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投沈沒-廖于誠

其實從來沒有人想過,廖于誠會成為一代名投。 雖然擁有上肩149的實力,但是對於這種控球亂飛的投手,從來沒有人期望他會變成一個王牌。 說起來,廖于誠的棒球路走得並不輕鬆,我記得曾經有人告訴過...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逵

2011年的玉山盃國際青棒邀請賽的時候,鐵牛在桃園縣代表隊的休息室看到廖于誠,也看到他把每個學生都教得很有禮貌,決定上前與他攀談,我是個有話直說的人,對於他坦誠面對自己的過錯,雖然他再也無法回到球場,但我覺得他是個真男人,事實上很多球迷也早就原諒他了。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我想也是,很多球迷一直都很懷念他。

Play ball~~~


轉播時間到了

"我愛黑澀會"又開播了

雖然有一點傷眼睛
還是只能看黑人老大表演了....

嗚~嗚~嗚~~~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人生就是這麼回事嘛……(喂喂)

Play ball~~~


基本上 我對於黑人已經沒有興趣去評論了

就算他 有故事的點
就算他 或許曾經努力過

但有句話不吐不快

怎麼樣算 他都不會是"巨投"吧?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廖于誠喔,看成績確實是啊,他的四年ERA+依序是:80.9、131.2、177.2、138.6,除了第一年以外,其他三年完全是巨投等級,而且他後三年每年都丟超過100局,其實他蠻強大的。

Play ball~~~


.....

他沒有安定感.....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你是說他會自爆的事情喔,可是從ERA來看,他就是個很好的先發啊,能吃局數,ERA又低,我覺得這樣就很強大了,這大概是對「巨投」的定義不同吧…… @@a"

Play ball~~~


應該就是這個原因了

另外 多少也要參雜一些對他喜好度的不同吧

JohnnyY

要知道,對於一個老象迷來說,看到在陳義信之後,兄弟象終於再次擁有一個本土王牌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情,尤其連兩年十勝,在中職也只有少數的明星大投手曾經做到,但是乙組出身的王勁力辦到了,洪瑞河也為此補發他一百萬簽約金,在當時,可真是覺得洪老闆佛心來著。
這是你在王勁力那篇寫,那這邊你又說你從不曾喜歡象隊...有點混亂了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我不是象迷啊,王勁力那篇是某位老象迷寫的,強者我朋友火風,不是我 \@@/ ...

Play ball~~~


.....

早就跟你講這樣會出事情.....

麻煩事一堆了吧.....

牧師的女兒

我相信阿鈣是個好選手 雖然收了錢就是不對 但是他最後勇敢對洪老闆坦白也坦然面對自己必須面對這樣的後果 和陳致遠比起來 真的對阿鈣有太多的不捨

  其實從來沒有人想過,廖于誠會成為一代名投。

  雖然擁有上肩149的實力,但是對於這種控球亂飛的投手,從來沒有人期望他會變成一個王牌。

  說起來,廖于誠的棒球路走得並不輕鬆,我記得曾經有人告訴過我,廖于誠因為沒有地方打球,在中原大學裡面找地方和朋友catch ball,我不知道這個故事是真是假,但是說出來,似乎也不是這麼難以讓人相信。

  廖于誠在業餘棒球時期從來不曾以投手身份被重視過。雖然國體時代他曾經一度以上肩姿勢丟出149kph讓教練驚豔,但是由於他的控球失憶症與腰傷的關係,讓他未曾站上國體王牌投手的地位。

  說起來,廖于誠椎間盤突出這個病,一直都是埋在他腰間的不定時炸彈,曾經有人推測,廖于誠這種投球姿勢還過勞使用,他早晚會炸掉。

  只是沒想到在腰傷發作之前,簽賭風暴就先毀了他。

  不提這些傷心事,來說說到底他是個怎麼樣的投手吧。

  廖于誠的投球姿勢脫胎於日本名將渡邊俊介,渡邊有個稱號叫「最接近地表的男人」,廖于誠以觀看錄影帶的方式自學學會了這樣的下勾動作,經過莊勝雄指導之後更具威力,但是說起來,投球姿勢並不完全是廖于誠威力的來源。

  如果說下勾投手為什麼很難打-即使普遍上來說下勾投手都不快-,那原因是這樣的:

  沒有任何球路可以抗拒地心引力,即使是最好的投手,投出的直球都略帶拋物線,而所謂的「上飄球」,就是墜落幅度比預料中的拋物線低,讓人產生「球往上竄」的錯覺。而下勾投手出手點低,表面上看起來球會一直往上跑,但是終究要往下掉,而廖于誠的奇蹟則建立在你永遠不知道他的直球什麼時候往下掉。

  我想到廖于誠屢次被拒於國家隊的大門外,理由是他的控球很差。

  老實說,我覺得這個理由真是鳥透了。

  廖于誠確實控球不好,生涯423局的投球裡面丟出214次的四壞球保送,但是他就是有辦法解決對手,職棒生涯平均防禦率3.10,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數字,評估一個先發投手,最重要的就是看ERA,光看這個ERA就可以知道,廖于誠雖然四壞多,但是也不是一個說打倒就能打倒的對象。

  雖然很多球評喜歡說,面對控球不好的選手要多等待,但很明顯廖于誠的球對打者來講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即使那可能是一顆壞球,在打者的眼中那還是一顆值得攻擊的好球,接著揮棒、在預料之外的位置碰到球,不是小鳥飛就是小滾地,然後被解決掉。

  廖于誠職棒生涯的第一年只上場丟了三局,當時兄弟象沒什麼耐心想把他扔掉,La new熊隊都已經準備好要撿人了,但是吳思賢卻演出蕭何千里追韓信的戲碼,硬是把已經決定要離開兄弟的廖于誠抓了回來。

  現在看起來,如果沒有這一抓,或許廖于誠的職棒生涯會就這麼結束了也說不定。

  2005年的La new熊二軍,可是養不出什麼好東西來的,當時二軍體制尚未完全,很多人沒打出什麼成績就走人了,而La new一軍投手則是巨投如雲,要讓教練忍受一個沒啥控球的傢伙在上面丟球,我看是很難。

  因為是在兄弟,因為兄弟缺投手,所以廖于誠才有出頭的機會。

  然而職棒路只得短短五年,對於眾人期待的小兵傳奇來說實在太短了,而「捲入簽賭案而離開球場」這種結局,也委實讓人難以接受。

  如果說未來的球迷回來翻紀錄,看到這些球星一個個都毀在簽賭手裡,他們到底對於這個時代,會有怎麼樣的感想?

  我不知道,或許也不想知道,就像所有球迷一樣,寧可看到球員因為被教練操爛離開球場,在懷念的同時順便痛罵教練無能,也不願意逼著自己去痛恨一個曾經愛過的對象。

  能說什麼?

  其實也不知道要說什麼,黃金潛水艇,就這樣默默消失了。

  潛艇被擊沈,都是因為「壓潰」的關係,而是什麼壓潰了黃金潛水艇?

  是人情壓力、是惡劣環境,還是其實這潛艇本身就是個黑心貨?

  問號的答案,似乎都靜靜躺在深海之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