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6
作者:Dexter

尼克‧基里奧斯到底在想什麼?他的囂張和狂放該受到批評嗎?

不管是哪一個群體,只要他的基數夠大,就一定會有一些異類。 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在他那一本《麥可·喬丹傳》中穿插式的描述了傑克森(Phil Jackson)對...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管是哪一個群體,只要他的基數夠大,就一定會有一些異類。

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在他那一本《麥可·喬丹傳》中穿插式的描述了傑克森(Phil Jackson)對於羅德曼(Dennis Rodman)的執教。這一名過去曾經是大鬍子嬉皮的名教頭,不同於其他學院派的總教練,他懂得去尊重每一個人,如果你願意,他可以坐下來去傾聽球員的每一句話。

很多人忽略了這個能力對於公牛王朝的重要性。因為你永遠都不可能只指導一群模範生,特別是美國籃球運動的獨特性(菁英素材大部分來自黑人貧民區),一顆寬大、包容的心,有時候比畫戰術版的能力更重要。

哈伯斯坦寫道,對於羅德曼多次挑戰底線的做法,傑克森只是淡淡地說:「每個印地安人部落中,一定會有一個向後走的人。」然後就原諒他,幫他善後。

 

如果說查克·戴利(Chuck Daly)降伏羅德曼的方式,就是成為他的父親。那麼我想,菲爾只是單純地用行動告訴羅德曼自己是了解他的人,他可以信任自己,把一切都袒露出來,包括出自單親家庭、並且被母親拋棄的那一部分。

時至今日,傑克森的關於籃球的那一部分,早就不如帕波維奇了,可還有球隊願意花高薪請他執教或成為顧問,原因就在於他能欣賞所有人的才華,並且為己所用。

這個天賦和籃球沒有關係,而在人生的智慧。你怎麼去發掘一名異端的好?

 

在網球場上,也有向後走的人。

從2014年基里奧斯(Nick Kyrgios)在溫網擊敗納達爾的那一刻開始,他就被所有人(不僅僅是澳洲人)當成是網壇的未來之一。但五年過去了,他的世界排名在第43名,只有拿到亞特蘭大和布里斯本兩個稍微有點代表性的冠軍,大滿貫最好的成績是打到八強。

他被寄予厚望的原因並不僅僅只是擊敗納達爾,更是因為那肉眼看見的天賦,高壯精實的身材(193公分,85公斤),充滿爆發力且創造力十足的正拍,以及高質量的一發;雖然雙反僅僅只是夠用,但在四巨頭時代過去之後,也沒有太多人可以針對了。

回憶起第一次見到基里奧斯時,前溫網冠軍凱許(Pat Cash)毫不掩飾自己當時的驚訝,他說:「他(揮拍動作)是那麼的快,好像手裡拿的不是拍子而是跟牙籤一樣。」

揮拍快,加上高大的身材,讓基里奧斯擊出去的平擊球前壓威力很夠,這一點在對上納達爾時特別有優勢,在12年之後蠻牛因為傷病已經無法完全貫徹全防守型打法,而當他的上旋球打得不夠深時,會剛好落在高大球員舒服的揮拍位置,成為一顆致勝球。

當時很多人認為他會他會成為一名迷人的網球明星。

但是只靠天賦沒辦法在職業賽場成為頂尖,過去已經有很多殞落的天才證明了這個案例。

但基里奧斯生涯的特別之處在於,人們對於他的自甘墮落表現出很大的反應,並且慢慢轉換為不悅和鄙視。

這不是簡單的「怒其不爭」所能解釋的。

基里奧斯之所以被人所討厭,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批評他的這些人並不能理解他在想什麼。並且他的一些行為和正常人對於運動精神的觀念相牴觸。

他的出言不遜,在場上咆哮、砸拍、隨便將球打向場上的任一區域,有違我們對於網球運動優雅內涵的理解。職業運動從古希臘發展到今天這個模樣,其主要訴求早已不是展現國力,而是從選手和團隊支中去尋找價值和信仰。所以像費德勒這樣集謙遜、溫和、熱情、強悍、專注和親和力於一身的球王,很容易就能成為全世界廣告收入最高的男子球員。而納達爾和喬科維奇也是同理,他們是這個領域的典範,而人們可以從這些人的每一次揮拍中,發現成功的要素。

基里奧斯是天才,但同時他也是一名個離經叛道的網球青年,他的生涯正在因為他的叛逆作風而自毀長城。

不過誠實的說,他受到了太多不必要的批評。

 

我們容易因為媒體的渲染而把體育明星看成是聖人,其實很多選手只是把這當成賺錢的工具,就和世界上大部分人的人對待工作的態度一樣。

現在被罰款的新聞比他比賽新聞還有名的湯米奇(Bernard Tomic),就不諱言他打球只是想賺錢而已,「我的整個職業生涯,僅付出30%的努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