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3
作者:Thousand

忠與情尚存 里拉德仍會鎮守玫瑰之城

3月一場對上暴龍的比賽前夕,拓荒者球星Damian Lillard正坐在更衣室裡和他出生11個月大兒子視訊,這是他在征戰異地時最大的鼓勵,同時也是他渴望為每一場比賽取得勝利的羈絆之一。 走出陰霾...

請繼續往下閱讀

3月一場對上暴龍的比賽前夕,拓荒者球星Damian Lillard正坐在更衣室裡和他出生11個月大兒子視訊,這是他在征戰異地時最大的鼓勵,同時也是他渴望為每一場比賽取得勝利的羈絆之一。

走出陰霾

18-19賽季對Lillard和玫瑰之城而言並不順遂,於本季開打之前球隊老闆Paul Allen因故去世,使原本期盼能在新球季捲土重來,重新證明自己的拓荒者在賽季開打前蒙上了一層陰影。

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大城市,或許較容易會成為球隊混亂因子,但對波特蘭這樣的小城市來說,Allen去世反而成了他們柱著拐杖向前行的理由。

「這真的很艱難,但我們不是一支會因這種事而被打倒的球隊。」Lillard這句話如同他扛下這座城市驕傲般,堅定且義無反顧。

Lillard所展現形象對外界而言,一直都是以殺手著稱,儘管在LaMarcus Aldridge選擇遷往聖城後領袖形象逐漸加諸其身。但卻直到本賽季這名於聯盟打滾七年的後衛,才似乎完全嶄露個人領導氣魄,這無疑與拓荒者上賽季遭鵜鶘橫掃過後他所改變心境有關。

「當我們本季第一場對上拓荒者比賽時,我將上季打敗他們的法寶拿來對付Lillard卻絲毫不管用,這時我就知道,這傢伙已經不是上個賽季的他了。」鵜鶘總教練Alvin Gentry在球隊被拓荒者狠狠痛擊後無奈地說道。

前一年被以下犯上橫掃的陰霾Lillard花一個暑假的時間走出來了,他知道按照球隊過去的打球方式,想在季後賽拿下四場勝利幾乎可說是癡人說夢。

以往由他和CJ McCollum當成攻擊主軸的比賽,只要遭封鎖便幾乎無計可施。尤其像在季後賽這種對方可以專心針對自己狀況進行戰術調整的密集激鬥中,若想逃離這種圍攻型陷阱,唯有改變個人打法才是解決之道。

談及個人在打法上改變時Lillard這麼表示:「今年我想給自己的挑戰就是從一名得分手,轉變成為一名得以主宰整場比賽的指揮官。」

改變,從看電視開始

新賽季開打後Lillard有了項新嗜好,或許該說是他以前比較不會做的事,那就是「看電視」。過去這名頂尖後衛寧可將時間花在個人訓練上,也較少將眼睛盯在螢幕上這麼長時間,直到他與Chris Paul交流後,才開始增加這項新的「訓練清單」。

2012年第六順位被選進聯盟的Lillard,在一場與快艇對戰輸球後,除了有些喪志外,還多了份欽佩對面那名僅不過1米8身高矮小後衛之情。

這個人正是Paul,保羅船長的籃球智商在聯盟裡早已不是秘密,但打從生涯開始便展現無比才華的Lillard卻幾乎完全不是對手。

「就算只是小小細節,Chris Paul依舊注意到了。他在閱讀比賽的能力完全顛覆了我的想像,他可以透過一些細微因素將對手擊倒。」接著Lillard舉例當有球員遭4次犯規纏身時,Paul便會開始試圖攻打該名球員,因為他知道對方會因為犯規麻煩而在防守上較為退縮,而自己遭切身之痛後,才終於理解到對比賽領悟力的重要性。

「在這個聯盟中,如果你能擁有一種名為洞察的能力,便可迅速掌握場上的一切,Chris Paul即是這方面的頂尖高手,而Lillard也一步步以Paul當榜樣朝這個目標邁進了。」拓荒者總教練Terry Stotts說。

無論是七六人打黃蜂、勇士與灰狼對戰,或籃網跟國王打,Lillard現在只要一有空便會坐在電視前面看比賽,若其中一支球隊叫暫停,他便將遙控器轉到另一個對戰組合,以利自己隨時沉浸在閱讀比賽的情境中。

「這是閃電夾擊,那是牛角戰術…」Lillard邊看著電視邊嚷嚷著。他表示自己在看比賽的過程裡並非單只有在觀察其他球隊的戰術而已,另一方面前者更將自己投射進實際比賽中,想像若和Stephen Curry那樣面對包夾時該怎麼處理,或如Kamba Walker那樣強勢進攻下自己要如何回擊。

18-19賽季Lillard場均助功數達到了生涯新高6.9次,儘管過去他的組織傳導能力已不差,但今年他卻讓自己昇華至另一個境界,將隊友全數融入到其中便是關鍵。

「我現在改變進攻模式的方法表現相當顯著,以前我在傳球時的面向較為單一,但現在假如我要在切入時把球交給Mo(Maurice Harkless)*註1時,他前方有個人伺機阻斷,我就會將球往對角站在底線的Rodney Hood拋。」他接著說到:「我現在只要在場上的任何時刻都隨時在思考著,要如何讓球隊在不管攻防兩端能保持高效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