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們與夢的距離:2019選秀高中生全員到齊.投手篇

這篇介紹2019年選秀高中生中,最後三十三分之十三。 十三名投手,各有各的不同與擅長。 雖然選秀會的結果,有的人榜上有名,有的人回去繼續努力,但都不會抹滅,打球開始的三年、五年、甚至十多年...

作者:沙拉

「高一玉山盃打完的時候,手已經完全沒辦法再繼續投任何一顆球了,只能選擇開刀。」開刀著之後休息了整整一年,幾近全然空白的高二,讓徐若熙害怕自己落後同學、甚至被學弟超過,他說:「那時候覺得自己一無所有,甚至連放棄的念頭都有了,復健也變得怠惰。後來是羅健銘教練一句話警醒了我,他說『你再這樣下去什麼都不做,以後也不可能投球了。』但是我不能投球的話還能幹嘛?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很努力地想回到球場,而且不只是回去,我還要穩定的出賽。」

在升高三的暑假曾為自己訂下球速150公里的目標,徐若熙在投手丘上復出之後很快就有令人驚艷的表現,長華盃曾測到153公里,在其他比賽中也常有接近150公里的速球,均速約在142到145之間,直球尾勁好,另外有滑球、曲球、指叉等球種,控球能力佳,是本屆青棒頂尖投手之一。

但對徐若熙來說,球速卻不是他認為自己在場上最大的優勢,「應該是能吃的苦比別人多吧。」徐若熙笑著說,「其他人在休息的時候,我更努力來換取成績。」像是要把苦無機會的高一、因傷空白的高二那兩年失去的時間都找回來一樣,在暑假到高三上學期的一連串盃賽,平鎮取得五連冠的同時,徐若熙也獎一個一個接著拿,甚至在Nike青棒菁英訓練營獲得最佳投手獎的肯定。

記得徐若熙在高三陽明山盃拿大會最有價值球員獎時,開心地說:「這是我高中三年第一次在比賽拿個人獎。」見過他在黑豹旗冠軍戰,因先發狀況不佳,覺得自己害球隊輸球而泣不成聲。也聽過在低潮時,他困惑又絕望地說:「為什麼(那些支持我的人)要相信我呢?我好怕辜負你們大家對我的期望,怕讓你們失望。」把這些沒自信的情緒都藏在笑眼裡,不斷鞭策自己,相信這次選秀將會是他找回曾經失去的肯定,最好的時刻。

 

麥寮高中朱添明

出生日期:2001年01月30日
身高體重:175公分/73公斤
投打習慣:右投右打
求學經歷:高雄市前鎮國小、高雄市五福國中、雲林縣麥寮高中

國小的時候活潑好動,朱添明笑稱自己根本是個破壞王:「  我小時候很愛打打鬧鬧,像是把課本當飛盤丟之類的,搞壞很多東西。」當時前鎮國小的棒球隊管教很嚴格,校長就決定把這個過度活潑、令老師頭疼的學生送到棒球隊去,讓教練管一管,也消耗一下朱添明的精力。「大概是四年級下學期的暑假加入球隊,因為很早之前就想打棒球,所以其實很開心。」

開開心心地加入球隊,一個禮拜後卻是每天回家都哭著跟奶奶說要退隊,朱添明說:「因為實在太操了,每天都要沿著前鎮河跑很久很久。那時候累到想退隊,但奶奶說不行。因為為了買裝備已經繳錢了,而且奶奶的教育方針就是我們想學習什麼都可以,可是一旦開始了就不許半途而廢。」熬過了最開始的適應期,天分好、而且其實很早就跟著打棒球的表哥在玩樂樂棒的朱添明上手非常快,投打都表現得很好,迅速地成為隊上可用之兵。

少棒、青少棒時期在高雄度過,升上高中後朱添明選擇到雲林的麥寮高中打球。在教練的建議下朱添明開始專職投手,「我自己也最喜歡當投手,喜歡丟球、追求球速的感覺,所以在投球下了很多用心。」目前最快球速144公裡,均速約140公里,球種有曲球、滑球、變速、和作為武器球的蝴蝶球。

其實在高一時朱添明就曾丟出142公里的速球,他坦言:「當時有點自滿,練習變得比較不認真,體能急速下滑,大概不到三個月球速就變得只剩下133公里。當時沒發現是自己心態不對,一直以為是投球動作的問題,直到劉家齊教練點出是我練習不用心。」朱添明回憶起當時就快要離開麥寮高中的劉教練,苦口婆心對他說了三次重話,「在繼續這樣摸,高三就不用打球了」、「之前球速有142現在剩133,你都沒有進步還退步,等於沒有用,建議你不要打球了」。這些話警醒了朱添明,從那之後開始認真練球、調整心態,高三上學期才開始找回曾經的狀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