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4

《球學:哈佛跑鋒何凱成翻轉教育》─ 不要停止做自己

《​球學:哈佛跑鋒何凱成翻轉教育》 何凱成著 天下文化 不要停止做自己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p.96-105) 在哈佛大學開學之前...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球學:哈佛跑鋒何凱成翻轉教育

 

何凱成著

天下文化

 

不要停止做自己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  p.96-105)

 

在哈佛大學開學之前,大約8月中旬,美式足球隊就展開為期兩週的集訓。這時正值暑假,沒有上課的壓力,但一天兩、三次訓練的負荷,絲毫不輕鬆。

十一年級時十字韌帶斷裂,讓我深深體會到,能穿上裝備、與隊友一起奮戰,並不是理所當然的。從此,我更珍惜每次上場的機會。儘管只是球隊集訓,我也把它當作人生最後一次上場。

即使是步行(walk-through)練習,只要用五到八成的力道,我還是使盡混身解數,用足十成十的功力衝刺,百分之百地投入。

可能我這樣做太搶鋒頭,明明只是大一新生,居然這麼「不合群」,終於有一天,一位大四防守組的學長看我不順眼,給了我一些教訓。

當時我是跑鋒,有一球,四分衛要我從後場做一個弧形路線,他會後退傳球給我。我照著跑。這位學長擔任的位置是角衛,一看到我做這樣的路線,馬上往前衝刺。

不巧,四分衛把球傳得太高,我正準備跳起來接球,根本還沒有機會碰到球,那位學長就從背後把我撞倒在地。這個動作明顯犯規,缺乏運動家精神。

教練立刻發火,大罵他:「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我的腰當下有點不舒服,但我馬上從地上跳起來,拍拍學長的頭盔:「Good fucking hit. Keep coming!」

幹得好!就這樣繼續!不要停!我的話讓全部人都愣住了。

我好像聽到大家在心裡叫嚷:

「不是應該破口大罵幾句髒話嗎,這小子有什麼問題?」

「被撞得這麼慘還叫別人繼續來?腦袋撞壞了嗎?」

其實,我只是單純覺得,在運動場上的競爭,本來就是應該有衝撞、有廝殺,全力以赴、激烈競爭才是對對手最大的尊重。

訓練結束,莫飛總教練召集所有人。大家拖著疲累的步伐,來聽他要交代什麼事。

 

做自己就是最好的態度

這次的談話,出乎大家意料。

莫飛總教練說:「我通常不會這樣做,但今天我真的很想表揚一位年輕球員,就是Cheng。你們看看他的態度,這就是我們球隊所需要的態度!」

後來,在訓練結束後回休息室的路上,我一跛一拐地離開,路上好幾位大四球員跑來鼓勵我:

「Cheng,幹得好!不要管別人怎麼講,你繼續保持這樣的態度。」

「不用擔心他,他就是這樣。但他不是惡意的。」

在學校餐廳吃飯時,一位大二球員柏利(Andrew Berry)也來為我打氣:「你這樣做很好,一定要繼續維持,不要因為他不喜歡你或想傷害你,就停止做你自己。」柏利後來加入職業隊,目前是NFL費城老鷹隊(Philadelphia Eagles)的副領隊。

他們和那位學長是多年隊友,有些還是他的室友,而且那位學長曾經獲得知名的「羅德獎學金」(Rhodes Scholarships)。許多這個獎項的得主,日後成為世界領袖、諾貝爾獎得主或是企業菁英,如: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澳洲前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前執行長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

換言之,那位學長在哈佛相當受尊敬,但是教練和這些學長卻這樣支持我,代表我是在做對的事,讓我更有信心繼續做自己。

不過,堅持自己,必須經歷很多衝擊和考驗,外加孤單寂寞,否則,你無法分辨什麼是自己的想法,你會覺得怎麼做都一樣。

 

不是每次都有掌聲

在一次大三的例行練習中,進攻組隊友的情緒很低落,防守組球員幾乎是把進攻組球員「壓著打」,甚至在我們的接球員接到球後,一個防守球員直接撞倒他。這是犯規行為,我們的人卻完全不以為意。

我看了很火大,這群人是在耍廢嗎?立刻衝過去捶這位防守球員萊恩(Ryan Burkhead)。

他氣得破口大罵:「What the fuck, Cheng!」

春季訓練的時候,大家經常晚睡早起,非常疲累,因此總是抱持應付的心態,撐到訓練結束就好。包含我自己,做為進攻組的一員,也覺得自己還不夠投入。但是,這是大學生涯最後一年,能上場打球的次數愈來愈少,每一次練習都是珍貴的機會。我認為,必須有人做些什麼,來改變這個不好的狀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