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3
作者:張尤金

大聯盟本季最變態!浪人投手掀起網路風暴的『SFF魔球』

美國時間上週六(7月20日),光芒中繼投手Oliver Drake在主場對白襪比賽的8局上半登板中繼1局,被打出1支安打無失分,投出三振和四壞各1,而下面影片中結束半局的這一球,絕對是他生涯最絕殺、也...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時間上週六(7月20日),光芒中繼投手Oliver Drake在主場對白襪比賽的8局上半登板中繼1局,被打出1支安打無失分,投出三振和四壞各1,而下面影片中結束半局的這一球,絕對是他生涯最絕殺、也最變態的一球:


 

更正確的說法,這一球是今年球季全大聯盟最變態的一球。大聯盟官網直接下了一個標題:「這一球已經破壞了物理學定律」;againstallenemies部落格作者Mitchell Northam則形容這一球「讓擁有Twitter帳號的每個人都停下來看這個『極度荒謬』的投球」;有媒體形容這一球掀起網路風暴,就連當事人Drake也說:

「我沒使用任何社群媒體,但當天我收到一大堆訊息和簡訊,每個人都告訴我,他們在各種不同的平台看到這一球。」

 

你覺得媒體形容得太誇張?我想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這一球:

1. 投球機制:

 

2. 球路軌跡:

 

先從投球機制說起。Drake在投這一球時,軸心腳站在投手板的最左側,投球時上半身先後仰,持球的右手伸直壓低,接著採用高壓式投法,右手幾乎是舉到12點鐘方向;球離手的當下,頭向左下方撇得很徹底。慢動作停格影片再看一次:

 

真正引起專家熱議的是這一球的球種與軌跡:

 

如同前述,Drake是站在投手板最左端的位置,這一球離手後一路往右前方橫移,最後的進壘點已經是在左打者好球帶外側大約2.5顆球的位置。

 

如果是左投手,我們會說這是一顆水平位移巨大、往左打者外角轉彎的漂亮滑球。但等一下,Drake是右投手啊!一個右投手竟然能投出左投手這種擺臂角度才能投的滑球,根本違反我們所認知的人體力學,難怪大聯盟官網會形容這一球破壞物理學定律。

 

據報導,ESPN play-by-play一開始將這一球辨識為滑球,隨後有專家和網友質疑右投手不可能投出這種左投才能投的滑球,他們猜測可能是螺旋球。參照台灣棒球維基館對螺旋球的定義如下:

「螺旋球的變化路徑可視為反向曲球,而在早期的美國職棒還有人將此種球稱為消失的魔球,原因在於當時那個時代的變化球十分稀少,幾乎所有右投手的變化球,都是朝向右打者的外側變化移動,而打者腦袋中認定的變化球軌跡就是如此。可是這時卻有一位叫做馬修森(Christy Mathewson)的投手,投出此球路時,因為和打者認定的變化球軌跡不同,在打者要出棒揮擊時,好像球突然消失不見,因為這種軌跡的球路不常見,所以將此種新奇的變化球認定為魔球。」

 

「由於螺旋球這種球路行進軌跡跟曲球恰巧相反,所以在投這種球路必須肘部以下到手掌的部份要向內側旋轉,使此部份的內面朝向自己。接著用力向下、向內、向前揮動肘部將球投出,以肘部的力量造成球體的反向旋轉。(感覺就像是逆轉手臂在投球,不太符合人體工學的投球方式。)」

 

右投手的螺旋球確實會產生向左打者外角偏移的投球軌跡,從投手角度來看,球是呈現11往5點鐘方向(11→5)的正旋(旋轉軸2-8)。問題是,一般螺旋球球速落在70-80 mph的區間,甚至更慢,但Drake這一球的球速達83.7 mph,換言之,螺旋球的球速不應該這麼快。

 

再者,自從2005年Jim Mecir退休後,大聯盟就再也看不到常態投螺旋球的投手;雖然包括Hector Santiago在內的少數投手也能投螺旋球,但這幾乎是2015年以前的事了,很確定今年球季以來全大聯盟一顆螺旋球也沒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