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5
作者:Simon

大物新秀如何彗星殞落 扼殺天賦的兩大殺手

美國人常常用「draft bust」來形容不如預期的新秀,然而,有一部分的球員是天賦兌現率不高或是普通,近年最多人討論的例子是Andrew Wiggins,但有另一部分的球員是頂著超高天賦但卻完全無法...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人常常用「draft bust」來形容不如預期的新秀,然而,有一部分的球員是天賦兌現率不高或是普通,近年最多人討論的例子是Andrew Wiggins,但有另一部分的球員是頂著超高天賦但卻完全無法在NBA中生存。

 

這篇文章撇除三大因素,第一是球隊管理層面,管理層­混亂、球隊文化不彰這部分不討論;第二是球員技術風格,選到的球員某部分的技術和球隊戰術或是現代體系無法匹配而造成兌現率不高;第三是受傷,傷勢是NBA最無法預期也最偏向運氣層面,並非人為因素得以左右。

 

我把討論完全收束在球員自我意識能夠控制的範圍,加入正常團隊的球團,沒有太多傷勢困擾,有著不錯的隊友和前輩們。

 

通常第一年加入NBA新秀球員會經過嚴格的NCAA軍事化團體訓練,球員們為了一拼兼具發財和實現夢想的NBA會極度自制,Villanova大學的教練Jay Wright認為絕大多數的大學球員都非常積極且自我要求;Maryland大學的教練Mark Turgeon表示大學籃球員,特別是天賦條件出眾的球員會更加自我鞭策,「距離職業最高殿堂只差一步之遙,名利即將雙收下,再苦也願意撐下去。」

 

但這群高天賦球員們進到職業聯賽,突然間從高度約束的體制到相對自由的職業聯賽,又領著罕見的高薪,這種從超緊到超鬆的落差就是測試天賦能否兌現的第一道關卡,目前在Alabama大學執教的前NBA教練Avery Johnson就認為不少球員會迷失其中,「抵擋過於自由的慾望,這是進入NBA的難關,也是對人性的巨大考驗。」

 

而這種人性的考驗會導致兩種最顯而易見的難關,以下我們從兩位當初被認為天賦不錯的球員,2009年的選秀榜眼Hasheem Thabeet和2013年的選秀狀元Anthony Bennett這兩名完全沒辦法在NBA生存的球員,來探討這兩大扼殺天賦的原因。

 

飲食控制不佳

在NBA這種最高等級的職業球賽,球員就如同分工精密的科技工廠,每一環都是充滿著細節和思維的碰撞,而飲食更是極為重要的環節,有些球員選擇尋求內在的健康為最大優先,有些則以心理愉悅感作為最大考量。

 

先來看看高天賦高兌現的球員對飲食的看法,LeBron Janes至從進入聯盟以來就極為重視身體保養,飲食更是重中之重,「我不吃糖、乳製品和碳水化合物,我的菜單中只會有肉類、魚類、蔬菜和水果。」騎士隊Collin Sexton則是年輕一代球員中早早就發現飲食的重要性,一年前Sexton還在打NCAA時喜歡在賽前吃墨西哥玉米片,但進入NBA後,Sexton聽取訓練師的建議,將賽前食物改成健康的水果和豐富的蛋白質,「打滿整場NBA賽事需要充沛的體力,因此我需要能確實提供能量和體力的健康食物。」

 

ESPN的記者Baxter Holmes能報導過NBA球隊休息室的各種餐點,各種食物一應俱全,從炸雞、薯條、披薩和漢堡到健康的鮭魚、雞胸肉和蔬菜等等,而這就是新秀的第一道坎,能不能把健康擺在眼前。多數年輕球員在賽前比較不忌口,一方面是對於養生和身體保健沒有太多意識,另一方面,年輕球員的新陳代謝速度較快,「年輕球員常常會吃炸物或是速食來填飽肚子,有些人甚至還會吃冰淇淋或是甜甜圈,我剛加入聯盟時也是這樣吃。」Channing Frye說道,「許多球員會在賽前放肆大吃,並以此帶著愉快的心情上場比賽。」

 

Thabeet對此難以抗拒,他對飲食完全以美味作為選擇標準,即便當時灰熊隊的主戰中鋒Marc Gasol正力行飲食控制,多次提醒Thabeet不該如此亂吃,但Thabeet始終不以為意,甚至會偷帶零食回飯店。當時灰熊隊陣中還有Tony Allen和Zach Randolph兩名前輩對Thabeet循循善誘,但Thabeet始終故作自我,「他當時根本不聽我們的,我就想他未來肯定會很辛苦。­」

從還未加入NBA前,Bennett就有體重過重的問題,「他的身形一點都不像職業球員該有的樣子。」當時他成為狀元時Gary Payton狠狠評論道。進入NBA後,Bennett也被NBA豐盛的食物吸引,儘管騎士隊的營養師有刻意控制,但他常常自己跑出去吃外食而一直沒辦法降下體重,也間接導致他的傷勢纏身。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