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7/12

菊殘猶有傲霜姿 你無法定義的衛斯特布魯克(上)

2008-09賽季西雅圖超音速在被奧克拉荷馬商人Clay Bennett收購後不久,他選擇把這支伴隨整座城市41年的隊伍從西北遷往美中,而最後一個戴上金綠色選秀帽的那名首輪新秀,則成了未來名為雷霆的代...

作者:Thousand

事實上棕熊在打算招募Westbrook前,每個看過他打球的人都還是對自己的決定感到質疑,但他們彼此卻又看見了一些必須得到這名後衛的共同理由。

另一名助教Donny Daniels表示,在之前的一場Leuzinger對上Westchester比賽,Westbrook非但表現並不出色,甚至還在比賽中投丟了兩顆外線,以及做了一些糟糕的傳球選擇。當然你無法用一場比賽當作評判球員的標準,但當天Westbrook的表現完全足以讓他本來將到手的獎學金飛了。

Keating和Daniels分別在兩次看到Westbrook的表現,都讓他們對於招募這名後衛有些卻步,但也都共同得到一些結果,「他在場上打球時拼命的像個瘋子,可是卻富有相當驚人的潛力。」

Westbrook的打球風格來自父親磨練,從小他父親在訓練時就以軍事訓練為基準,並要求他在場上和訓練時必須將一切都掏空。而這也完全影響了他在未來打球風格的走向,因此你現在看到他在場上所外露的激情,並非只是單純來到NBA後才釋放的能量,相反地,這其實是他一直以來的打球方式。

就如同他現在的形象被外界誤解,但這一直是最真實的他,無法被外界定義的他。

「我從來不會擔心別人怎麼看我,因為認識我的人一直都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我認為每個人都該有自己想成為的模樣,並且珍惜你所擁有的一切。」多年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Westbrook說道,而這也是為何他後來被UCLA教練團肯定,成為這所南加州名校一員的原因。

現在,他與Barrs的夢想一起開始真正啟航了。

The Guy

18歲那年改變了Westbrook的一生,在這一年他踏進了UCLA,同時也遇見了屬於自己的靈魂伴侶—Nina Earl。

Nina同樣也是一名籃球員,她的原生家庭位於UCLA四十英里外的波莫納,而她之所以會被UCLA招募的理由來自於速度。沒錯,就跟Westbrook一樣,同樣打後衛的Nina有著飛快的腳程,也因為這項優勢讓她跟一生的伴侶有了相遇的機會,有時候這或許就是命運。

據Westbrook透露,他在見到Nina後雙方就一見鍾情,而這場好似被安排在一起的愛情,也在事後被總教練Howland笑稱是他見過最可愛的一對伴侶。

這段感情從開始就沒有結束過,在2015年愛情長跑了8年的Westbrook夫婦也在上天的見證下步上紅毯,而相當顧慮私生活的Westbrook幾乎沒有什麼邀請聯盟人士一同見證,其中少數有機會來獻上祝福的球員中僅像Kevin Love,這樣的Westbrook大學同窗兼隊友和摯友。

你可能知道Love和Westbrook是大學好友,但你未必知道他們之間有多麼緊密。

Love出身於籃球世家,且還是典型的白人家庭,在這樣的環境裡他從不服輸。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個性與Westbrook不謀而合,讓這兩個不同膚色的加州小孩從某一刻開始,成為彼此間互相勉勵的羈絆。有趣的是,他們之間的友誼卻是從對於冷氣溫度的認知開始。

「我們大學時是室友,可是我很不耐熱,還記得當時大概只要氣溫到華式68度我就會起來開冷氣,但這傢伙卻會在半夜偷偷把冷氣關掉,然後過不久後就換我起來開冷氣。不過這是Russell你知道的,他那不服輸的個性到最後還是會起來關冷氣,直到我們彼此有共識才作罷。」在一次上節目的過程中Love笑著回憶這段往事。

他們兩家住在聖莫尼卡僅4條街的距離,因此每個夏天一同訓練變成了這兩個人的例行公事。Love和Westbrook籃球生涯初期有著很大的不同,前者很早就展現了有關籃球的天賦,成為棕熊的可靠戰力,後者則在努力下才逐漸站穩球隊輪值名單,但他們之間的競爭天性卻成了相互間砥礪,變成雙方晉升NBA球星的重要推力。

「我們常常在夜晚裡一起想像成為NBA球員的生活,在場下我們會在宿舍裡訴說著夢想,在場上我們則會展現雙方競爭力在每一場比賽中全力擊敗對手。」自UCLA開始,這兩人的命運就不斷相互堆疊,從新秀挑戰賽、土耳其世界盃籃球賽、NBA明星賽到一起成為奧運金牌的隊友。無論場上或場下,他們倆的友誼堅實無比,不僅只是成就UCLA,也在彼此的籃球生涯相互點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