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與夢的距離:2019選秀高中生全員到齊.投手篇

這篇介紹2019年選秀高中生中,最後三十三分之十三。 十三名投手,各有各的不同與擅長。 雖然選秀會的結果,有的人榜上有名,有的人回去繼續努力,但都不會抹滅,打球開始的三年、五年、甚至十多年...

作者:沙拉

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經因為心態不對而在棒球之路上跌過一跤,朱添明記取這個教訓,不讓這樣的事再次發生。而有賴於「不許半途而廢」的家庭教育,朱添明和多數同齡球員比起來更有堅定的毅力。因為父親生病、奶奶行動不便,朱添明決定高中一畢業就參加中華職棒選秀,他說:「過去一直是姑姑一肩扛起家裡經濟,不管是我打球的裝備還是生活費,都是姑姑很辛苦的支持我。進入職棒是我能快速改善家中經濟環境的唯一辦法。」

 

花蓮體中葉國情

出生日期:2001年02月14日
身高體重:179公分/76公斤
投打習慣:右投右打
求學經歷:花蓮縣玉里國小、花蓮縣三民國中、花蓮縣花蓮體中

葉國情畢業於花蓮體中,是來自春日部落的阿美族青年。最初就讀春日國小的他,被玉里國小棒球隊教練相中,「那時候玉里國小剛成立棒球隊,教練常到部落裡找選手。教練來的時候會帶著棒球來教我們玩,玩一玩覺得很有趣,就想加入球隊。」於是葉國情在四年級時轉學到玉里國小,從此開啟了他的棒球之路。

只是這條棒球之路,短短地中斷過一年。提到那段過往,葉國情笑著說:「我以前是個很壞的人。」但其實說壞也不是什麼真的壞,大概就是青少年容易有的迷失和徬徨吧。國三時轉學到瑞穗國中,練了一年標槍,還拿過縣內第三。在升高中的時候,葉國情在花體棒球隊的哥哥叫他回來一起打球,曾被中斷的棒球之路,就這樣被哥哥給接了上來。

從國小開始大多就擔任捕手的葉國情,臂力本來就好。或許加上丟過一年標槍的緣故,一回來棒球隊,試著丟球球速就逼近140公里。於是在教練的建議下,葉國情專心改練投手,極速曾飆到148公里,均速也有142公里左右。不僅有著很好的球速,葉國情還有一顆夠快足以混淆打者的滑球,和之前參加 YY Baseball Camp 經旅日投手陳冠宇指點後、日漸成為他武器球的大曲。

高二時開始有了參加選秀的想法,葉國情說:「因為除了棒球,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所以一直以來都懷抱打職棒的夢想,希望能改善家裡環境。家人也都很支持我,儘管從國小開始都因為打球住宿舍很少回家,失去很多跟家人相處的時光,但是他們總是叮嚀我叫我不要受傷,自己選的路要自己好好拚。」高中後重新拾起手套丟球後,葉國情的心態成熟了許多,收斂起過去容易動怒的脾氣,只留下有話直說的爽朗性格,用他健康無傷的手臂去推開夢想中的職棒大門。

 

善化高中陳中庸

出生日期:2001年03月19日
身高體重:188公分/70公斤
投打習慣:右投右打
求學經歷:台南市善化國小、台南市善化國中、台南市善化高中

三級棒球不只都是在台南完成,甚至都是在善化度過的陳中庸,國小時的啟蒙教練,竟也是高中球隊的教練。陳中庸說:「有一次國小比賽被打爆,下場之後我直接哭了,就被邱教練罵。只是沒想到升上高中,又遇到邱書煌教練帶我善高棒球隊,所以他到現在還是常常講那件事給大家聽。」陳中庸也是善化高中這群畢業生中,在郭思茗球經推薦下報名參加選秀的球員之一。郭思茗談起這位身材高䠷的學弟:「中庸高一、高二時因傷鮮少有比賽機會,在高二升高三的暑假突破自我,雖然球速沒有到特快,不過是一位有發展能力的高壓投手。」陳中庸的均速約在130公里出頭,球種有變速球、指叉球、滑球和曲球。

「我從國三到高二上學期那段時間一直受傷,那時候覺得很挫折,想著棒球這一條路就要結束了。」那時陳中庸手肘的骨頭分開,休息復健,都不見好轉。他說:「有一天阿公帶我去找一個七十幾歲的阿伯,那個阿伯一直打我的全身,然後我皮膚上浮出一顆一顆黑色的東西,後來竟然就可以丟球了。雖然很痛又很貴,但真的很神奇,也不知道阿公是去哪裡找的神仙。」回憶起這個奇特的經驗,陳中庸半開玩笑地說。

因為阿公問他要不要打棒球,陳中庸踏上了棒球之路。也因為阿公帶他去找奇特的阿伯看手,陳中庸一度有中斷危機的棒球之路得以繼續。一路走來最感謝的人就是阿公,陳中庸說:「從小是阿公阿嬤帶大的,他們會來看我比賽,阿公也常常鼓勵我,而且學費都是阿公幫我繳的。」在陳中庸心裡,棒球是一個很棒的運動,但一路打棒球到現在,就是為了要進職棒或者是業餘球隊,靠棒球維生。未來,他一定還會繼續逐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