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小將的溫布頓爆發之旅 從Cori Gauff看青少年球員的參賽限制是否必要?

在今年的溫布頓網球公開賽,年僅 15 歲的美國女單小將 Cori Gauff 成為場上的一大焦點,她不但成為公開化年代以來最年輕可以出現在會內賽的選手,更一路擊敗了名將大威廉絲( Venus Will...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制定參賽限制的規定時, WTA 召集許多的專家,包括了心理學家、藥物學家和行為研究的科學家,針對如果青少年選手在年紀尚輕時就轉入職業可能會產生哪些影響進行研究,也才有參賽限制的規定出現。

WTA 發言人 Amy Binder 認為這項措施非常成功,她表明在這項規定開始後, 22 歲之前就結束生涯的球員比例下降,很明顯這項規定可以有效延長選手的職業壽命。

這項規定的出現並不難理解,以青少年球員來說,在還沒完全成熟的情況下就成名甚早,對於自己來說可能的結果不是大好就是大壞,不過對於 Gauff 的父親兼啟蒙教練、曾受過 NCAA 一級籃球員正規訓練的 Corey Gauff 而言,他在幾經思量下,認為自己的女兒應該可以有更多出賽的機會。

「從我女兒 6 、 7 歲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思考這樣的問題,」 Corey Gauff 表示:「我看過非常多過去許多成名甚早的青少年選手的資料,不斷研究他們這些球員在同樣的年紀時身處什麼位置及在做些什麼?我也同樣擔心很早轉入職業可能產生的問題會影響我的女兒,因此我總是不斷在問自己:『現在讓 Cori 做這些事情是對的嗎?』」


( Cori Gauff 的雙親- Corey Gauff 以及 Candi Gauff )

Corey Gauff 繼續說道:「我不斷看一些案例來確保如果我的女兒真的有機會達到更高的目標時,是否能夠承受這些不同的生活壓力,也要確認 Cori 能不能夠在這段過程中成長?能不能變得更加出色?我們也不要忘記,過去包括 Capriati 在這個年紀時就成就非凡,另外還有 Martina Hingis 、 Williams 姐妹等都是成功的例子。」

當然,如果一名球員可以在年輕時就成名,自然可以獲得大量的比賽獎金及廣告收益外,但這些收益很可能並非球員本身獨得,包括父母、自己的團隊都是獲益者,對於這些青少年球員來說,也有可能有形或無形的受到自己雙親的施壓。

出生自澳洲、但後來轉籍至塞爾維亞及蒙地內哥羅的 Jelena Dokić 也是天才少女的一例,過去她曾在 17 歲的時候就闖進過溫布頓網球公開賽準決賽,不過她曾經指控自己的父親 Damir Dokic 在自己年幼時曾過度逼迫及毆打她,雖然她的父親否認這些指控,但這樣的情形確實是有一定的可能性。


( 年輕時的 Jelena Dokić 也是天才少女 )

除了心理狀況,在生理上,對於這些年輕小將來說也是一大挑戰,畢竟要在年紀尚輕時就面對眾多沙場名將的轟炸,長時間的負荷下確實也會對身體傷勢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包括 Laura Robson 、 CiCi Bellis 、 Ana Konjuh 、 Belinda Bencic 都是成名甚早的球員,但僅有現年 22 歲的 Bencic 經過手腕手術後以第 13 種子的身份現身在今年溫布頓賽場,不過其他球員依然都持續受到傷病困擾。另外,今年三月拿下法國巴黎銀行公開賽(原印地安泉大師賽)冠軍的 18 歲加拿大好手 Bianca Andreescu 在演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現,目前也持續受到右肩傷勢的困擾。

對於這樣的情形, Corey Gauff 自然也有注意到,他說道:「我所注意的就是要如何避免受傷問題的大量出現,說實在的,你不可能完全不受傷,但當然,這絕對是越少越好。」

Corey Gauff 對於限制參賽規定的看法與 Roger Federer 有異曲同工之妙,他表示在有限的參賽數之下,對於 Cori Gauff 的壓力更大,因為她可能會擔心自己如果這場比賽發揮不佳,接下來就沒有其他機會了,導致於可能更無法放開來打。因此 Corey Gauff 認為,與其限制 18 歲以下的球員可以參加幾項大賽,不如限制參賽的總場次,也許會有更好的效果,或是如果球員在第一輪賽事輸掉,也或許可以不將這場比賽算在限制場數之內。

Binder 認為,自 1994 年規定修改後,目前的效果評估都非常好,但這樣的規定並非永久不變,只要具有適合的配套措施以及合理的理由,討論與修改都是可能的,而她自然也看到了 Cori Gauff 今年在溫布頓的出色表現,她也表示:「隨著時間進行,規定的任何變化都有可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