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07/25

將太空人隊塑造成反派形象,能化解MLB的行銷困境嗎?

Jake Marisnick本壘衝擊Jonathan Lucroy的事件,一路從明星賽前延燒到明星賽後。 一記觸身球沒發生衝突,接著一次牽制,讓Pujols與太空人休息室有了口角。事後,天使投手...

作者:亨力

SCSA

Votto 有不錯的反派性格,可惜紅人沒有很強…

亨力

Votto很做自己,有自己的堅持,但就如你說的,紅人不強,而且辛辛那提不算大城市-跟洛杉磯、休士頓比,很難包裝成反派。
是說,我自己是紅人迷,所以他在我心中是正義的一方啦XDD

黃天化

哇,洋洋灑灑寫一篇帶風向假借行銷MLB之名要把休士頓包裝成反派。然後因為你是紅人迷所以在你心中votto是正義的一方,兩句話帶過。閣下無恥如斯簡直令人嘆為觀止耶XDD!!!

亨力

我在文章中說了,塑造反派並不是唯一的方法,只是這是比較激烈、立即見效的手段。我也舉了Harper跟Machado,但是他們球隊的戰績、今年個人成績都沒那麼亮眼,比較難炒起話題。太空人是我認為目前全聯盟最有話題性,最能行銷包裝的球隊,況且,我在文內沒有太多詆毀的話,劇本也說是純粹腦補。如果有更適合的球隊,歡迎你提出來。
喔對了,如果太空人真的走向反派,我可能會美聯支持太空人,看Bregman嘴還蠻過癮的。
至於Votto,我文章內根本沒提到Votto。而且,正反派本來就是相對的,大家認為的反派球隊的球迷,也會認為自己支持的球隊是英雄。要把Votto當作反派,歡迎,但這跟我喜歡他不相衝突。再說,紅人根本不符合我文內整理塑造經典反派的要點,戰績不夠強,Votto這兩年下滑很多,根本捧不起來

SCSA

我也只是說votto在場上的形象很有摔角反派的味道(而且是那種有點搞笑的那種),不是說他真的人品有問題還是中二什麼的…作者是紅人迷支持votto當然是正常的啊…

亨力

謝謝
Votto真的是很做自己的人,對Votto來說,大概也是那句話吧,Love me or hate me。

SCSA

@亨力
真的,有實力有效果有忠誠

咩咩咩咩咩咩頭牌沙茶醬

這篇文章寫得真好

亨力

謝謝~

Melody Huang

陣營九宮格之MLB版

亨力

如果那樣劃分,也是不錯啦XDD

紅襪鐵粉象魂不滅的黃毛大叔

A-rod是反派丫,吃藥丶用手拍掉防守員手上的球丶繞壘時出聲干擾球員接飛球,他是反派😂

亨力

嗯...確實啦,抱歉,退休後有點洗白,對他的反派印象沒那麼深,看來還是襪迷會印象深刻XDD
但旁邊站了Jeter或Rivera,正派跟反派站在一起...怪怪的,很難把整對黑到底~

紅襪鐵粉象魂不滅的黃毛大叔

所以我只說A-rod😏

Melody Huang

那04年的紅襪該叫做反派還是混亂善良XDDDDDD

紅襪鐵粉象魂不滅的黃毛大叔

04年的一切就是空前甚至是決後的大逆轉😁

Li John

puig不錯啊,我喜歡看他打架

亨力

Puig蠻有明星味的,性格很衝很有話題,可惜成績一直不到頂級,又離開洛杉磯,要聚焦鎂光燈就有點難了

Melody Huang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從不缺席,但把正義關在觀眾席上,讓2017年反派獲勝重演,會是更迷人的劇情

那就是行銷的問題囉?或許,MLB需要說出更好的故事。

 

故事與行銷

一個好的品牌故事,是行銷上的利器。

像是發明家愛迪生的故事、福特汽車的故事、迪士尼的故事、微軟的創業故事、賈伯斯的人生故事、蔣公看魚逆流而上的故事、王永慶努力致富的故事、高雄發大...咳咳。

故事簡單好懂,人物設定不複雜,這樣才能廣為流傳,畢竟,你不能強求每個人都花時間讀完500頁的人物傳記-當然,這也有人買單,90分鐘的電影更好。

 

