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7/16

【龍騰港都?】二十年後與澄清湖初相遇 談味全棄北遷南的難題

「怎麼會是澄清湖?」 10日深夜,隨著高雄市運動發展局長程紹同在個人臉書頁面上披露的訊息、媒體即時新聞跟進報導,味全龍隊即將進駐澄清湖球場,成為歷年來繼高屏雷公隊(台灣大聯盟)、Lanew熊隊(...

作者:Thomas Kao

Melody Huang

還是覺得澄清湖這座現成的棒球場比較適合,不會因為改建失誤而讓界外區跟西漢母聯棒球場一樣大W

youuyouu

聯外交通滿重要的, 因為晚上看完球賽滿多人第二天還要上班..

Thomas Kao

這真的是澄清湖最大的弱點,而且中職比賽節奏又那麼拖[email protected]@

Melody Huang

其實有規劃一條高捷黃線,但......

Thomas Kao

每站都離球場三萬六千里...

youuyouu

如果我說立德棒球場會不會反映出我的年紀?

Melody Huang

應該不會(?

Thomas Kao

完全不會!(手刀藏身分證)

老傑克

天母雖然在台北,但其實也沒真的很方便,公車有在附近下,但捷運還是要轉接駁車,最麻煩是只有五六日可以用,還不能打太晚,實在很難提供球隊深耕!

Thomas Kao

離開台北也快十年了,前兩年回天母去看世大運、中職明星賽,還是覺得很痛苦...

youuyouu

雖然大巨蛋還沒蓋好, 如果真的能打棒球賽, 市中心或許比當年預選關渡這個地方能更快讓球迷回家

keigo

世運主場館-->改成棒球場, 如果真的可行, 支持+1

Thomas Kao

多項運動共用場地技術上是可行的,但難關可能在田徑界和足球界人士的本位主義...

keigo

我還是想問南部真的有票房嗎

park15

都沒人想過「主場經營」是假議題嗎?
Lamigo在桃園進場人數成長
不代表其他球隊經營主場就會有效果
更何況Lamigo平均進場人數是衰退的
可見主場經營有其瓶頸

職棒早期中職因為沒有主客場制
所以媒體帶風向說國外都是主場制
所以中職這樣到處流浪不好
認為主場才是職棒經營的王道

可是經過那麼多年的實驗
主客場制幾乎是失敗了(四隊只有一隊成功能說是常態嗎?)
「單一主場」才是要改革的吧!

Thomas Kao

我的看法不同,想製作一齣叫好叫座的戲,好的演員、劇組和行銷團隊,優良的舞台和硬體設備,還有熱情又願意到場看戲的消費者都是缺一不可,如果沒有持續實施明確的單一主場制,沒有一隊會認真經營球迷,更遑論投資認養更好更大的球場當主場,對台灣職棒的長遠發展是不利的

「怎麼會是澄清湖?」

10日深夜,隨著高雄市運動發展局長程紹同在個人臉書頁面上披露的訊息、媒體即時新聞跟進報導,味全龍隊即將進駐澄清湖球場,成為歷年來繼高屏雷公隊(台灣大聯盟)、Lanew熊隊(現Lamigo)、義大犀牛隊後,第四支以港都湖畔為家的職棒球團。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我知道義大從來沒有正式認養過澄清湖,但除開當年那些紛紛擾擾政治打壓的陰謀論,他們母企業設籍高雄,曾經有一整年60場主場都在那兒打(這連有認養固定主場的中信兄弟和統一獅都做不到),更別說招牌活動之一的徐總日也在那裏辦,基本上已經是準認養的性質了。

儘管味全龍領隊吳德威受訪時「謙稱」,只是規劃參與OT(營運後轉移)競標,尚未定案,也有可能採用雙主場...但總感覺應該八九不離十。(你不想去那參加競標幹啥?而且檯面上誰會想去標還標得過味全的?)

