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4
作者:alonetogether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掠奪者

前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已死? 溫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已死?

溫布頓是Roger Federer的地盤,但這顆王冠上的珍珠,可說是每位職業網球選手的終極涅槃,Rafael Nadal,自然也無法例外。

在拿下他連續第四座法網男單冠軍後,Nadal沒有在巴黎多做停留,彷彿那兩周在球場的記憶,也一併隨著他身上的紅土,給留在球員休息室的淋浴間裡。Rafa和他的團隊成員在周日晚上舉行了慶功晚宴,隨後他們準備開拔到英格蘭溫布頓,那裡有Nadal長年的渴網與夢想。

那個夢想在2007年差一點完成,如今事隔一年,他達到了自己職業生涯的新高,同時Federer又有一點,嗯…”Vulnerable”,Nadal自忖,或許這次輪到我了!如果Nadal這次能贏,或許他能夠打破Federer所設下的”草地球場天花板”,也有可能拿下ATP年終排名第一,離開連續三年排行第二的位置。

Nadal說他總是夢想著能在溫布頓草地球場上比賽,他的叔叔兼教練Toni Nadal也不斷告訴他,溫布頓是網球界最重大、最隆崇的比賽。迄今,Nadal在這裡打過兩次決賽,2006年與2007年,兩場決賽的對手都是Roger Federer,當然Nadal也連輸了兩次。2006年那次敗仗,對Nadal來說尚能忍受,那是他第一次進入溫布頓決賽賽場,他只感到光榮與飄飄然,因為他才剛滿20歲,他就能走那麼遠,或許是那樣的心態,讓Federer輕易地(當然,這是Nadal自己的說法)就擊敗了他。

然而2007年那回的五盤落敗,卻重重打擊了Nadal。他知道他能夠做得更好,落敗後他在休息室哭了出來,哭了有半個小時,那是極度失望與自責的眼淚。輸球總是難受,但當你有機會,卻又拱手讓機會溜走時,那更難受,因為他沒有專注在自己的戰略與計畫上。

Uncle Toni,Rafa總是這麼稱呼自己的叔叔兼教練,是全世界最嚴格的教練,也是全世界最後一個會給Rafa安慰的人,因為就連Rafa贏球的時候,Uncle Toni也會不斷指出他該場比賽的缺失。當2006年Nadal在巴黎準備衛冕法網男單冠軍時,隔海的倫敦女王俱樂部(Queen’s Club)網球賽主辦方,因為該場賽事剛好在法網男單決賽的隔天舉行,為了怕Nadal因太勞累而放棄參加該屆比賽,主辦方特別安排了私人直升機,要把Nadal從巴黎給空運到倫敦。Nadal覺得這個提議相當酷,但Uncle Toni覺得這個提議相當不酷,因為他們已經預訂了從巴黎到倫敦的歐洲之星列車的車票,我們不浪費那些錢,Uncle Toni這樣說,當然後來整個Rafa團隊還是按照原計畫搭歐洲之星到倫敦。

但這次就連Uncle Toni也跟Rafa說:我們還有下一次的溫布頓決賽!

不,你不了解,Rafa這樣回覆他的教練:這也許是我最後的機會了,我奪冠的機會也許就這麼一次!

儘管才20出頭,Nadal已深刻地體認到職業網球選手的生涯是可以非常短暫的,他沒有辦法容忍自己,把那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奪冠機會給隨便花掉,當機會來臨,他要做到最好,比賽中的每個時刻都要做到最好,這也是為什麼他連在練習時也全力以赴。

對Rafa團隊來說,法網之後搭乘歐洲之星從巴黎到倫敦,已經變成了一個行之有年的儀式。所以在他拿下第四次法網男單冠軍的隔天,他在巴黎Gare du Nord車站,跟一大群通勤者搭上歐洲之星(當然他跟認出他的球迷拍了一些照片,也簽了一些名),就像是要去倫敦出差的業務員。當天下午,離他拿下全球最大紅土賽事錦標的不到24小時內,Nadal已經在草地球場上連續練習了2個小時,調整他在草地球場上的腳步、調整在草地球場上的發球/回發球、調整他的反手切球,讓球能更貼近草地……

倫敦女王俱樂部(草地)錦標賽,是溫布頓的前哨戰,很多球員都說球在那裡甚至跑得比溫布頓還快,這讓Nadal的調整更顯驚人。在該屆5天的賽事中,Nadal擊敗了五個對手,包括一些過往在草地球場發揮出色的球員,好比說Ivo Karlovic,身高6呎10吋的克羅埃西亞巨人,擁有從二樓高度壓下來的快速發球,Nadal以6比7、7比6、7比6三盤解決了Karlovic;好比說Andy Roddick,另一個擁有迅猛發球的美國選手,7比5、6比4,Nadal連下兩盤;好比說,Novak Djokovic,決賽的對手,7比6、7比5,Nadal收下了職業生涯第28個(一周內第2個)的男子單打冠軍,也成為36年來第一個拿下草地賽事男單冠軍的西班牙選手。

那是充滿自信的一周,Uncle Toni是對的,另外一個溫布頓的機會似乎又來到!一年後Rafa又將站上溫布頓的球場,他自認他能夠吸取12個月前那場敗仗的教訓,他的身體與他的腦袋告訴他,他這次會贏,他會把王者Roger Federer給趕下他的王位…

(下回待續)

延伸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傳奇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毛巾與天才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風格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少年Nadal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