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2
作者:小狼

一個大時代的崩毀式終結!Westbrook的交易,NBA歷史的重大轉捩

在健康之神提筆,從金州勇士的王朝扉頁上劃下了一個分號標點以後,聯盟在這個夏天就註定會發生一定程度的崩塌,與蝴蝶效應式的轉折,讓各球隊對他們的建隊方向開啟另一種可能的考量,畢竟金州軍已經不再是那一支他們想方設法都必須擊敗的球隊。 然而令大多數球迷意想不到的是,忠誠的城牆居然在幾個晚上就被輕易地攻破。雖不致體無完膚,也只剩下殘存的斑駁。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你點開並閱讀這篇文章的同時,雷霆的衛斯布魯克(Russell Westbrook)已經被交易至休士頓、灰熊的康利(Mike Conley)已降落猶他鹽湖城,黃蜂沃克(Kemba Walker)也披上了綠衫。

還有數以百計自由球員的流轉,換了球衣顏色、甚至換了號碼,讓下一個賽季的NBA已經不再是你所熟知的那個樣子。

 

十年前,我們還會以球隊的名稱給他們的球星取封號:龍王波許(Chris Bosh)、蜂王(或船長)保羅(Chris Paul),或再更久以前的狼王賈奈特(Kevin Garnett)。

加速時代的現今,我們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

 

在健康之神提筆,從金州勇士的王朝扉頁上劃下了一個分號標點以後,聯盟在這個夏天就註定會發生一定程度的崩塌,與蝴蝶效應式的轉折,讓各球隊對他們的建隊方向開啟另一種可能的考量,畢竟金州軍已經不再是那一支他們想方設法都必須擊敗的球隊。

 

然而令大多數球迷意想不到的是,忠誠的城牆居然在幾個晚上就被輕易地攻破。雖不致體無完膚,也只剩下殘存的斑駁。

 

 

這不單單是球員和球隊之間的情仇糾葛。近年崛起的「媒體明星WOJ」正在給這個聯盟擊出重重的一拳,也是原因之一。

我們可以想像成在這個球員、球隊、市場「三權分立」的時代裡,「媒體」這個第四權在五年內的影響力正在快速攀爬。

 

當每一個人都能開始經營自媒體時並且竄出頭來,球員便能透過自己的平台建立歸屬感,而媒體同時也能在擷取快速消息並盡可能真實的前提下,在網路時代裡給球迷們一場又一場短暫歡愉的饗宴。

 

而此時,球隊的社群與文化影響力卻無法以同等的速度跟上#註1,三權中球隊這一角的權力就會快速淡化,在小市場球隊中更是如此。

若是無法搶下最終的勝利旗幟,忠誠也許就變成一種球員與球隊之間的互相耽誤。

 

註1:現有的「留住老球星」的薪資機制,資歷七至九年,薪資帽的35%,每年漲幅8%。這在球隊文化影響力暫時淡薄時,給小市場球隊一個留住頂尖球星的可能,利拉德(Damian Lillard)就是其中之一。也許未來這樣的機制會有更好的方式,讓「球星願意久留」的情景重現。

延伸閱讀:Damian Lillard的天價合約 頂尖球星與小市場的選擇

 

Source: GQ Illustration

 

當衛斯布魯克確定即將離開奧克拉荷馬城,聯盟中留在原球隊征戰超過十個賽季的,只剩下金州勇士的柯瑞(Stephen Curry)一人。

在這之前,先前宣布和閃電俠韋德同退的海斯蘭(Udonis Haslem),在邁阿密熱火征戰十六個賽季。

其次就是康利在灰熊的十二年,西河在雷霆的十一年。

如今這些都已不復存在。

 

即使以歷史的角度來看,這或許是一次大轉折,以及三觀的刷新(?),不過在感傷的同時也有另一面的光明。

就以支持球星的心情來看,這對他們來說無非是個新的開始:康利與米切爾(Donovan Mitchell)的全新組合、哈登與西河的重聚等等。

也許能成功、也許不會,但如果球隊不選擇嘗試推進,什麼改變都不會發生吧。

 

有人會說,球隊的傳統價值正在崩毀,但同時也有一群人因為這樣的「大破大立」,重新對新球季的到來有著殷殷期盼。

這是個有趣的事情,我們需要習慣的只是時間軸線的進行速度,正在以指數倍數飆升中。現在一天內人們所能獲取的資訊量,已經是舊媒體時代的數倍。

 

 

退役球星湯瑪斯(Isiah Thomas)幾年前曾在節目中對現代的球員給出了這樣的比喻:

「嘿!兄弟,我們以前打街頭三對三時,即使跟隊友在一塊打不贏球,結束一場球後我們通常會說,同一隊,再來!才不會像現在的孩子一樣呢!」 

 

這樣的比喻在情感面而言是貼切的,但在這個有商業大手,以及自由球員機制的力量操控的職業聯盟中,球員們確實是能擁有其他選擇的。

 

對於湯瑪斯的那番話,我們可以這樣替現代的球員進行反駁式的辯護:「當你在一支同樣的三對三隊伍中打了幾百場比賽,都拿不到最後的勝利,你一定會有這樣的念頭:『可不可以打散重組?』」特別是在高層有選擇、球員有選擇的這個機制底下,任何事都可以商榷。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