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9

拿坡里世大運》從夜市射氣球到世界第一 楊昆弼飛靶射擊逆轉奪金

義大利杜拉扎諾飛靶場上,隨著強勁對手射失最後一擊,一位高壯的大男孩,開心得高舉飛靶槍大笑,這是2019拿坡里世大運中華隊的第二面金牌,也是第一面男子金牌。   他是楊昆弼,雖然年僅...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義大利杜拉扎諾飛靶場上,隨著強勁對手射失最後一擊,一位高壯的大男孩,開心得高舉飛靶槍大笑,這是2019拿坡里世大運中華隊的第二面金牌,也是第一面男子金牌。

 

他是楊昆弼,雖然年僅20歲,但去年雅加達亞運時,在滿分50發的泥盤中,他命中了高達48發,追平世界紀錄。

 

即使身為世界第一,這場決賽楊昆弼仍打得相當艱難,開賽前10發就射失了3發,排名一度墊底,甚至數次面臨淘汰邊緣,然而他始終神色自若,展現「強心臟」的特質,中段連續命中17發泥盤,一路緊咬在後,直到最後一擊才在這場比賽中首次超前斯洛伐克選手,奪下大逆轉勝的金牌。

 

「他就是屬於比賽型的,觀眾多,音樂有一點快感,他會打得比較好。」指導楊昆弼超過十年的教練蕭政文指出,他最大的優勢就是有一顆很強的心臟,相較於練習時容易分心,反而越到大賽和關鍵時刻,越專注在每一發泥盤上,且越挫越勇。

 

從玩BB彈槍一路打到射擊世界第一,在挫折中成長

 

楊昆弼的母親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他從4歲起就對BB彈槍情有獨鍾,說不上為什麼,就是喜歡玩槍、碰槍,並嶄露超人的天賦,逛夜市最愛玩射氣球攤位,往往最後都是射到攤位老闆求饒。

 

十年前,楊昆弼第一次來到正式的靶場,當時連槍都還拿不穩的他,第一次扣下板機,就深深迷上了這項運動,從此一有空就往靶場跑,正式進入飛靶射擊的世界,沒幾年間就成為國內最受矚目的新星。

 

2016里約奧運,楊昆弼更以全中華隊最年輕之齡,入選奧運代表隊,也備受外界寄予厚望,最後卻於資格賽就止步。

 

「(里約奧運)到他們達標的標準,但是實際上(發現自己)沒有到國際賽的水準,當時自己給自己很大的壓力。」

 

回憶里約奧運,他形容這就是一種自我提升到另一個階段後,發現自己的不足再突破的過程,每一次的挫折都成為他進化的養分,在一場場的賽事中不斷成長。

 

奧運的挫敗並沒有困擾他太久,2017年世界大學錦標賽時,以預賽第一名的成績闖進決賽的楊昆弼,突然意識到自己又進化到另一個層級。

 

「就像打GAME,吃到金幣可以往上跳一樣,那是一種突破關卡的感覺,心裡覺得自我提升了。」楊昆弼笑著說。

 

好手感一路延續到全運會資格賽打以124分打破創全國紀錄,卻又碰上另一次的撞牆期。

 

「他打到124分,想用自己的方法,找出那最後一分」蕭政文指出,求好心切的楊昆弼,在成為一流好手後太想追求滿分,用自己的方式閉門造車硬練,反而在無意識中累積了太多的不良觀念,成績每況愈下,最後甚至一度看到槍就想吐。

 

射擊運動考驗肌耐力與續航力,學會抗壓再戰2020

 

射擊運動是自1896年第一屆現代奧運就設立的競技,其中飛靶項目主流分為定向與不定向兩種,而不定向飛靶每一次射擊,飛靶會在0~3秒內以時速高達80公里以隨機方向射出,要在快節奏的比賽中要舉起數公斤的飛靶槍,連續命中目標,除了要求選手射擊的準確度和穩定性,更考驗肌耐力和續航力。

 

而最重要的,則是抗壓性。

 

「越渴望你越拿不到,我現在覺得隨緣,不要想說要比什麼要拿什麼(獎)」

 

在教練的建議下,在亞運前楊昆弼乾脆一個月不碰槍,重新找回對射擊的熱情,同時也學會放空並與壓力共存。

 

歷經多次的挫折與突破,楊昆弼展現出超齡成熟與穩定,不但在亞運以驚人的成績成為世界紀錄保持人,更在這次比賽不斷地從淘汰邊緣中晉級,專注在每一發的泥盤中,甚至要求自己不要去看其他選手的分數,沉浸在自己的目標裡,最後才能逆轉致勝。

 

「他很有企圖心,只要他進入狀況的話,那個慾望跟企圖心很強,就會射得好」蕭政文對愛徒的穩定與抗壓性相當有自信。

 

兩年過去,楊昆弼已經不是當年在奧運資格賽止步的菜鳥,能夠更成穩地面對每一項賽事,在更多國際賽事上展現他的企圖心,8月的芬蘭世界盃將是東京奧運的前哨站,相信楊昆弼能夠有亮眼的成績,前進2020東京奧運。

 

(文/張恩齊)

 

NTSUper是由國立體育大學學生組成的海外實習團隊,致力曝光優秀運動員、人物故事、運動文化,今年夏天我們在義大利提供2019拿坡里世大運第一線的報導,並與麗台運動報、智林體育台合作製作賽事新聞報導、精彩花絮、直播影音串流等內容,更與關鍵評論網共同製作人物專題,盼透過自媒體互動連結的力量,延續臺北世大運留下的感動!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