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女力報到—Kara Lawson和NBA裡的女性助理教練們

灌溉支持

特約名家 西門思 | 2019/07/11

A- A+

 

真正有問題的是Toliver的薪水,因為神秘隊和巫師隊屬於同一個集團,所以根據WNBA的規定,她的薪水只能從最高五萬美金的限額中支付,導致她的薪水只有一萬美金,和實習生差不多,不過Toliver並不想大張旗鼓,因為這不是她關注的焦點。

 

透過這段擔任助理教練的經驗,Toliver找到更多自己球技可以更精進之處,比如說運球、單打和快速地三分線出手,她變得更壯碩,也更有信心可以和比自己高壯的對手衝撞。

 

Toliver每天九點半就開始參加教練會議,然後就是一整天待在球場,幫助個別球員加強球季,結束後她會做一個小時的重量訓練,最後回家分析影片,那是她最喜歡的工作,她喜歡製作對手的球探分析,並且在球員面前報告。

 

至於最困難的部分,則是儘管她的球探報告再詳實,在比賽時她仍然只能坐在場邊。「身為球員,做個教練最困難的部分就是,『我想要上場』,這樣我才能改變比賽。當你只坐在場邊時,就好像『好吧,就交給你們了。』」Toliver說。

 

但是不管女性助理教練的籃球素養再高,與男性教練相比,她們仍然有個先天的劣勢,那就是她們會懷孕生子,或許得要為此捨棄一些機會,也正是因為如此,達拉斯小牛隊的助理教練Jenny Boucek顯得格外勇敢。

 

2017年10月,擁有WNBA顯赫執教經歷的Boucek加入沙加緬度國王隊,成為當時聯盟史上第三位女性助理教練,但幾乎沒有人知道的是,就在三天前,醫生將先前透過體外人工受精的卵子植入她的身體。在整個懷孕過程中,時任國王隊總教練的Dave Joerger都知情,但他們倆決定要保持低調,Boucek缺席了一些客場征戰,但球員沒有太過起疑。

 

「我知道這是一個可能會賠上我在NBA執教夢想的情境。」Boucek說:「我得要接受那個結果。我得要泰然處之。」

 

那個球季結束後,Joerger離開了國王隊,而Boucek則加入了達拉斯小牛隊,成為該隊史上第一位女性助理教練。Boucek與小牛隊總教練Rick Carlisle本來就是好友,而她在面試過程中也沒有隱瞞自己懷孕的情事,於是在2018年7月20日,Boucek產下了女兒Rylie。

 

但Boucek勇敢的故事並不就此畫上句點,因為女兒的誕生才是挑戰的開始。身為單親媽媽,Boucek懷孕時期就和小牛隊達成協議,她最重要的工作是幫助其他助理教練準備對手的球探報告,為小牛隊的教練和球員指出對戰重點,但直到女兒六個月大之前,她不會隨同球隊到客場出賽。

 

因為這樣的安排,所以當小牛隊飛到中國參加季前熱身賽時,Boucek和留在達拉斯的DeAndre Jordan和Harrison Barnes建立了特別的連結,前者因為家庭因素沒有隨行,而後者則是在傷後復健。

 

不只是如此,因為Boucek堅持要餵母奶,所以她有時候會在小牛隊訓練場館的辦公室裡擠奶,與她共用辦公室的還有首席助理Stephen Silas,不過Silas已經是兩個女兒的爸爸,所以他不會大驚小怪,還會體貼地幫Boucek把門帶上。

 

對於Carlisle總教練來說,Boucek為球隊帶來的不只是她的籃球智慧。「她帶來的是不同層次上的多元性。身為WNBA教練,她擁有豐富的經驗,她在NBA則是加速學習。她為球隊帶來很棒的氣氛,球員對她的反應都很好。」

 

對於Boucek來說,她知道自己的選擇對於其他女性來說,象徵了多大的意義。

 

「沒有這種彈性,大部分的女性在職場生涯中會面對一個十字路口,我們在職場會失去許多很有天份的女性。我們可不想要這樣。」Boucek這麼說。

 

而在Jenny Boucek之後,真的有越來越多的女性進入NBA工作,並且承擔重要的角色。

 

她們包括了第一位非裔美籍的全職女性球探、費城七六人隊的Lindsey Harding,第一位女性助理總管、印第安納溜馬隊的Kelly Krauskopf,同在球隊制服組工作的還有丹佛金塊隊的Sue Bird、紐奧良鵜鶘隊的Swin Cash、奧蘭多魔術隊的Becky Bonner和七六人隊的Annelie Schmittel。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2019 NBA季外自由球員異動大戰

眾星雲集,暗潮洶湧,幾支球隊早準備好薪資空間等著採購,更多球隊是小幅布局只待出手補貨,2019年夏天,不論自由市場或交易,大戰在所難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