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9

獨一無二的美國隊長Megan Rapinoe與美國女足代表隊USWNT

雙手張開好似接受全場歡呼,兩腳併攏佇立場邊,加上一臉自傲又俏皮的笑容,並搭配一頭亮麗紫髮,只聽聞全場觀眾震耳欲聾的鼓譟歡呼聲,這就是當今體壇最引人注目的美國女足代表隊長Megan Rapinoe。...

作者:阿怪

請繼續往下閱讀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Rapinoe說她仍然沒有興趣造訪白宮,「我不會去,跟我好好談過這事的隊友也都不會去。」她談起了川普以及川普的那些推特與發言的含義,「我想我會說,你的言論排除了很多人,你排除了我,你排除了那些看起來像我的人,你排除了有色人種,你排除了那些可能會支持你的美國人。」

 

身為28位出面控訴美國足球協會性別歧視的球員之一的Rapinoe,她認為此時正是歷史的轉捩點,「我認為我們都知道這場勝利... 比足球本身還來的重大,但此刻,我認為,只是先鞏固穩定了一切。」Rapinoe接受CNN主播Anderson Cooper採訪時說道。「就像這場世界盃勝利,其意義遠大於場上的勝利。」

 

Rapinoe知道自己的力量,也知道贏球後讓她的力量與影響力更為無遠弗屆。「每個人都在問下一步是什麼?在這些之後,我們的目標又是什麼?」她說。「這反而停止了關於同酬的溝通,停止去進行『我們值得嗎?』、『我們應該如此嗎?』的溝通,我們將怎麼做呢? (FIFA主席)Gianni,我們將怎麼做呢?(美國足協主席)Carlos,我們將怎麼做呢?每個人,是時候大家都坐下來真正好好討論。」

 

其實回顧Rapinoe的過往,一直以來她不僅在球場上表現精彩,在場外也展現出更勝賽場上的影響力。

 

2016年當NFL四分衛Colin Kaepernick在比賽前的演奏國歌時單膝下跪,以抗議警察對黑人的執法不公,Rapinoe也立刻以行動表達支持,她是第一位也同樣在比賽前單膝下跪的女性/白人/同志。即便Rapinoe隨後也招致批評,但她堅定的表示不認為單膝下跪是不尊重國旗或國家,「要關心他人,為自己或那些沒能力捍衛自己的人挺身而出,這樣才是真正獨一無二的美國人。」Rapinoe補充道。「我不認為有人可以否認種族主義、Jim Crow法*與大規模監禁的恐怖,以及南部邊境、同志與女性權利的現況。」

*Jim Crow法,1876年至1965年間美國南部各州以及邊境各州對有色人種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的法律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尤其是我第一次這麼做後,發現許多人因而非常憤怒。」她還記得當時承受的壓力。「那很艱辛而且沈重,但我也因此有巨大的自豪感與責任感,更有源源不絕的力量湧現。」不過之後美國足協很快通過規章,要求參賽足球選手得在國歌演奏時站立,Rapinoe只得遵守,但是她拒絕開口唱國歌,國歌期間也不願將手放至胸前,直到剛結束的法國世界盃的七場賽事,她仍然堅持如此。

 

Rapinoe也是2016年三月最一開始的五名起身抗議女足代表隊待遇低於男足的球員之一,如今這項抗議已經升級為28名國家隊的集體訴訟。而Rapinoe與美國足球女孩們的奮戰,不但激勵了其他人,也有越來越多女性運動員投身爭取權益。加拿大女足就向美女足尋求建議,以讓產婦保險納入合約,美國冰球女子隊也諮詢美女足的協助來爭取權益,奈及利亞代表隊為了積欠的薪資靜坐抗議,愛爾蘭與澳洲女足以罷工作為要脅;而首屆女子金球獎得主、率領法國里昂三連霸歐冠的挪威神射手Ada Hegerberg也因為抗議挪威國家隊的男女不同酬,拒絕披上國家隊戰袍出征世界盃,也致使挪威最終通過男女代表隊同工同酬協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