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高校棒球的無奈現實:兩位高校女子棒球員的故事

灌溉支持

大聯盟 運動視界編輯 | 2019/07/22

A- A+

那時候不知不覺中已經淚流滿面了。

4月7日下午的棒球場。千葉縣內三間高校(大網、上總、市原綠)組成的聯合隊,11位球員圍著監督,聆聽監督的宣佈。

「1號……、2號……」

能夠參加春季大會的球員,逐一知道他們的球衣號碼,監督讀出了第10位球員的名字後就結束了。

唯一一位沒有被叫出名字的球員,是來自大網高校的山崎南琉(下圖左)—聯合隊11位球員之中唯一的女子球員。與監督對話期間,山崎同學的眼眶也慢慢泛紅。

即使早已知道,能夠參加比賽的資格只限於「男子高校生」,但南琉一直努力練習至今。不過到了公佈球員名單的這一天,還是感到無比的悔恨。「明明我一直跟著大家一起練習…」。尤其是今年已經是高校三年級,內心累積的感情再也無法壓抑…

哥哥也是棒球少年,南琉在小學三年級時加入了軟式棒球隊,初中則參加羽毛球部。升讀高中後,南琉看了幾次棒球部的練習,因為很想參與高校棒球活動,於是決定作為球隊的經理人加入棒球部。

在高校一年級的夏天,因為球隊的三年級生退部,球隊只剩下三位一年級生,連二人一組的投接球練習也做不到。於是米沢庄市監督便問南琉,「要不要嘗試做球員?」一心只打算幫忙的南琉很快就答應了。

除了力量訓練,南琉接受了與男子隊員相同的練習內容。最初她在聯合隊的練習比賽中被安排擔任外野手,但因為速度與力量均與男同學有差距,她未能應付男生的投球,經常揮棒落空;防守時因為未能投得遠,即使接到球也未能及時傳球到內野。因為覺得自己在拖後腿,南琉經常會心情低落,但她在比賽裡仍會一直大聲呼喊,提醒、鼓勵隊友。

秋天,再有兩位球員退部,球隊只剩下南琉和她青梅竹馬的小野優希同學。小野後來曾經右手手指骨折,於是由監督替南琉進行打球守備練習,也拜託球隊經理人投球,協助南琉進行打擊練習。

即使有軟弱的時候,練習後與兩位棒球部經理人、小野同學一起度過的時間,是南琉愉快的回憶。幾位高校生談論學校生活、昨晚的電視劇…話題數之不盡,笑聲不絕。「因為有他們三人,所以從來沒有想過放棄。」

伴隨著努力練習,南琉的表現也漸有改善—能夠打出更多越過內野防守的安打,也能投擲出比剛加入棒球部時,距離大約遠了一倍的傳球,還有在防守時的失誤也減少了。

雖然未能作為球員參加比賽,但南琉仍然繼續參加練習,6月她因為肌肉拉傷,約三個星期未能奔跑,但她會進行力量訓練和伸展運動。作為高校生的最後一個夏天,大網高校與泉高校組成聯合隊參加千葉縣大會。擔任球隊隊長的是小野同學,「目標是希望取得聯合隊的第一勝。」,而在球場外看著隊友練習的南琉則笑著說,「還是很想作為球員跟大家一起比賽啊」

不能成為球員,但南琉以記錄員身分,首次坐在縣大會比賽的板凳席上。「我很理解球隊的比賽戰術,希望可以發揮經驗,為球隊勝利作出貢獻。」

相信比賽時可以聽到南琉在板凳席上,繼續聲嘶力竭地為球隊打氣。
 
(按:泉・大網聯合隊在7月12日的千葉縣大會1回戰3-18不敵柏井高校)

------------------------

6月22日開幕的全國高校棒球選手權沖繩縣大會,在賽事第三種子北山高校的一眾球員之中,有一位女球員,她是三年生上間彩花(上方圖右)。彩花在小學五年級開始打棒球,即使不能參加比賽,但從沒有放棄過「前往甲子園」的夢想。高校升讀北山高校後,彩花一直努力地練習。

最初彩花是最遲完成練習內容的球員,有時在紅白戰裡是唯一沒有被起用的球員。有些很為她設想的同級生就勸她改任球隊經理人,「熬過艱苦的練習,但如果未能比賽,不是沒有意義嗎?」。聽到這些勸喻後,「我明白對方可能沒有惡意,但感覺自己的努力未得到大家的認同。」這方面才是最讓彩花感到悔恨的地方。

彩花並沒有改任經理人,三年裡一直與其他男生一起練習,經常高聲提點隊友。來到最後的夏天,在沖繩縣大會前,球隊公佈參賽球員名單,彩花是唯一沒有成為參賽球員的三年級生。明明知道會出現這個結果,「我也知道現在不是流淚的時候…」但和後輩一起練習時,彩花仍然無法壓抑淚水。

關於作者 / 作者更多文章 成為粉絲
運動視界編輯

愛你的運動,秀你的視界!一起分享運動世界,熱情,無遠弗屆。打破傳統媒體的侷限,讓你我的專業被看見!

slice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熱門文章

看更多

目前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加入會員」,歡迎使用 facebook login 快速登入。 (為何鼓勵登入留言 ) 凡本站會員都有個人頁記錄留言,方便您可隨時查看您在哪些文章有留言,以及版主或其他讀者給您的回覆,讓您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與運動同好們互動交流的機會。

專題探討

關於職棒球隊翻譯的眉角大小事

想要成為一個專業的球隊翻譯嗎?在對這工作存有一切美好幻想之前,你應該先來知道這些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