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8

看見不一樣的新希望 杜家明棄投從打的逆轉球涯

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職業運動的現實總是相當殘酷,這個成王敗寇的世界裡,如果沒有拿出成績,被淘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也因此職業運動的競爭是令人難以想像的激烈,而以台灣的職棒環境來說,因為原本只有四隊,雖...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職業運動的現實總是相當殘酷,這個成王敗寇的世界裡,如果沒有拿出成績,被淘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也因此職業運動的競爭是令人難以想像的激烈,而以台灣的職棒環境來說,因為原本只有四隊,雖然在味全龍加入後形成五隊,但競爭程度依然像其他國家一樣,激烈到難以想像。

以中華職棒而言,平均年資大概只有五年左右,像彭政閔、潘威倫這類長青樹畢竟仍是少數,有非常多球員可能前幾年打不出成績就黯然消失在從小夢想的職棒舞台上,也因為這樣,除了要想盡辦法維持自己的成績外,能多練幾個守備位置的話,對於自己的上場機會也是具有加分作用。

以多重守備位置的球員來說,球迷們比較有印象的可能是像 Lamigo 桃猿余德龍這樣的工具人,或是像陳重羽、張閔勛這類可以守捕手及外野的球員,而如果說到從投手轉戰野手的例子,過去最為知名的案例是左打王傳家,如果是最近期的話,那想必球迷不會漏掉現在在中信兄弟二軍持續打拼、本季才從投手轉戰野手位置的杜家明。


( 杜家明專訪影片 )

出生於台南市、高中北上前往桃園打拼的杜家明過去是一位以「穩定」著稱的投手,因為不想被家裡管太嚴、而想要追尋「天高皇帝遠」的他遠赴平鎮高中,高一的時候就已經站穩主戰投手位置,持續以自己的穩定球風壓制對方打者,他自己也說:「因為沒有 150 公里的球速、也沒有軌跡幅度驚人的變化球,就只能想辦法讓自己心態沈穩來面對打者。」想要像自己的偶像、生涯已在中華職棒拿下 140 勝的統一獅投手潘威倫,成為人人生畏的「沈穩王牌」。

可惜,高中三年的杜家明近乎一半的時間都在養傷,雖然完成了「國手大滿貫」成就,但他對於自己的整體表現仍不甚滿意,力圖希望能在職棒舞台以全新的自己證明身手,最終他在 2014 年的季中選秀以第四指名被中信兄弟選入到球隊陣中。


( 起初以投手身份進入職棒的杜家明 )

進入職棒的杜家明在初期的表現說實在並不差, 2014 至 2016 年於二軍總計繳出平均防禦率 2.86 的出色成績,尤其是 2015 年,當年他投了 45 局僅被敲出 41 支安打,防禦率更只有 2.20 ,也讓他在 2015 及 2016 年都獲得了一軍出賽的機會,甚至在 2015 年的台灣大賽第三戰登板,當時以 19 歲 8 個月又 18 天成為台灣大賽史上最年輕的勝利投手。

雖然寫下紀錄,但杜家明在一軍的壓制力仍有一定程度的進步空間,兩年下來總計 63 局的投球中被敲出 87 支安打,控球狀態也不盡理想而出現 30 次的四死球保送,但大家認為,只要持續在二軍穩定表現並持續在一軍等待機會,相信會像 2015 年的台灣大賽一樣,屬於杜家明的那天終會到來。


( 當年的台灣大賽第三戰打到隔天,令人印象深刻 )

不過 2016 年球季結束後的杜家明開始遇到瓶頸, 2017 及 2018 年在二軍的防禦率都在 6 以上,更遑論升上一軍的機會。他認為,自己在整個動作上出現一些問題,導致球速不如以往,就算能掌握一定程度的控球,但在競爭激烈的職棒舞台中,如果沒有基本球速水平,空有控球也難以順利解決打者。

成績無法完全止跌回升、加上現實的職棒環境壓力,在教練團的建議下,杜家明做出可能是他職棒生涯中最重大的決定-棄投從打。


( 本季的杜家明以打者身份出發 )

「過去在高中的時候就有守過三壘,」談到自己過去除了投手之外的經驗,杜家明說道:「對於內野有基本的觀念,也很感謝教練團讓我有從三壘重新出發的機會,其實我認為三壘是滿好玩的守備位置,因為來球不是很強就是很弱,當你完成一個高難度守備動作並刺殺打者後,那個成就感是相當滿足的。」

也因為享受其中,就算是棄投從打,杜家明依然打出令人驚豔的表現。今年截至 7 月 17 日為止,在二軍已經累積了 34 場出賽,並繳出 .326 打擊率、 .406 上壘率及 .438 長打率的成績,他更在 7 月 14 日面對富邦悍將二軍的比賽灌進 5 分打點,除了達成生涯新高外,也幫助球隊完成漂亮的逆轉勝。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