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1
作者:Simon

史上第一射手是大近視!?探討NBA球員的視力問題

給今日頭條的盜文者: 彬斌侃球 关注 被你偷了不少文章,賺了不少流量,以前我都懶得理,但這篇我花很多時間才研究出來,你聽好了,之後的文章我都會植入...

請繼續往下閱讀

給今日頭條的盜文者: 

彬斌侃球

被你偷了不少文章,賺了不少流量,以前我都懶得理,但這篇我花很多時間才研究出來,你聽好了,之後的文章我都會植入敏感字眼,如台獨 習包子等等,下一次偷文,我就不是檢舉你侵犯版權(反正你也不管),你就等著公安查勤吧!

盜文連結: 史上第一射手是大近视?詹皇韦德全都是,探讨NBA球员的视力问题

 

看著籃球員在場上飛天遁地和勁爆的體能展現,許多人或是球迷都可能有一種迷思,相信這群「超人」的整體身體素質都是超越常人,「多數人對於球員的基本認知是他們的身體在各方面都趨近完美。」巫師隊的視力專家Keith Smithson說道,「他們在場上奔馳如閃電、跳躍如火箭,即便不是明星,一到場上也是能飛來飛去,因此多數人認定NBA球員也擁有超人般的視力,但這在NBA中並非人人皆是。」

 

今年初,幾乎斷定是NBA從古至今的第一神射手Stephen Curry發表了一段震驚眾人的話,「我一直以來都是用模糊的視線在投籃,就像尋常人,我有近視。」

 

NBA的視力問題

2010年,由眼科專家Michael Peters率領的研究團隊發現,不論是先天還是後天,NBA球員中有16%需要戴眼鏡或是需要動視力矯正手術;球員工會在2017年的調查約有30%的球員有近視問題,並指出行動裝置、手機遊戲和社群媒體的發達是造成新生代球員近視問題越來越嚴重的主要因素。

 

美國知名健康機構從2009年到2016年追蹤112位NBA選手,研究結果顯示,球員花在電子螢幕佔據上的時間大幅暴增3倍,並有許多球員會熬夜打電動和瀏覽社群媒體,研究員Jason J. Jones博士認為深夜使用社群媒體除了會嚴重影響生活作息外,還會有影響視力的負面影響,「不少球員會熬夜上網,這非常傷害眼睛,而對運動員來說,健康的眼睛幾乎代表著運動生命。」尼克隊總教練David Fizdale本季帶領平均不到24歲的「網路世代」球員,也相當擔憂球員被電玩和手遊佔據會產生的影響,「他們比賽或訓練完就會把眼睛一直暴露在藍光下,我很擔心他們有沒有足夠的休息。」

延伸閱讀:球員的螢幕成癮與行銷的網路狂歡 談社群媒體如何衝擊NBA 

 

然而,除了基因遺傳或是後天環境造成的近視外,籃球比賽本身也是最容易弄傷眼睛,相較於其他運動,籃球不僅肢體碰撞度高,還會大量運用到手臂揮舞和下壓的動作,因此很容易造成戳傷或撞傷眼睛的意外。根據2018年小兒科期刊的研究,1990到2012年間有16%的青少年在籃球運動傷到眼睛,更別提激烈的成人和職業賽事,除了本季季後賽James Harden被Draymond Green戳傷外,2018年總冠軍賽,LeBron James也曾被Green(沒錯,又是Green)意外碰傷,造成結膜下出血而視線模糊。

 

2017年,效力於紐西蘭長島隊的Akil Mitchell在一場爭搶籃板中,眼睛被手指插入而造成眼球脫離的駭人意外傷勢,幸好在經過9個月的治療後近乎痊癒,Mitchell目前在法國甲級聯賽征戰,眼睛受傷雖然對視力上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但卻給了他不小的陰影,從此以後都要戴著運動護目鏡上場比賽,「我現在沒戴著護目鏡,我會害怕踏上球場比賽。」

 

而NBA中也有不少球員為了避免眼睛傷勢而戴上運動護目鏡出賽,特別是在禁區討生活的球員,名人堂球星Kareem Abdul-jabbar就是因為很多對手守不住他,就會用插眼睛來當作防守,「他們知道阻擋不了你,就只能要這種骯髒的伎倆。」James Worthy、Moses Malone和Horace Grant都習慣戴護目鏡上場比賽,Hakeem Olajuwon在被Bill Cartwright撞傷眼睛後曾使用過護目鏡,而Amare Stoudemire則是近幾年最知名的眼鏡俠,他是因為曾經因為保護動過視網膜剝離修復手術的雙眼,「眼睛安全不只會影響運動員生涯,更是攸關人生的事情。」

 

改善視力求進化

今年賽季,NBA現役和史上第一神射手Stephen Curry自曝一直以來都有嚴重近視問題,或是更精準地說,他罹患有圓錐角膜(Keratoconus),症狀基本上就是嚴重的散光造成視線模糊和無法聚焦,­「我的視線都是模糊的,包含籃框在內。」而Curry甚至有時要斜視才能勉強能夠聚焦,因此過去幾年的神射,其實都是在模糊的視線下投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