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01/02

臺灣足球的百年浮沉(二之一)Football in Taiwan History (2.1)

13個月前,台灣足球真正活字典、歷史博士久保撰寫了【台灣足球的百年浮沉】專題,一共三篇連載,隨著大量史料的拯救、閱讀,久保發現篇幅不太夠寫,於是第二篇連載還分成數段,大量的史料替您咀嚼並整理。...

  從認識足球進而常態練習,學生的足球觀念與技術隨之進步,於是國民學校之間的足球競技賽事應運而生。從1949年臺北市開辦學童足球賽,日新、福星、太平、中山、東門等國校皆有足球隊且持續參加多年,其中又以日新堪稱奪冠熱門學校。1951年12月雲林縣也開辦了雲林少年足球賽,首屆由斗六東校(今斗六市鎮東國小)奪冠。足見國民政府治臺初期,臺灣的少年足球運動及其賽事即已盛行,我國代表隊在亞運奪冠,只是助長這股少年足球的風潮。

  1958年才將初級中等學校(今國民中學)納入義務教育,在這之前的初級中等學校課程,未規範體育課程需要教授那些球類運動項目。因此1946至1958年的中學教育,足球教育因學校師資而定,教學內容也不甚明確。直到1959年底,教育部開始修訂初級中學課程標準,足球在稍後被列入授課內容,並規定授課時數須達12小時。儘管此政策要到1962年才開始實施,卻能發現當時國民政府,對臺灣足球運動的發展策略,採取延展足球教育年級的想法,並規定該教學若干基礎動作。伴隨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的推動,臺灣人們到了1960年代,對足球這項運動都有粗淺的認識。


約在1950年高雄中學足球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比起國民學校足球運動的興盛,1958年以前的中等學校(包括今國民中學與高級中學)足球發展相對遲緩。臺南市的長榮中學延續日治中期以來,校內足球教育的傳統,成為培訓臺灣南部足球人才的搖籃。綜觀1958年以前的臺南市中等學校,尚有臺南一中、臺南二中、臺南工校(今臺南高工)、臺南農校(今臺南大學附屬高中)、臺南初商職(今臺南高商)、臺南女中、臺南女初商職(今家齊女子高中)、南市中學及其分部(今大成、延平、安南國中)、南市初女(中山國中)等10所,卻只有長榮中學的校園盛行足球運動,反倒在臺南市中等學校是個特例。
 


長榮中學從日治時期即已在校內大力推展足球運動

  此情形也反映在中學生參與足球賽,參賽隊伍不如國民學校來得多且踴躍。諸如1952年5月5日菲律賓的華僑足球隊大勝中學聯隊,儘管這是一場成人對青少年的球賽,臺北縣市得以中學聯隊對抗。又如1953年1月臺北市的小型足球賽,即使有英專本部(今淡江大學,當時為三年制與五年制專科學校)與建中A(今建國中學)等中等學校的足球隊,卻是高中、三專或五專生。顯見當時初級中等學校非義務教育,學生或有升學、就業、家庭等種種考量,未能恣意地奔馳在足球場競技。

(二)多方融合與交流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中國球王李惠堂轉赴香港、造訪臺灣,將1948年以前中國獨霸亞洲足壇的人才,也從上海一起帶到香港與臺灣居住。中華民國的足球人才來源,頓時擴及海峽兩岸三地。因此1946至1954年的中華民國足球隊陣容,比起現在中國、中華台北、香港、澳門各代表隊,兼容並包上海、廣東、香港、臺灣等地的隊職員,更有資格代表整個「中國」(以1947-1949年的中華民國統治範圍而言)。


李惠堂身著中華民國男足代表隊球衣示範動作的英姿


  這段期間代表中華民國的足球員們,大多與中國球王李惠堂一樣,在香港長期定居與訓練。然後他們以臺灣為國內或國際賽事的舞臺,不時來到臺北與高雄舉辦義賽或表演賽。諸如1952年6月光華足球隊在臺北迎戰英專足球隊,高雄出戰中印民航聯隊與菲律賓電光足球隊;1953年10月4日南華足球隊踢贏中印民航聯隊、6日再勝海軍足球隊、8日又出戰空軍足球隊;10月9日傑志足球隊亦抵達臺北,10日取勝中印民航聯隊、14日再贏空軍足球隊等。1952至1954年間的臺北與高雄民眾,由於參賽隊伍不乏生長或定居在臺灣的球員,在地人們尚有意願觀看這些國際或職業足球賽事。

  與之同時,國軍弟兄撤退來臺之後,生活逐漸恢復穩定時,也開始在軍校乃至國防部下轄單位推展足球運動。他們根據所在兵種各自組成足球隊,因應國軍運動會或國際友誼賽,如聯勤總部駱駝足球隊、陸總足球隊、海軍足球隊、空軍足球隊等。這些球隊代表我國國軍,頻繁地與國際球員競賽,舉凡1953年3月海軍足球隊至菲律賓訪問並進行八場足球賽,5月菲律賓華僑電光足球隊與聯勤、海軍官校比賽。儘管他們沒有壓倒性的實力,透過以賽養賽的過程中,培植士兵的足球觀念與其競技強度。考量1949年在臺實施男性徵兵、役期二年,隨後國軍對內或對外的足球賽頻繁,可知軍旅生活是臺灣足球風氣開展與維繫的重要途徑之一。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訂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