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5

將太空人隊塑造成反派形象,能化解MLB的行銷困境嗎?

Jake Marisnick本壘衝擊Jonathan Lucroy的事件,一路從明星賽前延燒到明星賽後。 一記觸身球沒發生衝突,接著一次牽制,讓Pujols與太空人休息室有了口角。事後,天使投手...

作者:亨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Jake Marisnick本壘衝擊Jonathan Lucroy的事件,一路從明星賽前延燒到明星賽後。

一記觸身球沒發生衝突,接著一次牽制,讓Pujols與太空人休息室有了口角。事後,天使投手Noe Ramirez和總教練還被禁賽處分。

時間往回推,在事件發生後,紅雀精神領袖捕手Molina很生氣的在IG貼文(現在已經刪文了),引來太空人球員Bregman、Verlander等人辯解與護航,其中Verlander留言#fakenews,讓他瞬間招黑。

討論這次事件的對錯並不是本文的重點。關於本次事件的討論,可以參考我們生啤C五度的影片,與本站張尤金大的文章。

張尤金專欄文章一場恐怖至極的本壘衝撞,太空人卻成為『潛規則』的受害者?

2017年世界大賽時,Gurriel對達比修擊出全壘打後,回休息室做出「政治不正確」的動作,諷刺亞洲人的瞇瞇眼。

Bregman是社群愛好者,曾跟球迷筆戰,也曾與印地安人的Bauer有口水戰。

過往種種事蹟,讓這次衝擊事件有種「又是太空人」的錯覺。先不管對錯,太空人確實能帶起話題,過去事蹟又能讓話題延燒或帶起社群論戰。

這對近年人氣下滑,且觀眾群年齡層上升的MLB來說,絕對是好事,有很多素材可以細心包裝一番,再拿出來行銷。

本文就要探討「職業運動的正反派話題行銷」與「如果把太空人塑造成反派」兩件事情。

 

MLB的行銷困境

MLB近年陷入人氣下滑、觀眾年齡層上升,甚至在聯盟的產值與價值都逐漸被超車,北美四大職業運動中,MLB過去長期位居第二,但近年已經被NBA超車。

根據今年5月的報導,MLB進場人數已經連續4年下滑。這當然不能只看一個面向,現在娛樂方式非常多樣,直播平台、影音串流平台、社群媒體,分散大家眼球的事情越來越多。換句話說,大家的娛樂選項很多,進場看棒球顯得有點老派和麻煩。

因為這裡只統計電視,所以很可能有取樣偏誤,有可能年輕人都透過網路觀看,或是進場的球迷年齡層比較年輕。但不論如何,在同一份統計中,老化速度高過競爭對手,不啻是個警訊。

觀眾年齡層上升也是個警訊。根據《運動商業期刊》在2016年統計的電視觀眾年齡層,MLB平均是57歲,比2006年多了5歲,NFL則從46歲上升到50歲,NBA則是40歲上升到42歲。

富比世從2010年開始進行職業運動球隊價值排名,從一開始全球前10名,2017年加碼成全球50名。2017年MLB有8隊入榜,2018年只剩6隊。(2018年排名連結)

同樣是富比世,2019年全球前100名收入最高運動員,MLB收入最高的是Trout,只能排在第17名。其實Trout的本薪可以排在第9名,但代言收入的收入太少了,只有3M;MLB球員中,代言收入最高的是Harper,6.5M。代言收入最高的是網球名將Roger Federer,高達86M,NBA最高的LBJ有53M,足球員最高的C羅則是44M,NFL最高的Drew Brees也有16M。相比之下,MLB球星的場外吸金能力,完全無法相比。

 

當然,MLB官方最清楚他們的處境,開始做了一些新嘗試。譬如,故意四壞保送可以直接向主審提出,目的是縮減比賽時間。

MLB要提升比賽節奏,也是好事,不過就筆者觀點,比賽節奏並非根本問題。

舉F1的例子。F1近年也有人氣下滑的問題,有許多老車迷認為「引擎聲浪變小」是一個因素,但比賽過於無聊才是根本問題。從2010年以來,多數賽季都是單一車隊的賽車性能完全海放其他車隊,比賽勝利與世界冠軍毫無懸念。比賽內容也缺少了競爭性,很多比賽-說難聽點-就是大家在繞圈圈,但是觀眾要看的是車手間的對抗。

所以,加快節奏真的能增加比賽的吸引力嗎?

平心而論,MLB的比賽還是好看,球隊間的競爭、球員間的競爭、球員頂尖技術的展現,比賽的質量還是很充足。場邊也有很多看點,譬如小人物崛起、巨星故事、頂級新秀的期待,深入一點還有技術面、進階數據,甚至是交易市場與自由球員市場,MLB不乏題材與故事。

但是MLB還是陷入如此困境,說到底,當今球星的魅力不夠,難以成為整個聯盟的代表。先不論Trout,Harper、Machado、Bregman都是很有性格的球星,還是相當有魅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