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2
作者:小鐵

《2019瓊斯盃》歸化在即、職業化議題在後 瓊斯盃後暗潮再起

每年夏天,威廉瓊斯盃固定開戰,已經成了台灣籃球迷們每年關注的例行行程,經歷過國際局勢的變動、國際賽時程的轉變,乃至於台灣在國際籃球勢力上的起伏,或許來台參賽的隊伍有各種狀況,有的國家願意派出國家隊一軍...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戴維斯高度配合的特性讓許多教練愛不釋手,但在這個重視進攻的時代,例如Eugene Phelps這種200公分上下、可以扛四號以上的內線得分好手,或許是台灣更需要的類型。在瓊斯盃的最後一場記者會上,胡瓏貿、劉錚與總教練Charlie Parker都提到希望得到一個適合的歸化球員來助陣,台灣上一次歸化腳步太慢,已經浪費的黃金世代太多時間,在今年接班雛形慢慢出現的時刻,可千萬不要再浪費年輕球員的未來了。

 

後場精華  側翼人手充足

相較於禁區面對的困境,台灣後場在本次瓊斯盃的表現就無比傑出,陳盈駿在菲律賓的高壓中仍有穩定表現,再次擦亮他國家隊當家控衛的招牌,但今年最大亮點,是側翼們展現出的高相容性,已經讓台灣足以挑戰與傳統有些差異、卻能面對高強度戰場的能力。

中華白對印尼之戰,上半場兩個傳統控衛吳家駿和賴廷恩控場的表現不佳,讓教練團在下半場全面啟用側翼陣型,吳永盛、林庭謙、陳昱瑞、林冠均、周桂羽都有表現,黃泓瀚則在固守禁區之餘又展現穿針引線的視野,而在中華藍,今年大放異彩的SBL助攻王林韋翰掛傷,全隊頓失替補控衛,而讓周儀翔多半擔任這個位置,反而幫助他一甩去年雅加達巨港亞運的低迷,打出和劉錚兩翼齊發的威力。

 

台灣或許在國際籃球戰場上,內線一直得面對第一高度不如對手的劣勢,但後場一直是精華所在,黃金世代的林志傑在加入CBA後大躍進、後來成為國家隊不動王牌的記憶猶新,劉錚、周儀翔接棒的氣勢也絲毫未減,今年白隊又讓人看見吳永盛雖終結能力尚需加強、但切入的破壞力和防守對抗性均有水準,林庭謙更以全隊最稚齡成為隊內得分王,若再考慮同樣旅外、此次沒有加入培訓的唐維傑,台灣至少未來十年都不必擔心側翼缺人手。

這也正是台灣籃球在考慮未來時,最能發想規劃的核心,不論誰上任籃協職務或是國家隊總教練,都可以在我們已有足夠後場的情況下做準備,我們不必苦思是否要把那個長人拉到三號,只要專注於長人的培育與歸化內線球員,就可組出足夠戰力,挑戰國際賽場。

 

熱鬧結束之後呢?

不論傳說中南韓始終會在關門戰賣台灣面子的說法是否屬實,中華藍雖然不敵南韓,但讓地主球迷看到緊張刺激的一戰,劉錚、周儀翔、陳盈駿多次在被緊逼的情況下出手命中,過程絕無冷場。在這麼精彩的一場好戲走到比賽槍響那一刻,一個多禮拜的熱鬧頓時畫下句點,台灣籃球仍然必須正視意外在七月搶話題的巨大危機。

 

五月底,一個以「中華職籃大聯盟(CBL)」為名的新話題空降台灣籃壇,但一個多月過去,決議是否加入的deadline一延再延,終於在瓊斯盃比賽期間的7月15日終結,中華藍領隊陳建州在自己Facebook上的怒氣,透露這樣重大話題影響了國人聚焦瓊斯盃的程度,也等於說明了不管瓊斯盃怎麼延燒,這樣重大的台籃議題終究更受關注。

 

於是,瓊斯盃結束了,還能把台灣球迷目光稍稍吸引走的焦點消失,球界人士必須回頭來看,CBL籌備組在開出一連串不讓人買單的支票後,是否還要緊抓三支公營球隊硬幹,或是SBL依舊像過去幾年除了上季的雙洋將制度以外幾乎一成不變的樣子,又或者SBL會面對達欣退出、富邦進軍ABL,再次碰上更嚴苛的ABL競爭,籃協固然不一定需要承擔台籃職業化的成敗、由他們主導的SBL都有立足點可居,但是這個SBL只要還是台灣籃球的最高殿堂,就不該僅僅是一個聯賽、只需關注勝負而已。

 

若CBL仍想推動,他們必須更積極的尋找更明顯勝過SBL的制度,如果SBL要在CBL破局的情況下開打,先思考是否要維持現狀,如果SBL真如理事長期許的擴編,那必須要更謹慎思考擴編的門檻與需求,議題不能只是空想,不能只有口號,否則球界對CBL的不信任,都來自於「這跟SBL沒差多少」,那意思就是他們其實也不信任SBL。

 

台灣籃球在2019的夏天,走上了一條被迫改變的道路,CBL目前固然不成功,但他代表的是台灣籃球希望擺脫一成不變的想法,或許目前籌備階段的各種問題,導致他們無法成功,但如果台灣籃球還是回到過去的死水,絕對不是好消息。這個瓊斯盃,其實給了台灣很多方向,主事者絕對不能視若無睹,也絕對不能開空頭支票,這就是改變的時機,當時機一過,結局就會攤在所有人面前。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特約攝影沙拉

《更多好文,歡迎到Crazy Ball Park卡爾粉絲團按個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