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5

〈感謝祭〉我在運動視界1500天的歷程與啟發

在運動視界Sports Vision(以下簡稱為SPV)第一篇文章至今,1500 天、100篇文章、超過15萬點閱次數,以上是我的作者業面所顯示的數字;但其實我在SPV所學到的事情,遠遠超過這些表面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運動視界Sports Vision(以下簡稱為SPV)第一篇文章至今,1500 天100篇文章超過15萬點閱次數,以上是我的作者業面所顯示的數字;但其實我在SPV所學到的事情,遠遠超過這些表面上的數字,真的打開了我的視界。今天第101篇文章,就來跟各位聊聊一路走來的歷程。

從小學和國中,我自己都會去訓導處或學務處,拿當天三大紙本報紙的體育版,回教室上課看(那時每天每班級,公立國中小都有配一份報紙,鼓勵小朋友閱讀,雖然有在看的同學多數只看影視版);那時候看到喜歡的體育新聞報導,我還會剪下報紙,壓在塑膠桌墊底下,自己簡單寫些評論或劃重點。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快轉到大學一年級時,約5年前,我在貓空某大學的山上舊宿舍,晚上用筆電在網路上逛來逛去,不經意看到運動視界Sports Vision的網站,那時SPV網站上線還不滿1年;2015年臉書(Facebook)的演算法還對粉絲專頁很友善的時期,我還記得SPV那時臉書粉專也不過才3萬多讚數作家數也才300多位吧(現在SPV粉專已經超越13萬總作家數超過1000人)。

當時看到SPV網站解說,表示歡迎新作家,我感到非常有興趣,猶豫要不要開始寫;猶豫幾天,某天跟我的室友JW聊到這件事情。剛開學時JW在猶豫要不要打系棒,我鼓勵他參加(隨後他打系棒,一路打到畢業);結果這次換成JW,鼓勵我開始寫SPV專欄。誰知道當時這一下筆,不知不覺自己就寫了4年多,將近100篇。

在SPV開始的契機,是2018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怕有人誤會解釋一下,因為是資格賽,所以是2015年的比賽)。動筆前,因為自己看現場而被感動,接著是希望大家能看見足球員們努力的過程、能進場看精彩的臺灣足球現場比賽。

因此,我的第一篇文章是2015年6月的〈世足會外賽近兩萬人塞爆台北田徑場  臺灣0-2惜敗泰國〉,雖然是賽後報導,但至少以第一篇文章而言,我目標是穩扎穩打,不要出什麼大錯。隨後推出一系列的戰前報導如〈「伊」觸即發!臺伊大戰:伊拉克隊主要「腳」力搶先報〉和〈捷足先登!臺越大戰:越南隊主要「腳」力搶先報〉,以當時的背景,我自己覺得獲得的流量算OK,雖然關注度不高、資料少,但經歷花了幾個禮拜以後,每天爬文找尋新資料,我反覆檢查後才出稿的。2018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這系列文章,算是我在SPV面臨的第一個挑戰。或許用字或轉折較生硬,但至今我依然覺得,此系列文是我所寫的100篇文章,排名前幾名的。

在SPV寫專欄起步的過程中,我一直覺得除了動筆做外國聯賽的部分以外,更重要的是要經自到場採訪,感受現場氣氛,同時也考驗自己的臨場反應。反正台灣一堆場館也沒有所謂「需要證件才能進去」的媒體區只要人到場守在旁邊,與球員或教練表明自己身分就能獲得採訪機會。光是2015年,我自己本身就跑了像是全國夏季大專籃球邀請賽、瓊斯盃(William Jones Cup)女子組、SBL夏季聯賽、UBA大專籃球聯賽預賽、HBL資格賽.....等等,每一場只要有現場訪問到的,至今記憶仍是歷歷在目。

基本上,我自己偏好去關注度不那麼大的賽事,一是不需要跟多家大牌媒體人擠人,怕被排擠;二是這樣以非電視媒體的自家記者而言,採訪到球員的機率也大幅上升;三是越小的比賽,需要媒體證件的採訪機率越低,我採訪成功的機會就越高。

這可以說是我在SPV專欄遇到的第二個挑戰;當我決定自己跑跑看現場採訪,就算當時已經可以利用智慧型手機的錄音程式,裝出自己好像煞有介事,但其實內心緊張得要死;而且如何在比賽結束前,想出有水準的問題請問球員,短短時間遇到的困難其實不簡單;更不提其他影響因素,例如其實有些球員的表達,不如提問者所想像的好。坐在家看電視轉播上的體育記者,可能沒問出漂亮的問題,但當我自己親上火線,才知道其困難。這也是為什麼我特別喜歡看SPV一些跑現場的專欄,例如〈東京新生〉的棒球觀察站、〈林亭〉的三級棒球現場、〈馬克高〉飛到泰國看台灣男足客場作戰......等等站上優異作家多到不及備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