消息一出,我的臉書同溫層瞬間浮出一堆跟本文開頭相同的問句。

以北部地區為大宗的老龍迷想必是失望的吧,為什麼不是天母?起碼要等新竹啊!等了你們二十年,結果連去現場看球的方便都不給,太不貼心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是實話,「一代龍」從業餘到職棒,世以母企業所在的台北為根據地,球迷分布的地理「南極」頂多至台中;尤其天母地區民代先前拋出邀請味全認養球場的議題後,更讓人增加了一分期待和想望。

但長期得不到職棒球團關愛的高高屏球迷,竟然也沒有正面回應,反而是一種...那麼多人進了「火坑」就急忙逃出來,你味全傻的啊?幹嘛又跳進去?那種表情。

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堆味全(頂新)只是想假借南北平衡之名,討好符合自己政治立場的地方首長...這些無止境的腦補抨擊,尤其是這位首長要選總統了,味全球團「只是計畫競標」的聲明,更被鄉民視為「打臉高市府」、拿來奚落調侃個不停。

不過,政治的問題就交給政治解決,以下只以資深球迷和北高相較的方式,淺談味全龍隊可能「南遷」高雄的原因和利弊,是否有長治久安的成功契機。

請繼續往下閱讀

簡單說,天母唯一的優勢,就只是除了「地點在台北」之外,其他甚麼都沒有;澄清湖不變的劣勢,就是只有一座硬體設備數一數二的球場,其他甚麼都沒有。


圖源:個人收藏

上圖是一張球賽門票(廢話)。

說得細緻點,這是2002年5月11日當天的中職(十三年)例行賽門票,由主隊中信鯨隊出戰兄弟象隊,也是台灣職棒史上正式比賽的「天母開幕戰」;靠著日籍洋投暨巴塞隆納奧運日本國手小檜山雅仁八局10K3安好投、怪力重砲陳文賓的兩分砲定江山,中信鯨終場以2:1擊敗氣勢如虹的「二代象」獲勝。

容量一萬人的觀眾席,湧入7876名觀眾見證職棒的天母首戰,當時還是個大學生的我也是其中之一。

但這已是天母球場落成啟用的第三年,台灣職棒賽才能在此舉辦;原因大家也都曉得:市府原規劃為擁有內外野完整20000席的球場,卻因地方居民要求不得影響生活品質,除了謝絕職棒賽事,更硬生生降格為6000席的社區球場,直到2001年應世棒賽增設4000席,隨之而來的「國球」熱潮和職棒球迷民意終於衝破了天母深鎖的大門,但仍加諸了只能在周末的五六日安排職棒賽程,球團後援會和球迷不能攜帶汽笛或戰鼓進場,種種奇形怪狀的限制。

過了十幾年,我已經從老家台北移居中部,當初在場中廝殺的主客兩隊,如今以一種神奇的姿態合而為一,並成為台中洲際球場的新東主。

但天母球場,還是那座天母球場;沒有外野觀眾席,內野座位區塊五顏六色雜陳、還有遇天雨就濕滑、豔陽就燙腳的4000席鐵板凳區。

不要小看沒有外野看台這件事,除了導致觀眾容量不足、內野更為狹窄擁擠,直接剝奪球迷搶接全壘打球的樂趣,在體育署前年委託台體大為全國各地主要棒球場做的「健檢報告」中,被評為「賽務空間優良」、亦即球員在這裡打球沒啥大問題的天母,就因此被屏除於澄清湖、洲際和桃園國際等A級球場之列,屈居B級球場,甚至不如斗六球場。

更遑論球場周邊沒有充裕的停車空間,明明地處台灣大眾運輸路網最密集的大都會,卻永遠只有一路接駁公車可通往淡水信義捷運線的芝山站,這班車的輸運效率還得受當天的馬路壅塞程度擠壓,造成每逢熱門賽事,球迷可說是要進場也苦、想回家也苦。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