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7/12

菊殘猶有傲霜姿 你無法定義的衛斯特布魯克(上)

2008-09賽季西雅圖超音速在被奧克拉荷馬商人Clay Bennett收購後不久,他選擇把這支伴隨整座城市41年的隊伍從西北遷往美中,而最後一個戴上金綠色選秀帽的那名首輪新秀,則成了未來名為雷霆的代...

作者:Thousand

籃球基因在Westbrook的血液裡流動,就像漫畫裡的超級英雄一樣,總需要有個契機才會變身。不過Westbrook卻並非在偶然的情況下成為英雄,而是在天賦不佳仍不斷努力下所獲得的成果。當然,從普通英雄變身超級英雄還是需要一個時刻,這個時刻來自Khelcey Barrs,一個他這輩子永遠弔念的名字。

那個故事發生在Leuzinger高中。

「他是場上最具宰制力的球員,不管是一手精準外線,還是防守端都表現相當亮眼。」這段敘述講的並非Westbrook,而是在說與他一起長大的好友Barrs。

Khelcey Barrs III是個不世出天才的名字,他曾被想像成下一個NBA球星,也在南加州是家喻戶曉的學生球星。Westbrook從小就和Barrs玩在一塊,且他們都有個共同夢想,就是在家鄉知名大學UCLA打球,並在未來到NBA寫下自己的名字,然而,這個夢想卻在他們16歲時意外嘎然而止。

當時Barrs在西南大學場館中打著最愛的籃球,不過就在打到一半後突然倒地不起。

「這一點都不好玩,你不要嚇我啦,趕快起來!」那時其隊友兼好友Roy Walker,不斷試圖搖醒倒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的Barrs,可惜即便在緊急CPR搶救後仍回天乏術。

在Barrs倒下時,Westbrook正於另一個球場進行比賽,但當他趕到現場也已經為時已晚。

「他見到好友遺體後,就回到學校一間小教室安靜地盯著湖人和馬刺的季後賽第二輪比賽。我本來走進去想跟他說一些話,可是他卻在看了我一眼後兩眼無神的將目光轉回電視螢幕上,從那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提過Barrs的事了。」Leuzinger高中總教練Reggie Morris說道。

Westbrook在場上總是卯足全力,於灌籃時更如同和籃框有仇恨般,毫不留情地對籃框進行爆扣。有人說這是他把所有場下累積的能量帶上場釋放的方式,也有人說這是他對場上敵人示威的攻擊,但Morris知道,這是Westbrook扛著好友Barrs的命運所嶄露的能力,一種額外的,其他人所沒有的推動之力。

Westbrook的每一次上場都是兩人份,每一次灌籃都是200%的威力,那是KB3留給他,也是他成為超級英雄的最強後盾。

 
 
 
 
 
 
 
 
 
 
 
 
 
 

RIP KB3 HAPPY BIRTHDAY BRODIE! LOVE YOU ALWAYS #ripkb3 #gonebutneverforgotten #whynot

Russell Westbrook(@russwest44)分享的貼文 於 PST 2016 年 12月 月 30 日 上午 8:51 張貼

First Step

就如Westbrook自己所說的,在17歲之前NBA始終是一場和好友們幻想遙不可及的夢,但到了17歲過後,不知道是上天眷顧這個整天埋首訓練的小子,還是原本就有著球星DNA的他突然開始長高。同時也被棕熊隊總教練Ben Howland看上,因而才總算跨出他夢想真正的第一步,這一步他跨了好久好久。

「Russell在哪裡?」當Howland一早6:30前往Leuzinger高中尋訪時,正試著找到這個傳說中有著飛快速度及強悍防守的小子。

Westbrook不若許多球星在高中時就閃閃發光,當時他甚至連麥當勞明星賽都沒參加過,更別提會有像杜克大學那樣的名校找上他了。且Howland前來Leuzinger的目的也並非來找棕熊隊未來當家後衛,而是來找屬於大一新鮮人Darren Collison的替補。

「他在那邊整理掃帚呢。」Morris在聽到Howland提出的詢問後指向一旁的角落。原來早在Howland來到Leuzinger前,Westbrook就已經到場館整理好待會要訓練的場地了。而在整理過後他就將每個隊友召集起來自主展開訓練,為晚點的練習做準備。

「我對那個小子的第一印象,就是認為他是一名天生的領袖。」之所以會到Leuzinger看看Westbrook是什麼樣的球員,是來自棕熊隊時任助教Kerry Keating的推薦,然而在看了前者的身手後Howlend卻並不認為Westbrook是名打控球後衛的料。

「我沒有說他是一名控球後衛,我只是說他很會打球而已。」Keating笑著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