那呼應一下標題,「反派」的存在可以快速的增加故事的層次,可以增加討論度(或論戰),有討論度就有曝光度,有曝光度,行銷就事半功倍(除非太負面,譬如打假球),對於整個職業運動都會是好事。

好的故事不一定要有好的反派,但有好的反派能讓故事具有更多戲劇性,更有魅力。

所以蝙蝠俠有小丑,星際大戰有黑武士,X戰警有萬磁王,哈利波特有佛地魔,復仇者聯盟有薩諾斯,讓子彈飛有黃四郎,七龍珠有弗利札,獵人有拖稿西索,灌籃高手有仙道彰和牧紳一,棒球大聯盟有吉普森二世。

(經典反派成就經典之作)

職業運動中塑造正反派,早就不是新鮮事了,WWE就有濃烈的正反對抗氛圍。

嗯?你說WWE不是運動,是娛樂產業?

也對,那我們來看看職業運動中,經典的人物塑造吧!

 

反派或對抗,對立面的塑造

筆者依照個人分法,職業運動中,通常有純粹的「強者對決」以及「正反派對抗」,這兩種的分野並不明確,一般來說,兩種是相輔相成的。

 

「強者對決」可以先看看現今男子網壇。

其實也不太需要塑造,現在的題材非常好,現今三巨頭之間的對決都是「強者對決」。

經歷時間的沉澱,巨頭間的對決,已經是現在進行式的史詩之役。不論過了多少歲月,都會有網球迷持續傳頌這段黃金年代。

好啦,或許有人要反駁說,Djokovic就有反派氣質。確實,Djokovic有些爭議黑歷史,對比Federer紳士與Nadal拼命三郎的形象-都是純粹正派的形象,Djokovic就自然成了反派。

不過,上面提到的全球收入最高運動員排名中,Djokovic的代言收入遠遠不如Federer,他不管場上確實是個王者,但場外卻沒有與超級反派等級的魅力。

 

F1過往的操作也比較偏向「強者對決」,早年更有「兩名強者賭上性命對決」的氛圍。

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期,Senna對決Prost,90年代末期,Hakkinon對決Schumacher,到了21世紀,Schumacker對決Alonso、Alonso對決Vettel、Hamilton對決Rosberg。

其實也隱隱然有正反派對決的氛圍。Senna與Schumacher早年駕駛風格都非常激進,對立面的車手都像是正派,尤其Hakkinen,駕駛風格乾淨、很快、場下無爭議,就是個純正正派。

(Hakkinen與Schumacker)

Schumacker到了後期,反而像是正派的一方,一來駕駛變得更沉穩持重,二來連霸期間累積大量粉絲,Alonso就像是偷走王冠的臭小鬼。同樣的轉變不斷出現,Alonso日後挑戰大魔王紅牛車隊幾乎成功,形象轉為落寞的正派英雄。Hamilton早年也有著駕駛風格爭議,後來駕駛風格與形象轉變,與隊友Rosberg爭霸時,並沒有明顯正反派。

不過F1近年也陷入行銷困境,原本想用Hanilton對決Vettel、四冠王之間的決鬥作為主軸,但Vettel實在不爭氣,連續兩年在爭冠關鍵期發生失誤,好戲就提前早早落幕。

近年F1最具反派性質的,就是紅牛車手Verstappen,2016、17年有相當多駕駛爭議,不過這兩年爭議減少,反派形象減弱。當然,賽車性能相差太大、無力挑戰Hamilton也是個因素,如果開始打敗Hamilton的話,可能又會招黑了。

 

接著,要談談有著鮮明正反派的例子,也是台灣運動迷比較熟悉的例子:NBA。

NBA有著比較鮮明的反派傳統,80年代就有活塞的壞孩子軍團,以強硬到骯髒的防守著稱,他們曾擊敗球迷眾多的賽爾提克與湖人,還是Michael Jordan早期的對手,這都讓壞孩子成為NBA史上最經典的反派。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