的國聯冠軍賽第七戰,場內球迷早已無暇享受,緊張情緒更汗涔出滿身汗液,無不暗自祈禱自家隊伍能夠在睽違6年後再次殺進到世界大賽。

無奈,受制前一役登板投出80失分好投、近況火熱的紅雀投手蘇潘(Jeff Suppan)封鎖,大都會直到第9局仍處於13落後局面。眼見敵方情勢正好,失望情緒早已填充滿整顆腦袋之時,此際紅雀鬼才教練拉魯薩(Tony La Russa)的一次換投卻又再度燃起球迷無窮希望,原因無他,因為此時被叫上來銜命關門的竟是職棒經歷僅僅只有1年不到的菜鳥-- 溫萊特(Adam Wainwright)!

寄望於新手怯場的大都會球迷,也果真盼到心中所幻盼之景,在球員奮力一搏下,即便已來到2出局的死線邊緣,但壘包已滿員、且即將站上打擊區的打者正是每逢季後便會化身為鬼神、系列戰已扛出3轟的新一代「十月先生」貝爾川,所有雙手合十禱告的球迷對於追平甚或是逆轉自然是充滿無比信心。

面對萬人祈願的關鍵打席,看似無所畏懼的貝爾川卻仍在等待與進攻間露出遲疑破綻,更慘的是還沒逃過老道捕手莫里納(Yadier Molina)的法眼,球數因而來到20壞的絕對劣勢。

下一刻,就在整場比賽最具張力時刻,神情顯露出堅定的少年投手輕扣手腕、悄離指尖的縫線亦一併劃出一道彷彿足以凍結時間的完美弧線;或許貝爾川的相對時間也遭一併凝結,也或許只是片刻單純的閃神,沒有揮棒、沒有出手破壞,小白球就這樣無情應聲落入捕手手套,全場觀眾訝然的嘆息聲頓時被紅雀全隊歡騰聲浪給掩蓋,僅留下面露呆滯的貝爾川孤獨佇立在打擊區上

振臂以蹲姿而躍起歡呼的莫里納以及失落的貝爾川,自此,成了運動史上最具強烈對比畫面。而眼睜睜看著好球進壘卻無以回應的貝爾川,更徹底淪為紐約媒體箭靶,有人用「揮棒(At Swing)」為斗大標題藉以反諷,尤有甚者,亦有媒體以「癱瘓(paralyze)」等字眼譏笑貝爾川的遲緩姿態;即便生涯季後賽表現早已比肩上古神獸,但撕不掉的標籤卻成生涯永遠揮之不去的陰影,而這場令人心碎的戰役似也映照出貝爾川悲劇英雄般的棒球人生… …

 

 

英雄開端

出生在棒球島國波多黎各的貝爾川儘管從小耳濡目染,但在國情薰陶下卻仍沒有獨厚愛棒球,在其心中排球有著同樣至高地位,而之所以全心投入縫線球懷抱,乃因父親曾在兒時給予忠告:「排球是一項非常好的運動,但是棒球卻是能夠讓你改變生活的禮物。」

也因此,17歲那年貝爾川即專心致志於棒球,且很快地就在扇形運動場上嶄露頭角闖出名堂;一如所有天賦異稟棒球員必經道路,貝爾川也曾因優異運動能力而被視作游擊手來培育,然而,內野守位卻始終非其心之所向,據傳在15歲那年,當隊上外野手因故缺席比賽時,眼見機不可失的貝爾川立馬自告奮勇代替,且據聞從此拒絕讓出外野守位,「不,我想守中外野,不行的話我就回家去!」當時貝爾川以強硬態度回拒終究讓教練不得不點頭允諾,至於何以對於外野如此執著?其本人則興奮解釋:「我喜歡外野,追逐小白球、跳耀、沒收全壘打等等,這些都讓我感受到棒球的美好,我很樂意一直這樣做下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