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3
作者:樂果醬

從日本火腿鬥士隊來看 味全雙主場獎落何地?

7/11日,領隊吳德威在面對高市府發出味全確定主場新聞後,強調一切尚未定案,並拋出『雙主場』議題,且明確點名考慮對象包括天母、嘉市、澄清湖三地,皆有可能成為新主場的所在地。 『屬...

請繼續往下閱讀

 

7/11日,領隊吳德威在面對高市府發出味全確定主場新聞後,強調一切尚未定案,並拋出『雙主場』議題,且明確點名考慮對象包括天母、嘉市、澄清湖三地,皆有可能成為新主場的所在地。

 

『屬地主義』在原有四隊各據山頭的情況下,味全實難找出破口,在某一地同步在地化經營球迷,此時的雙主場制很明顯才是最大效益。問題在於,那該怎麼配對?

 

日本火腿鬥士隊在2004年將主場移往北海道,成為當地第一個職業球團,並保有部分場次留在東京與道東的地方球場進行。在此之前,火腿與巨人共用東京巨蛋球場,且都內還有養樂多燕子在神宮球場,彼此瓜分球迷本就不利球團永久經營。此一模式正巧是味全可以參考的方向。而筆者認為理想的比例如下:

 

賽程比例       6 :  3  :  1

比賽場地( 嘉市:天母:斗六 )

場地評比      C    B    B

 

被點名的三地當中,硬體設施最完善(被評為A級)就屬澄清湖,不需大規模改建,同時,高雄都會的人口數也是優勢之一,但不爭的事實是,這裡曾經畫下兩支球隊(LA NEW及 義大)的休止符。無論原因在於票房或經營不善,這裡都存在著商業營運的高潛在性風險。

 

那另存的嘉市和天母各有什麼優勢呢?

 

危機就是轉機,這句話應用在嘉市球場一點也不為過,就場地條件而言,評為C級簡直不敷職棒使用需求,但它卻是三地中唯一適合重新規劃後,進行翻修與擴建的球場。想必許多人不解為何捨棄現成不用要另行規劃呢?其中原因便是同質性太高

 

全國的球場外野皆成典型的半弧形,最多就是各自有幾英尺以上的距離差距,在LAMIGO將上層看台下方裝上環狀LED牆後,台中兄弟、台北富邦也迅速仿效,使得球迷進場看球的環境越來越相似,從未出現如紅襪主場的左外野高牆或天使球場的人造山水景緻。在不是第一就要唯一的商業策略上,味全需要在主場上有所創新,不同於以往的設計,嘉義市棒球場位處嘉義公園旁,若是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不僅在內外野草皮與排水上得以改善,外野腹地的擴建可能性也大大提升。

 

此外,可循過往中信鯨模式(與嘉大合作) ,味全在選秀會中選了不少南華大學身分的選手,若是選擇嘉市為第一主場,可在相互交流上透過南華體系向下覓材,職業球團的資源(隊醫、防護員、大數據人才)也較能夠分享在合作夥伴上。

 

再者,就地理位置來說,嘉義南北距離適中,離球團早已選定的二軍基地斗六球場也近,大可避免發生因球員更替而早上打南部二軍晚上打北部一軍的怪事發生。

 

有著『周末條款』的天母球場,似乎沒人看好它能雀屏中選,但現實條件中,雙北地區的消費力與老味全球迷的集中地,在在吸引著球團在經營策略上的目光,因此,做為第二主場當然不為過。

 

不用承擔平日票房的壓力,就投資價值而言,天母算是高報酬的經營環境。在川崎宗則加入後,爭取外國球迷的開發性也已突顯,無論是與旅行社端合作,還是透過社群行銷在台日人,將天母賽程搭配日本性質活動安排,都是將餅做大的無限可能。

 

中職球隊一年60場主場,若依筆者前述比例分布,則嘉義36場、天母18場、斗六6場,在各項考量上,都比壓單注高雄來得理想。

 

附註:封面為12年前兄弟與中信之戰,用智障型手機拍攝下的古老照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