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3
作者:alonetogether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毛巾與天才

在職業網球選手的某些人生時刻中,有毛巾你會過得比較輕鬆。 當你的眼睛閉了起來,背部承受著被擊敗的痛楚,眼淚滾滾流下,此時沒有任何東西比得上由純棉又柔軟的毛巾所構成的泡泡,更能安慰一個人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職業網球選手的某些人生時刻中,有毛巾你會過得比較輕鬆。

當你的眼睛閉了起來,背部承受著被擊敗的痛楚,眼淚滾滾流下,此時沒有任何東西比得上由純棉又柔軟的毛巾所構成的泡泡,更能安慰一個人的心情了,在那個泡泡裡,所有的情緒與內心戲,都可以一瀉而出。

不信你可以問問阿根廷男網選手Juan Monaco。

2011年12月2日,賽後他獨自坐在空蕩蕩的選手休息室裡,整顆頭埋在白色大毛巾底下,他在哭。他哭了大約有10分鐘,然後他恢復了冷靜,他自問:我怎麼會輸成這樣?

當周,全世界只有35位男子選手的ATP排名比他還高,而幾個月後,他甚至將晉升到世界排名前十,那個任何網球選手都想加入的菁英俱樂部。但那個秋日午後,Monaco在台維斯杯決賽與西班牙的對戰中,彷彿秋風掃落葉般地(很顯然,在這裡Juan Monaco是落葉)以1-6、1-6與2-6連三盤敗給了Rafael Nadal。

Monaco的自信心遭受了打擊,他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團隊,但網球賽是不等人的,另一位阿根廷選手Juan Martin del Potro已經上場準備打下一場比賽了,所以整個阿根廷隊都在場上,只留下Monaco把自己給關在球員休息室,在毛巾下流著淚。

我覺得某人正在碰我的頭,我想是球場工作人員,但當我抬起頭來看時,我發現Rafa就站在我面前,Juan Monaco這樣說。Rafa跟入口警衛要求進到阿根廷隊球員休息室,他想要跟Monaco講講話,確認他一切都好。

 

毛巾是關鍵,坐在毛巾上面,用它當作身體的支撐,彷彿毛巾可以幫助你拿下大滿貫金盃。Roger Federer在每場比賽前都會有屬於他個人的、細緻的routine動作,那包括在球場邊的選手座椅鋪上他的毛巾(連座椅扶手都要)、他的一個水瓶擺在左腳邊(右腳邊則是擺著另一個橘色瓶裝的礦泉水)、他的球拍不會碰到地面,球拍會擺在他左邊的椅子上、而他的球袋則會放在他右邊的地面上。

在紐約典型的濕熱氣候中,Federer展開他的美網征途,他的太太Mirka一如既往坐在場邊,她的先生準備發球,

Ace

Ace

Ace

Ace

連續四記重擊,Federer拿下這局,十公尺以外,他的毛巾正等著他,一切舒適如常,沒有東西能夠打擾Federer的網球節奏。

他這場比賽的對手,Juan Monaco,沒有包著毛巾痛哭,相反地,在比賽來到6-1、5-2(Federer領先)的時候,他笑了出來。因為沒有甚麼好傷心的,這場比賽最後在凌晨一點結束,6-1、6-2、6-0,一切都在Federer的掌控之下。

Juan Monaco總結了上面兩次與費納的對戰經驗:我在費納兩人的巔峰時期曾跟他們對戰,我分別被極為不同的技巧給徹底壓制,那兩場比賽我表現得不差,也就是說我已經發揮了我個人最佳水平,否則結果會更加悽慘!畢竟我還能夠做什麼?我只能”優雅地”處理那樣的狀況,而且我得到了樂趣。當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展現了幾近完美的球技,你還能幹嘛?你能做的就只有恭喜他們,不是嗎?

當我對戰Federer的時候,他展現的天才,簡直是一個完美的網球機器,他的發球、他的上網、他的切球…一點點在這邊,一點點在那邊,這些全面的小地方是Nadal所沒有的。不過當你跟Rafa對戰的時候,雖然他不像Roger那樣全能,但他卻是那種會讓你在心裡萌生:我的天啊,我可能沒辦法在這傢伙身上拿下任何一分這種恐怖念頭的恐怖球員!

費納二人,走的是不同的路徑,但他們卻朝向相同的終點,他們是天才,而且他們還相當善用他們的天賦。

當你遇見一個天才,那並不可怕,但當你發現那個天才比你還努力的時候,那才真正恐怖!又或者像灌籃高手的安西教練說的一樣:谷澤,你看到了嗎?超越你的天才,終於出現了!而且,一次還是兩個呀……

(下回待續)

延伸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傳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