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8
作者:stockton

右手跟左手,哪一隻射比較遠?談標槍的黃金年代

標槍是從古希臘奧運時代就設立的項目,當時是「五項全能」的一種,其他四種為鐵餅、跳遠、角力跟跑步,其實在意義上反而比較接近我們國軍的「五項戰技」,因為這些都是希臘戰士需要具備的單兵基本作戰技術。將近兩千...

請繼續往下閱讀

標槍是從古希臘奧運時代就設立的項目,當時是「五項全能」的一種,其他四種為鐵餅、跳遠、角力跟跑步,其實在意義上反而比較接近我們國軍的「五項戰技」,因為這些都是希臘戰士需要具備的單兵基本作戰技術。將近兩千五百年後,十九世紀末的北歐瑞典跟芬蘭重新開始把標槍擲遠當成一種運動,由於標槍需要短跑加速度、強大的臂力跟身體協調性,在鐵餅、鏈球、鉛球等投擲項目中是綜合難度最高的一項,而現代標槍發展這一百多年來規則也不斷更動,算是田徑運動裡極少數不斷改變器械規格的項目。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最初丟標槍是不准助跑的,還規定選手必須拿住標槍的正中間丟;而在1908正式進入倫敦奧運會後,又在1912年改為除了單手以外還有雙手標槍,就是用左右手各丟一次,然後合併距離計算成績。瑞典的Eric Lemming在1912年擲出的62公尺32後來被國際田總承認為第一筆標槍的世界紀錄,之後成績不斷推進,到了1984年,東德的Uwe Hohn擲出了104公尺80,幾乎已經達到運動場草皮的邊緣,再遠就會射到撐竿跳選手甚至跑道了,田徑場不可能變大,因此國際田總在1986年做出了最近的一次改變,把標槍的重心往前移了四公分,讓它早一點落地,同時也更容易插進地面讓裁判丈量成績。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也許是身高198公分的Hohn天賦異秉(但他使用藥物的江湖傳聞也沒有停過),33年來,標槍紀錄果然因此又退回了一百公尺以內,目前的世界紀錄是捷克的Jan Zelezny在1996年擲出的98公尺48,徑賽選手甚至觀眾又安全了。而且從那以後又過了23年,沒有其他人能超越95公尺,包括Zelezny自己在1997年之後又繼續十年選手生涯,但都沒有丟到93公尺過。

不過到了2017年,德國的Thomas Rohler跟Johannes Vetter先後擲出了93公尺90跟94公尺44兩筆史上最接近Zelezny的紀錄,似乎又出現一絲曙光。當然我們也不能忘記,一個月後鄭兆村就在台北世大運丟出了91公尺36,破亞洲紀錄、世界第12佳的成績,隔了一年德國的Andreas Hofmann成為史上第八位突破92公尺的選手,把鄭兆村擠下去一名。再加上肯亞的世錦賽金牌Julius Yego,總之現役選手裡,丟比鄭兆村遠的,一隻手就數得完。

最近鄭兆村去歐洲巡迴比賽,也多了一些看標槍的機會。他在鑽石聯賽的奧斯陸站獲得銅牌,又替台灣田徑史寫下新的一頁,然而也就是這一場比賽讓我注意到了來自愛沙尼亞的Magnus Kirt。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Kirt算是大器晚成的選手,19歲參加歐青賽、21歲比歐洲23歲級錦標賽,但成績都不到70公尺,一直到2015年他25歲時才一口氣進步了七公尺,達到86公尺65世界級選手的水準,然而他又停滯了三年,並在今年六月份短短12天內連比四場標槍,奧斯陸是第二站也是成績最差的一站,但仍然有84公尺74;然後他先去捷克奧斯特拉瓦,丟出了90公尺34,打破愛沙尼亞的全國紀錄不到48小時後他又趕回芬蘭參加庫爾坦尼(Kuortane)運動會。庫爾坦尼是芬蘭東南方的一個小鎮,人口不到四千人,但卻擁有國際田徑總會認證的訓練中心,過去Yego也在這裡練習。Kirt在這裡丟出90公尺61再創個人新高,也是本季目前為止世界最遠的一筆成績。

運動場上慣用左手的選手總是比較吃香,即使不一定像棒球的左投左打擁有一些規則上的福利,單純用一般人不習慣的左手出手,也能製造一些對戰優勢。左撇子打籃球投籃或者打排球殺球,都能創造出獨特的角度跟美感。Kirt正是標槍運動裡絕無僅有的左撇子,根據目前的網路資料,他雖然距離Zelezny的成績還差了快八公尺,但卻已經成為「用左手丟標槍」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以他進步的幅度,鄭兆村明年想拿奧運獎牌,Kirt絕對是競爭對手之一。下次看鄭兆村比賽時,不妨也多注意一下這位左撇槍手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