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2
作者:hunight

如果ABL變成台灣籃球最高等級的職業舞台? 看俄羅斯的VTB職籃如何成功找出路

如果哪天ABL變成台灣最高等級的職業舞台,那台灣籃球會變得怎樣?當然誰都不樂見,但下結論之前,其實世界上是有相關案例可循。 (圖片來源:寶島夢想家提供) 俄羅斯的兩聯盟對立到契...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哪天ABL變成台灣最高等級的職業舞台,那台灣籃球會變得怎樣?當然誰都不樂見,但下結論之前,其實世界上是有相關案例可循。


(圖片來源:寶島夢想家提供)

 

俄羅斯的兩聯盟對立到契機

2008年,莫斯科開打了一個短期盃賽-VTB United League Promo-Cup ,由俄羅斯VTB銀行主辦,總共八支球隊參加,其中三支是俄羅斯聯賽(PBL)莫斯科的在地強權,CSKA、Dynamo、Khimki,加上來自烏克蘭、立陶宛、拉脫維亞、波蘭的球隊,打了一個單淘汰錦標賽,CSKA奪冠,VTB United League Promo-Cup效果非常好,隔年開始成為八支球隊的循環賽,被視作是VTB聯賽第一個正式球季。

當時FIBA還沒有很強制實施一國一聯賽制,VTB也逐漸擴大規模,第三季開始擴大為12國,到了2012年,已經成為18隊,來自十個國家,包含俄羅斯、白俄羅斯、芬蘭、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喬治亞、波蘭、捷克、烏克蘭,甚至還有亞洲的哈薩克,第一個橫跨兩大洲的巨型跨國聯賽

更嚴重的是,總計俄羅斯八支球隊參賽VTB,當時PBL不過只有十支球隊,PBL的主辦單位俄羅斯籃協眼看不對,開始商討要解決這個怪異狀況,VTB主席和雙方坐下來整合。俄羅斯籃協表示,PBL是歐冠聯賽公司授權比賽,加上VTB還沒受到FIBA正式承認,應該由俄羅斯籃協來主導才對,但俄羅斯體育從蘇聯解體後,一直沒有真正商業化,各隊整體預算和實際執行不透明,觀眾參與程度低落,每場不到兩千人,整季只有18場例行賽,而且政治內鬥不斷,導致當時也有球隊只想打VTB。

最後俄羅斯籃協同意雙方對話會是比較好的選擇,承認VTB為俄羅斯最高級別聯賽,2013年,原屬PBL球隊全部加入VTB,總數規模達到二十支球隊,隨後,PBL改制為俄超聯賽(Russian SuperLeague),作為純本國的二級聯賽,層級低於VTB。2015年來打瓊斯盃,來自庫頁島的PSK薩哈林就是當時剛升上這個層級。

VTB經過數度改革和波折起落,包含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後,2015年起烏克蘭球隊撤出,立陶宛也因為國內聯賽改制,同一年也退出VTB,目前VTB為14隊規模,仍有拉脫維亞、愛沙尼亞、白俄羅斯、波蘭、哈薩克等五支非俄羅斯球隊;這個聯盟觀眾數慢慢成長,目前過去幾年都在2300~2500人左右。

 

商業模式的建立

VTB當然也有很多問題,前幾年前VTB副主席Yulia Anikeyeva才在俄羅斯籃協的鬥爭中,被過去籃協派扶持的Andrei Kirilenko鬥倒,以貪汙罪入獄,Andrei Kirilenko全票通過成為俄羅斯籃協主席,而現在VTB榮譽主席不是別人,就是前俄羅斯第一副總統Sergei Ivanov。

但無論如何,光是能夠建立商業模式和預算透明化,這一點就已經遠超過去蘇聯時期同樣以舉國體制運作的各種鐵打不動的官僚體系,根據去年報導,目前CSKA一年預算3600萬歐元仍是歐洲籃球之最,Khimki和Lokomotiv-Kuban都超過1500萬歐元,最窮的俄羅斯球隊Avtodor和PARMA則是不到三百萬歐元,聯盟營運的總預算則在六百萬歐元左右。


CSKA拿下VTB United League 2018-19冠軍

 

最重要的是,根據VTB執行長和總經理Sergey Kushchenko及Ilona Korstin表示,過去承襲蘇聯體制的CSKA,一直強調「冠軍不用宣傳」,但進入VTB之後才發現球隊戰力和商業化是兩回事,他們現在一年宣傳經費就花40萬歐元,想要扳倒CKSA的Khimki更是花了這一倍以上,同時VTB致力打擊公關票,希望能打造真正商業模式的聯賽。

有沒有聽起來和台灣哪裡很像?同樣有著一定的基礎,但怎麼都催不出來的運動消費者,原因在於商業化模式不成熟,贏球永遠在營利前面,如果有其他國家可以刺激的商業模式導入,是不是可以讓職業聯賽有更多可能性?不要說撇除政治因素,去加入CBA這種鬼話,體育就是政治的延伸,如果撇除政治,CSKA這種不怕浪費機票錢的球團也想加入NBA去,但問題是一支球隊獨大甚至出走到其他聯賽,能不能保證俄羅斯聯賽的本質和制度出現改變?顯然很難,看看Tel Aviv被以色列聯賽怎麼搞到想出走就知道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