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4

目標亞裔美籍棒球員的典範:Keston Hiura

你知道大聯盟今年哪一支球隊的團隊二壘手打擊表現最好嗎? 大家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是擁有頂級二壘手 Gleyber Torres 的洋基,或是由前美聯 MVP Jose Altuve 坐鎮二壘的太...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知道大聯盟今年哪一支球隊的團隊二壘手打擊表現最好嗎?

大家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是擁有頂級二壘手 Gleyber Torres 的洋基,或是由前美聯 MVP Jose Altuve 坐鎮二壘的太空人,這些猜測都十分合理,但事實上真正的答案是密爾瓦基釀酒人,他們今年所有擔任二壘手的打者,合計繳出高達 .915 的超高進攻指數(比聯盟平均高出 49%),遙遙領先其他球隊。(本文數據資訊截至 7 月 23 日)


( Gleyber Torres )

釀酒人今年季初的主戰二壘手 Mike Moustakas 打出生涯年的佳績,到目前為止,無論一般的進攻指數 OPS(.886),還是經球場和時代因素校正的加權得分創造指數 wRC+ (124),皆達到生涯最佳水準。不過 Moustakas 到五月中就從二壘移防到以前熟悉的位置三壘,究竟是誰,能讓釀酒人放心接手他的先發二壘位置,而且還讓團隊二壘手的火力不減反增呢?

他是剛獲得大聯盟 7 月 15 日到 21 日單週最佳球員的中日混血強打新秀 Keston Hiura。


( Keston Hiura )

在北美四大職業運動中,要看到全然的亞洲臉孔並不容易,而棒球雖然已經是四大職業運動中最容易看到亞洲面孔的運動,但亞洲或亞裔球員在美國職棒的數量和所佔比例,依然稀少。

根據大聯盟官方在今年 3 月底刊出的新聞稿,今年開季球員名單當中,只有 12 名球員來自亞洲,比例僅佔約 1.4%。當然,這個數字並不包含亞裔美籍的球員,但即便加上亞裔美籍球員,也不會高到哪裡去,畢竟亞裔美籍球員就跟純亞洲球員一樣,在職棒球界並不多見,現役較知名的例子大概只有國民隊捕手鈴木清(日裔)、紅雀隊二壘手 Kolten Wong(中裔)、馬林魚投手 Jordan Yamamoto(日裔)等人。Keston Hiura 今年正式加入了這個為數不多的群體,而他的未來性跟天花板可能是上述球員中最高者。

Hiura 1996 年出生於加州,是很死忠的道奇球迷,他的父親是日裔美國人,而母親則是中裔美國人。中日混血的他,有著全然的亞洲面孔,小時候熱愛運動,除了從事棒球運動,也踢足球、打籃球和游泳。事實上,他的父親跟叔叔們都是以籃球為主要從事的運動,不過 Hiura 卻對棒球情有獨鍾。

成長過程中,隨著年紀漸長、參與的學生棒球賽事愈進階,Hiura 就發現身邊的亞裔同儕愈來愈少。這個感受跟已經在大聯盟打滾 13 年的鈴木清類似。鈴木清是夏威夷人,雖然小時候打少棒的時候還看得到很多亞裔面孔,但愈往更高的層級走,亞裔美國人的身影就愈罕見。

儘管 Hiura 從小在社區和校園就缺乏亞裔球員前輩作為他學習效法的模範,周遭也很少族裔背景跟他類似的同輩,但他不以為意,甚至希望以自身力量和運動專才闖出一片天,成為激勵日後其他年輕亞裔後輩的典範。Hiura 也把身為少數族裔的特色當作刺激自己的力量,並為自己獨特的面貌感到驕傲:「(我的族裔背景)是形塑我成為現在這個人的關鍵。」

Hiura 從學生時代就是個完美主義者,常常不能原諒自己犯下的錯誤,行為往往會受情緒的干擾。然而,在棒球場上,Hiura 卻能展現不一樣的性情。「Hiura 在棒球場上被三振時,情緒並不會像他做不好其他事一樣受到劇烈的影響。」Hiura 的父親 Kirk Hiura 回憶。Hiura 在打擊區時總是散發不凡的冷靜沉著,而這種有別於其他情境的自信,來自於他從 9 歲起就跟著同一名打擊教練不斷大量訓練的成果。

高中最後一年以前,Hiura 的高中生涯只累積 2 支全壘打,加上身材並不起眼(身高不到 180 公分),所以當時的業餘球界幾乎沒人聽過 Hiura 這號人物。不過 Hiura 在高中畢業前的一年爆炸,整季打擊率高達五成,而且揮出領先全加州高中的 14 支全壘打,破繭而出的表現引發許多大學教練的關注。因此,就算高中畢業的 Hiura 沒有在大聯盟選秀中被任何球隊選中,但他還是得以進入歷史上曾出產逾 10 位以上大聯盟球員的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棒球隊(校史最著名的棒球校友是曾在 1996 年單季揮出 50 轟的明星外野手 Brady Anderson)。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